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44:晚上一起回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温了川把药膏递到她跟前。


        

楚蔓抿了抿唇,这才接过来。


        

温了川看着低头在他腿上涂抹药膏的女人,眸色深深。


        

苏向宁出门,看到从温了川房间里走出来的楚蔓脚步陡然顿住,他视力极好,是以一眼就看到了楚蔓脖颈上的吻痕,醒目的刺眼,不容忽略。


        

一瞬间,苏向宁好像是敏锐的听到了什么东西在龟裂的声音。


        

楚蔓也没有想到自己从温了川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会那么凑巧的就碰上苏向宁,一大清早的她还穿着昨天的衣服,任谁都能知道是发生了什么:“早啊。”


        

楚蔓微微清了下嗓音,笑着说道。


        

苏向宁一步步的朝着她走过来,眸光在紧紧的看着她,无声的竟是带着逼仄的压迫之感,楚蔓对上他的眸光怔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她察觉眼前的苏向宁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侵略感与危险之感并存。


        

“苏向宁?”她喊了一声。


        

苏向宁抬起手,笑容温和的摸向她的脖颈,但是却在尚未碰触到的时候,被从房间内伸出来的一双大掌牢牢的扣住了手腕。


        

温了川从房间里走出来,另一只手将楚蔓扣在了自己的怀中。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四目相对,无声之间是带着硝烟弥漫。


        

“据我所知,你们已经分手。”苏向宁沉声,言外之意,温了川如今没有权利和立场干涉什么。


        

温了川眸色深黑:“那你大概是不知道,我们现在已经复合。”


        

他说着,勾起楚蔓精小的下颌,唇瓣印在了她的红唇上。


        

他第一次跟她接吻的时候还不成章法,青涩的很,也就只会唇瓣相碰触,但是现在显然不同,他的吻技进步的很快,能让她沉浸其中。


        

楚蔓微微闭着眼眸,温了川斜眸看向苏向宁。


        

苏向宁看着在他面前接吻的两人,垂在两侧的手掌紧紧的握着,数秒钟后,猛然转身离开,脚步杂乱。


        

温了川低眸看着怀中的女人,良久后,唇瓣之间这才分开。


        

楚蔓趴在他的胸膛前,缓缓的匀称着呼吸,而他的大掌始终都扣在她的腰间,没有离开。


        

“你干什么?”她问。


        

温了川:“嗯。”


        

楚蔓抬头:“嗯是什么意思?”


        

温了川说:“想亲你。”


        

楚蔓翻了个白眼,说:“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做给苏向宁看的。”


        

温了川低眸睨了她一眼,“那你配合的很好。”


        

大小姐说他:“小肚鸡肠。”


        

温了川按着她的腰往自己的身上贴了贴:“以后离他远一点。”


        

楚蔓想本来就没有多近,她伸着手臂,抵在他的胸膛面前,拉开两个人的距离:“你不要以为有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就会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医生说,我的腿差点断了。”在她的话落下,他说道。


        

楚蔓抿了抿唇:“你别骗我,不可能伤的那么严重。”他住院,她还受伤了呢,而且疼的很。


        

温了川:“我现在还没有恢复正常。”


        

楚蔓捏了捏手指:“那也是你活该,谁让你敢对我用强的?我没有送你进去,已经是仁慈了。”


        

如果是换个人,她不活剐了他,事情都不算晚,只是打他一顿,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温了川捏住她的下颌;“那你怎么干脆送我进去?”


        

为什么没有?


        

楚蔓眼眸转动了下,大概是……根本就没有这样想过。


        

“没有下一次。”楚大小姐说道,“我就再给你这一次的机会,你要是再做了什么事情让我不高兴,你就没有机会了。”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也为他破了一次例。


        

回到房间的苏向宁保持着一惯温和的模样,却在下一秒于平静之中将桌上的电脑扫落在地上,目光阴沉冷冽的像是藏于黑夜中吐着杏子的毒蛇。


        

数分钟后,他平静下来,却也在同时下定了某种决心,“父亲——”


        

手机那端的男人像是一直都在等待着这通电话,“看来,你是想通了。”


        

苏向宁攥紧了手机:“是。”


        

……


        

在楚蔓同温了川和好之后,因为楚氏集团内两人交往的事情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却没有人知道两人短暂的分开过,唯一能看到的是,好像这几天越加的甜蜜起来。


        

楚恒对于乐见其成,对于温了川也是越加的看中,在外出参加什么活动有什么酒宴都会把人给带上,让他在一种前辈巨擘面前混个眼熟。


        

楚蔓同经理一起去跟pv集团的钟总谈一个合作,打完了高尔夫又去了马场。


        

楚蔓很少会出来谈生意,但楚恒觉得她需要历练,指明这个项目让她从头到尾的跟,楚蔓虽然不乐意,但是也要体谅自己爸爸的一片苦心,只能耐着性子。


        

只是她现在完全就看不出来这一通玩下来哪里有要谈生意的模样。


        

“这位钟总刚从国外回来,不知道小姐的身份,楚董的意思是,您这次就是以集团市场部副经理的身份来谈合作。”眼见楚蔓已经没有多少耐心,经理压低了声音,说道。


        

楚蔓“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钟总对于这次的合作我们集团是带着很大诚意来的,不如我们坐下来继续谈谈?”楚蔓拿着合同,笑着说道。


        

不管是不是真心的笑,但面子已经是给足了。


        

钟总结果侍者递过来的红酒,品了品,将酒杯递向她的方向。


        

楚蔓深吸一口气,瞥了眼经理,经理的眉头也皱了下,这酒自然是不能让大小姐来喝,他便上前一步,想要接过来。但——


        

钟总将酒杯给移开了,他说:“我请楚小姐喝一杯?”


        

楚蔓抬眸,看了他一眼:“我不会喝酒。”


        

钟总视线在她的身上扫过,楚大小姐考虑到今天是来谈生意的,穿的是小香风白色西装套装,内衬是黑色真丝V领衬衫,长发微微挽起,明艳不可方物:“一回生二回熟。”


        

楚蔓拿起旁边干净的酒杯,“吨吨”的倒了半杯。


        

经理担忧大小姐发怒,直接将红酒泼钟总一脸,然而就在他紧张的时候,楚蔓当着他的钟总的面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现在可以谈了?”


        

对于她的举动,钟总眯了眯眼睛,却并没有接这话,而是问道:“楚小姐会不会骑马?我的技术不错。”


        

楚蔓:“没有赌注的比赛没有趣味,钟总既然是技术不错,敢不敢跟我比上一比?赢了就把合同签了,咱们两个公司合作共赢。”


        

钟总来了些许的兴致,手掌随之就搭在了楚蔓的肩膀上;“你要跟我比赛?”


        

楚蔓在笑,但已经是用了极强的忍耐力,这才没有给他一巴掌,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长成什么猪样,还想要在外面玩,“当然,就看钟总敢不敢了。”


        

“哈哈哈哈。”钟总笑出了声,看向她的目光比刚才还要热烈上几分,他微微转头看向一旁的经理,说道:“你们这位副经理果然不俗,有趣有趣啊。”


        

经理笑了声,没有说话,因为他能看出来,大小姐已经忍得差不多了,就看是什么时候爆发。


        

职场女性或多或少都会遇到一些潜规则,尤其大小姐还长成这样子,如果是个平凡普通的出身,为了生机,为了工作,为了能完成项目,或许也就强忍着恶心,但楚大小姐从出生那一刻就意味她不需要忍受这些,触碰了她的底线,就能翻脸给你看。


        

经理觉得这次的项目多半是要白走一趟,端是看大小姐什么发作。


        

楚蔓挑了一匹红棕色的骏马,换上了装备后,身手矫健的踩着脚蹬跨坐在马上,“钟总,绕行一圈,用时最短者胜出,如何?”


        

钟总挺着肚子,跟怀胎六七月似的,上马的时候,楚蔓觉得他身下的那匹马都被他给压低了一些,不禁在心中默默的给那匹马儿担心,“好,不过,这楚小姐如果赢了,我签下合同,但倘若是……楚小姐输了呢?”


        

楚蔓敷衍的笑了下:“钟总说如何?”


        

钟总的眼睛一转:“楚小姐陪我单独吃顿饭如何?”至于怎么吃,吃什么,吃完以后会发生什么,钟总心中早就有了打算,他用同样的方式,不知道占了多少职场女性的便宜,“当然,哪怕楚小姐输了,吃完饭合同我也会签下来。”


        

楚蔓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职场人,但这里面的腌臜事,她也知道不少,见他这模样也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笑容就变得有些冷:“一言为定。”


        

为了能够尝尝这明艳美人的滋味,钟总可谓是全力以赴,经理在场外看着纵马驰骋的两人,生怕楚蔓出点什么事情,项目黄了不要紧,但倘若是这位大小姐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出了什么事情,他在楚氏集团的职业生涯差不多就可以宣告终结了。


        

“那是——蔓蔓?”楚董同温了川刚刚踏入马场,就看到了马场上驰骋的两道身影,半圈下来,楚蔓已经遥遥领先,她拽着缰绳缓缓的站起身,单腿钩马背奔驰,如飞燕凌空,翻身倒挂,轻盈敏捷。


        

可即使是这样,马匹驰骋的速度都没有慢下来一分,这般情境之下,高低立见。


        

“蔓蔓不会骑马,她……”原本说的万分肯定的温了川,在看清楚马上之人面容的时候,猛然顿住。


        

“温了川,你会骑马吗?”那日在马术课上,她问。


        

“嗯。”


        

“那好,我不会,咱们组队,你教我。”,“你要从后面抱着我,这样我才不会被摔下去。”


        

马术课上,她的话还历历在目,温了川就是当真以为她是不会,但是看着现在的场面,她怕是比当时教他们的老师技术都要好。


        

楚恒见他说到一半突然停住,偏过头:“你刚才说什么?谁不会骑马?”


        

女儿的马术楚恒这个做父亲的自然是清楚的,所以压根就没有把他刚才未说完的话按在楚蔓的身上。


        

温了川顿了顿后,说道:“没什么。”


        

彼时,马场上的高低已经出来,楚蔓赢得毫无悬念,经理在一旁看的连连鼓掌,为她精湛的技艺。


        

钟总看着她纤细的腰肢,刚才他在后面就看的越加清楚,这么细的腰韧性却能这么好,腿也伸的那么直,想必……是练过,不过这女人身体柔软度越高,滋味也就越好。


        

“楚小姐看来是练过不少的时间。”钟总朝着楚蔓走过来,身上带着臭汗,却已经将手臂搭在了她的肩上,如果说刚才比赛之前只是试探,那现在完全就是明目张胆。


        

他自以为是拿捏着合同,楚蔓就算是被沾点便宜也不敢有什么举动,但是——


        

楚大小姐微笑着结果侍者端上来的水,朝着钟总递过来。


        

“还是小楚最懂……”


        

话未落,楚蔓已经将水整个的从他的脑袋上倒了下来,倒得光明正大,没有任何的犹豫,然后“砰”的一声放下了杯子,伸出手拍了拍被他碰过的衣服。


        

“钟大富,你是哪个村子里的猪,这么膨胀?pv是没人了,让你这种货色出来谈生意?!”


        

钟总狠狠一抹脸上的水:“你这个小婊子,这合同……”


        

楚蔓“啪”的直接把合同砸在他的脸上:“这合同不用签了,我明天会亲自倒你们总部去好好问问,你们是不是在拿我们楚氏集团当猴耍!”


        

什么东西,在她这里充大爷。


        

在凉城比嚣张,楚大小姐就没有输过!


        

钟总狠狠的眯起本就跟绿豆似的眼睛,说道:“你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楚蔓冷笑:“这句话该是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钟总见她伶牙俐齿,当她是心高气傲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就把矛头对准了一旁的经理,“孙经理,这就是你们楚氏集团合作的态度?看来这场合作我们是真的没有谈下去的必要,除非……”


        

孙经理已经不对这场合作抱有任何的希望,但是总是要有来龙去脉回去反应:“除非什么?”


        

钟总瞥了眼楚蔓:“我想孙经理应该懂得意思。”


        

孙经理在心中不禁要咒骂这个老色匹,今天这真的算是踢到铁板了,于是凉凉的说道:“钟总可知道,你口中的这位楚小姐是谁?”


        

钟总:“不就是你们市场部的副经理?”


        

区区一个部门的副经理,钟总觉得自己还不看在眼底。


        

孙经理笑着说道:“楚氏集团楚副经理,钟总到现在还不明白?”如果只是一个区区部门副经理能有这么大的火气和底气?


        

钟总闻言陡然一顿,再看向楚蔓的时候,眼睛已然有了转变,“你是……楚董的什么人?”


        

“小女尚且年轻,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钟总多多海涵。”楚恒缓步走了过来,身后跟着的是脚步稳健的温了川。


        

钟总眼见楚恒来了,面色变了变:“楚,楚董。”


        

楚蔓现在脸色还不是很好,温了川看了她一眼,笑了下摸了摸她的头发后,抬手又帮她拍了拍外套,说道:“回去以后这件咱们不要了。”


        

楚蔓抿着唇,点头。


        

温了川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刻意的压低声音,所以钟总也是听得清楚,脸色僵硬的难看,试探性的说道:“这……是我多有得罪,既然楚董也来了,不如我做东邀请楚董楚小姐还有两位一起吃顿便饭?”


        

“吃饭就不必了,日后,想必我们同贵公司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还请钟总把这话带给你们董事长。”楚恒语气平静无波,但说出来的话,却让人钟总的脸色顿时惨白。


        

“楚董,这——”


        

“蔓蔓,你跟孙经理先会公司,我跟了川还有点事情要处理见个国外的客户。”楚恒压根没有要给他狡辩辩驳的机会,直接对楚蔓说道。


        

楚蔓点头,又看了眼温了川。


        

温了川对着她笑了笑,说着:“晚上一起回去。”


        

楚蔓这才高兴了点,跟着孙经理一同回了公司。


        

“楚,楚董,今天的事情着实是有了误会,我倘若是知晓楚副经理是令千金,定然是不会……”


        

“钟总。”温了川看着拦在楚恒面前的男人,长臂伸出阻挡:“楚董让亲女前来同你们公司谈合作,已经做出了最大的诚意,如今既然贵公司没有合作的意向,也是多说无益。”


        

钟总还想要开口,楚恒的面色也已经冷了下来,钟总见状怕把人得罪的更加彻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


        

下午时分,楚恒接到了PV董事长的电话,刚一接通电话中歉意连连,但接电话的人却是温了川。


        

“抱歉李董,我们楚董正在同其他公司谈合作,目前不方便接听电话,您有什么事情我可以代为转告。”


        

李董询问了他的身份后,在说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的楚恒微微点了点头:“做的不错。”


        

温了川微笑着点了点头。


        

在楚恒同某外企老总商谈事宜之时,温了川接到了一通电话,顿时脸色大变:“你们想要干什么?要钱的话尽管开口,只要保证她们的安全。”


        

手机那头传来变声器的声音,却什么话都没有多说,只是报了一个地址,并且说道:“只能是你一个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