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40:是小姐不忍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孟静娴心思起伏的时候,钱慧的目光却一直都没有从她的身上离开,“孟静娴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你好像是刚刚送了一支萝卜丁出去吧?那是什么色号的?”


        

在钱慧的质疑的声音发出来以后,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了过来。


        

“真的是,谁拿了就拿出来啊,一直口红虽然不便宜,但都是人家用过的了,拿着有什么意思?怎么这么小家子气。”被聚集起来的侍者中已经有人产生了不满。


        

“是啊,拿了就拿出来,不要耽误其他人干活,我们耽误这一会儿不知道会损失多少消费,真是害人害己。”


        

“领班,我看还是直接调取监控好了,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免得耽误大家的时间。”


        

“……”


        

面对这你一眼我一语的议论,以及一些被有深意的目光,孟静娴觉得分外的难堪。


        

钱慧见她不说话,心中就更加的肯定这件事情跟孟静娴脱不了关系,平时装的跟什么似的,结果不过就是个小偷,“晓敏,你把孟静娴给你的口红拿出来给我们看看,不,直接给那位女客人看看,人家想必一定能认出来。”


        

孟静娴猛然抬起头看向说话的钱慧,钱慧丝毫不怕她,而是直接的找来了楚蔓。


        

领班见到楚蔓连忙走过来:“楚小姐打扰您用餐了……”


        

楚蔓扫了一眼晓敏从口袋中拿出来的口红,钱慧开口:“楚小姐这支口红是孟静娴在洗手间送给晓敏的,说是自己今天随手在家里拿的,您可能不知道,我们的静娴可是出身不凡,还说是认识……”


        

“钱慧!”孟静娴在楚蔓审视的目光下,再也坐不住,径直走过来,抬手就给了钱慧一巴掌,还反手就把口红给摔在了地上,“这本来就是我的口红!”


        

被打的钱慧不甘示弱,跟她撕扯起来。


        

领班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脸都青了,“赶紧把人给拉开,看看这样是什么样子!”


        

楚蔓皱眉看着地上的口红跟她丢的色号一样,她弯腰捡起来,在顶部小王冠的地方摸到了一大写的C字,是“楚”的缩写,她瞥了一眼孟静娴,“这是你的?”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孟静娴就算是心虚也不可能说出否定的话来,萝卜丁口红那么多,只要她咬定了不承认,她不相信楚蔓能有什么办法证明她在说谎:“是我的。”


        

楚蔓看着她数秒,“你知道,我用的东西上都会有标记?”


        

孟静娴听到“标记”两个字的时候心下一慌,钱慧却展现的非常的激动,“楚小姐所以这支口红是你的对不对?”


        

楚蔓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看向了孟静娴,一支口红的事情,她本不想要闹出什么动静:“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孟静娴无法判定楚蔓是在吓唬她还是真的有什么证据,她咬紧了牙关,“我没有拿。”


        

楚蔓将口红转过来:“既然是你的,这上面有个什么标记你知道吗?”


        

孟静娴虽然离得近,但是根本看不到。


        

此时包括那名被她赠给口红的女人都在看向孟静娴,相比较孟静娴这为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身份的“大小姐”,楚蔓却是毫无争议的楚家大小姐,没有人会怀疑楚蔓会拿区区一支口红说谎。


        

一时之间,孟静娴就成了众矢之的。


        

钱慧摸着自己的被孟静娴扇了一巴掌的脸,依旧觉得现在的火候还是不够,说道:“楚小姐,孟静娴说自己出身不凡,还认识你,说你很喜欢奢侈品,而她喜欢做慈善,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


        

出身不凡?


        

“她跟你这样说的?”楚蔓瞥了孟静娴一眼,问向说话的钱慧。


        

钱慧:“不光是这样,孟静娴还说……”


        

“了川哥哥。”孟静娴看到单手拄着拐杖而来的温了川,就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样的朝他跑过来,紧紧的抱着他,哭出了声。


        

温了川顿了下,抬手正欲把她给推开,眸光却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之中的楚蔓。


        

楚大小姐就是永远明艳耀眼到鹤立鸡群,无论是有多少人在场,她总是最夺目最吸引眼球的那一个。


        

“了川哥哥,我没有偷大小姐的东西,大小姐怎么可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羞辱我。”孟静娴趴在温了川肩上,小声又委屈万分,好像在他来之前,楚蔓真的对她做了什么


        

温了川回过神来,将视线从楚蔓的身上收回来的同时,拉开了孟静娴跟自己之间的距离:“什么东西?”


        

孟静娴期期艾艾的低着头:“就是一支口红,我不知道大小姐为什么要这么兴师动众,要在我工作的地方这样做。了川哥哥你能不能帮帮我?她再这样闹下去,我就不能在这里继续工作了,我跟她不一样,我不是从一出生就什么都有了,我需要这份工作来养活自己……”


        

温了川递给她一张纸巾,“嗯”了一声。


        

楚蔓看着亲亲我我的两人,心里有些不舒服,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比温了川这个狗男人眼光更差劲的!孟静娴那是什么货色,偷了东西还咬死不认还卖惨。


        

“够吗?”温了川不知道口红的价钱,但是也知道楚大小姐用的东西都是最好的,所以他掏了一千块递给她。


        

没有询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楚蔓冷笑一声,“你确定要拿楚家给你的工资来打发我?”


        

苏向宁拿着她的包过来,自然而然的就站到了楚蔓的身后,见状说道:“这件事情我想还需要孟静娴给蔓蔓一个解释,一支口红的事情蔓蔓也不会在乎,只是事情可不是这样处理的。”


        

温了川微微抬眸,看向的却不是说话的苏向宁而是楚蔓:“你想怎么样?”


        

楚蔓知道自己性子高傲,但是没有想到温了川现在表现的比她还高傲,什么叫做她想要怎么样?!


        

难道她想要找回来自己的东西还错了?!


        

“跟我道歉。”楚蔓抬起下颌,说道。


        

孟静娴怎么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道歉,这不就是相当于是承认了她在弄虚作假?她可以失去这份工作,但是绝对不能丢这个人,“了川哥哥,我有些不舒服,你能不能先送我回去?”孟静娴拽着温了川的胳膊轻声说道。


        

温了川看了她一眼,“嗯。”


        

他把钱给了领班,让她有需要就再买一支口红,领班有些为难的看了看楚蔓,这才接过来。


        

楚蔓冷冷看着他们,拿起自己的包就朝着温了川砸了过去:“上帝把智慧洒满人间,唯独就给你这个混蛋撑了把伞!”


        

骂完,大小姐踩着高跟鞋就走了。


        

裙摆在经过温了川的时候蹭到了他垂在一侧的手指,温了川下意识的蜷缩了下,楚蔓觉察到有人捏住了自己的裙摆,顿下脚步,朝他看了一眼。


        

大小姐明艳又骄傲的眼睛看着他,抬着下颌:“你……”


        

温了川的眸光细微的闪动了两下,松开手的同时用纸巾擦拭了一下手指,楚蔓“轰”的一下子面色爆红,跟羞不羞的没有关系,完全就是气的。


        

他擦手是几个意思?


        

碰到她的裙子擦手是什么意思?!


        

楚蔓看着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气不打一处来,但最终的最终却并没有发作,只是冷冷的瞪了他一眼,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上踩的很响。


        

等她走了,温了川撑着拐杖弯腰,想要捡起她砸他的时候掉在地上的手包,但是却有人先一步的在他的面前将手包拿起来,是苏向宁。


        

四目相对,苏向宁脸上的笑容不变,“不烦劳温先生了。”


        

温了川看着被他拿在手中的手包,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她的东西被另一个男人拿在手中,无论如何去看都会觉得刺目。


        

等苏向宁上车,将手包递给楚蔓的时候,楚大小姐还是绷着脸。


        

苏向宁将手包递给她:“还不高兴?”


        

透过车窗正好能看到跟孟静娴一起出来的温了川,气不打一处来:“回去。”看见就心烦。


        

她至于为了一只口红计较什么?这个狗男人眼睛是不是有毛病?!


        

混蛋!


        

在红色的跑车离开后,温了川这才上车,孟静娴解释说自己真的没有拿楚蔓口红,并且说道:“大小姐可能是因为觉得我跟了川哥哥你走的比较近,所以看我不顺眼吧。”


        

温了川的腿不适合开车,是找了代驾,但他坐在副驾驶上,并没有同孟静娴一起坐在后面,他透过后视镜朝着后面委屈万分的孟静娴说了一句:“楚蔓这个人是出了名的大小姐脾气……”


        

孟静娴闻言面色一喜,惊喜于他竟然这样就站在了自己这边,但这份高兴并没有能够持续多长的时间,因为下一秒温了川继续说的后半句话是:“……但她从来不会拿无中生有的事情诬陷什么人。”


        

楚蔓任性、高傲、自我、特立独行、甚至还有些不讲理,但她不会无中生有的构陷什么人,因为足够骄傲所以不屑于这样做。


        

所以,从一开始,温了川就不相信楚蔓会用一支口红为难孟静娴,他并不是傻子。


        

只是,他并没有揭穿。


        

孟静娴心下一惊,呼吸乱了起来,委屈的喊了一声:“了川哥哥,我没有。”


        

有没有在温了川这里根本就不重要,因为楚蔓诬陷孟静娴的事情在他的这里根本就无法成立。


        

后座上的孟静娴看着前排一言不发的温了川,放在膝盖上的手指攥紧,她无法接受温了川竟然什么都没有问的就直接相信了楚蔓,定了她的罪。


        

虽然口红是她拿的,虽然在餐厅里刻意的抬高自己的身份说自己出身很好,是为了感情被父母停了卡来做兼职的富二代的人是她,虽然不想要在餐厅众人面前出丑在温了川面前诬陷楚蔓冤枉她的人也是她自己,但这都不妨碍孟静娴将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上。


        

晚上,楚蔓躺在床上辗转反复的睡不着,等刚刚有了点睡意就又觉得自己渴得很,踩着拖鞋下楼,到了杯水后看到院子里有什么东西在闪,明明灭灭的,像是……火光?


        

楚蔓狐疑着走出去,隐约的就看到草地上坐着什么人,亮光就是从那人身上发出来的,龙安壹号的别墅内到了12点以后是不亮大灯的,只是在地面上每隔一小段距离都会有一个小灯,当感应到有人走过时候就会亮起,用来照亮道路。


        

所以靠在草地上,一手撑在脑后,一手拿着香烟的温了川就看到她一路踏着光朝他而来。


        

“什么人在哪里?”楚蔓在距离几米的地方停下来,出声问道,她刚刚从亮光中走来只能看到有人,却看不清楚那人是谁。


        

而温了川就那般保持着原姿势吸着烟,看着她,烟雾缭绕之中将他的眉眼映衬的浓郁,紧紧的缠绕在她的身上。


        

她撩拨他,引诱他,让他深陷,却能转瞬就抽身的干净,温了川想,果然是大小姐喜新厌旧的性子。


        

就是不知道苏向宁又能在她的身边停留多久?


        

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趴在你怀里的时候跟个小猫似的,撩拨的时候跟只小狐狸似的,翻脸的时候就能视你如蝼蚁。


        

温了川就这样看着,楚蔓得不到任何的回应,眉头皱的很紧,“再不说话我叫人了。”


        

温了川拿起旁边的手机将手电筒打开,光线倏地亮起,照在他的脸上。


        

“啊!”楚蔓吓了一大跳,后退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脚下的情况,重重的跌倒在地上,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午夜凌晨,他灯光猛然着亮脸,身旁还带着绿光,俨然就是一处午夜凶铃,阴森又可怖。


        

温了川楞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是他吓到了她,微微撑起身体拄起了拐杖,朝她走过来想要扶她是下意识的举动,但是却在走了几步以后,温了川陡然就停下了脚步。


        

距离拉近以后,楚蔓这才看清楚是谁,她坐在地上想要起来但是一不小心就又踩到了裙子,她一惯就是最喜欢穿裙子,睡衣也都是裙子,猛地一下子踩到裙摆,肩带经受不住这份重力滑落。


        

奢侈品最大的特点大概就是报废的频率高得惊人。


        

楚蔓皱着眉头匆忙捂住领口,防止脱落。


        

温了川站在那里将她的窘境都看在眼里,却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只是风凉意味十足的说道;“没看出来你还有这种爱好,地上坐着很舒服?”


        

“你扶我起来!”她怒声说。


        

温了川没有任何的动作,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凉凉的说道:“大小姐大概是忘记了,我的腿断了,怕是没有办法帮你。”


        

楚蔓闻言抿了抿唇,目光瞥向了他的腿,他现在还是拄着拐杖,“那是你活该。”


        

他强暴她,她没有让人把他的第三条腿打断已经是手下留情。


        

“是么。”温了川嗤笑一声,转身离开,压根就没有要管她的意思。


        

楚蔓气急,在他转身以后握着肩带这才从地上给站起来,脚下的鞋子也掉了一只,白嫩的小脚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显的白皙。


        

一只鞋子摔倒的时候不知道掉到什么地方去了,楚大小姐弯腰把另一只鞋子脱掉朝他丢了过去,赤着脚往回走。


        

脚下的路上不是很平坦,但她脊背就是挺的很直,大小姐的性子就是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低头。


        

当身后的脚步声渐远,温了川这才回过头,看到她裙摆飘动的样子,将她丢过来的鞋子捡起来,指腹在上面缓缓的摩挲着,眼眸深深。


        

回到房间的楚蔓想到温了川那张脸,越想越气,猛地一跺脚,疼的却是她自己。


        

她就应该一早就把他赶出去!


        

“混蛋!”


        

等半天平静下来以后,气这才消了些。


        

清晨,楚蔓昨夜气了半天,等气消了以后倒是也安眠,只是睡得时间太短,在餐桌上还在打呵欠。


        

万管家将刚刚榨好的水果汁递给她:“小姐昨天又做噩梦了。”


        

楚蔓喝了一口后,摇头又点头:“梦到一只狗。”


        

王管家狐疑:“一只狗?”


        

楚大小姐:“一只很讨厌的狗。”


        

万管家有些莫名,不知道梦到一只狗大小姐怎么就会气成这样。


        

楚蔓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迟疑了几秒钟后,像是不经意的开口问道:“那个,温……那个狗男人他,怎么样了?”


        

万管家将果盘端上来:“小姐是问温了川的腿怎么样了?”


        

楚蔓微不可知的点了下头:“嗯。”


        

万管家轻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事了,小姐当时看下了保镖要落下来的第二棍,所以人是吃了一点苦头,但是好在骨头没有断,没有手术,所以恢复的话也比较快。”


        

楚蔓闻言抿唇:“我什么时候拦下来了?那只是凑巧,没有打断他的腿是便宜他了。”


        

万管家顺着她的话,笑着说道:“是,小姐没有故意拦下来,只是当时比较凑巧,是小温运气好,绝对不是小姐不忍心,也不是心疼。”


        

楚蔓仰着高傲的下颌:“我为什么要不忍?我凭什么心疼?他虐待我的时候都没有手软,我只是不想要闹出人命。”


        

“是……小温你来了。”万管家瞥到前来的温了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