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46:不用我陪你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绑匪对于他的举动却毫不为所动,反而是在看着温了川几秒钟之后忽的笑了:“你敢杀人?”


        

他们是亡命之徒,但温了川不是,他不可能敢真的动手杀人。


        

“没用。”绑匪看着被抓住的兄弟,骂了一句。


        

被擒住的男人也完全没有想到已经跟束手就擒差不多的温了川竟然敢动手,余下的两名绑匪同时朝着温了川发动攻击,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加上温了川还要护着楚蔓,不消一会儿的功夫就落了下乘。


        

等绑匪将他绑起来的时候,当即就报复性质的在他的身上踢踹起来:“你不是很嚣张?他妈的,我让你不老实,我让你不老实!”


        

“够了。”楚蔓冷然出声:“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是什么人派你们来的?你们到底还想要多少钱?”


        

“钱,够花就行,我们不会打草惊蛇,不过……”绑匪拍了拍楚蔓的脸:“放心,我们不会对你跟这个小白脸做什么,接下来,就请你们看一场好戏。”


        

绑匪转过身,对着压着孟静娴的同伴说道:“把人带进去。”


        

“不,不要!不要!”在孟静娴惊恐的叫声里,被人给推了进去。


        

“砰——”


        

当门关上之后,率先进去了两个男人,两名留下来看着温了川和楚蔓。房间内传来孟静娴的惨叫声和衣服被撕开的声音,“了川哥哥,了川哥哥救我!”


        

“楚蔓,我恨你,我恨你!都是你害我!”


        

如果不是楚蔓,她根本就不会被抓过来,明明承受这一切的人应该是楚蔓,她只是代替楚蔓承受了这些!


        

“了川哥哥,你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啊!不要!不要过来……”


        

“啊!呜呜呜呜呜呜呜……不要,放开我……”


        

“不要过来,不要碰我,放开我,救我!”


        

“……”


        

房间内孟静娴的声音尖锐的传到外面温了川和楚蔓的耳中,楚蔓听着她的惨叫声,眉头拧的死紧。


        

而同样被绑起来的温了川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握紧了手掌,他的确是……自私,因为不想看到自己所爱的女人承受这一切,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另一个女人被羞辱。


        

在孟静娴凄厉的叫喊声中,温了川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愧疚侵袭,将他整个的淹没。


        

孟静娴不知道是叫喊了多久,进去的两人其中一人整理着衣服从里面出来,另一人拿着相机。


        

“事情办好了?”绑匪问向两人。


        

整理衣服的那人意犹未尽的说道:“办好了,进去尝尝?”


        

绑匪沉声:“办好了就把人弄到车上去,咱们该走了。”


        

“好。”


        

在孟静娴被抱出来的时候,身上就只披着一件残破的衣服,头仰着,眼睛向上直直的看着温了川,头发垂直散落,脸上带着淤青,在外的皮肤上带着青紫。


        

温了川瞥开视线,无法同她对视,被塞住的嘴里,也只能跟她无声的说句:抱歉。


        

绑匪在离开的时候,在地上“叮泠”的丢下一柄匕首在两人面前:“如果你们报警,明天见到的就是她的尸体。”


        

车上,绑匪用了假的牌照离开。


        

“少主,一切按照您的吩咐,车上的这么女人……”


        

“随便你们,不要玩死了,明天一早放她走。”苏向宁看着屏上的录像,说道。


        

在绑匪离开后,温了川同楚蔓背对着割掉了手上的绳子,之后两人陷入了一段不小的沉默。


        

在温了川扶着楚蔓离开后不久,他们听到了什么东西轰然被爆破的声音,声音很大。


        

而就在此时,苏向宁将一遥控器丢到了垃圾桶里。


        

回到龙安壹号的楚恒在知道了事情来龙去脉之后,让人将将孟静娴被绑架的事情告诉了孟师傅。


        

然后将温了川叫上了书房。


        

楚蔓泡在浴缸内,万管家被她按摩,“小姐还记得那几人的面貌吗?”


        

楚蔓摇头:“他们带着头套。”


        

“老孟跟便衣警(察)去了城郊的那个破房子,房子被炸毁,没有查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万管家顿了顿以后,继续说道:“还有……老孟,因为担忧过度晕了过去。”


        

楚蔓闭上眼睛,满身的疲惫,她耳边现在好像还能听到孟静娴的凄惨的叫声,扰得她不得安宁,“房子被炸毁了?”


        

万管家:“对方应该是早就有所防备,事先弄好了炸药。”


        

楚蔓听着,低声说道;“万姨,我想一个人安静的待一会儿。”


        

万管家点头:“好,小姐不要泡太久,我给小姐定上时间,小姐不要着凉了。”


        

楚蔓:“嗯。”


        

万管家在出去的时候,看了一眼书房的方向,书房的门紧闭着,里面的气氛也是一片的沉静。


        

楚恒给温了川倒了杯水:“坐吧。”


        

温了川却并没有坐下,鞠躬向楚恒致歉:“对不起楚董,我擅自动用了那笔钱,我……您可以解聘我,钱我日后一定会还上。”


        

楚恒喝了口茶水,他说:“你救了我的女儿,在这件事情上你做的没有错。”


        

温了川身体僵硬了一下,缓慢的抬起头。


        

但楚恒继续说道:“但倘若每个人都能擅自动用公司的钱,那楚氏集团倒闭是早晚的事情,了川,你应该知道,我对你一向是寄予厚望,但是你这次处理事情的表现,让我很失望。”


        

温了川:“抱歉,楚董。”


        

“七千万。”楚恒失望的看着他:“你知道你动用这笔数额,倘若不是我把消息拦下来,你会面临什么?足够你把牢底坐穿。”


        

到底还是年轻,没有经过什么事情,行事冲动。


        

温了川他说:“我不后悔这次自己的冲动。”


        

楚恒叹了一口气:“你觉得自己没错?”


        

温了川抬起头:“动用公司的钱,是我的错,我认。但……我不后悔,我宁愿坐牢,也不希望她碰到危险。”


        

孟静娴凄厉的惨叫声让温了川觉得愧疚的同时,他也在深深的后怕,后怕……倘若经历这一切的人是楚蔓呢?


        

倘若是她在经历这一切,那他便不只是愧疚能形容。


        

楚恒看着他数秒钟,叹了口气:“去下面的子公司吧,风波平息之前,你也还需要再历练历练。”


        

原本楚恒是有意,也已经跟董事会提了等来年把他的职位再提上一提,早日迈入高层的行列,但这次的事情……


        

只是不管怎么说,温了川护住了他唯一的女儿,可见情真,楚恒势必要保他一保。


        

“孟师傅那里……这是三十万,你待会儿送过去。”楚恒说道。


        

温了川点头:“是。”


        

温了川刚刚踏入孟师傅的房间,就听到他想要冲出去找人的画面,警方现在没有任何相关的可疑线索,连绑匪的样貌和车牌号都不知道,这无疑就是在大海捞针。


        

现在是连警方都没有办法,孟师傅出去也显然是没有任何的作用。


        

孟师傅看到了前来的温了川,一把拽住他的胳膊:“我女儿呢?我女儿是不是有消息了?你为什么不救她?你既然能救回来小姐,为什么不救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就别人低贱一等吗?!”


        

温了川被剧烈的摇晃着,孟师傅死死的掐住他的手臂,双眼通红,“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救她?你让她以后怎么做人?怎么活啊?”


        

一旁的两名前来的佣人想要把人拉开;“老孟,你冷静一下,别激动。”


        

“我怎么能不激动?!出事情的不是你的女儿?!如果你是觉得被人绑架了,被人羞辱了,你还能冷静的下来,当做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吗?!”孟师傅吼回去,无论是谁想要劝说他冷静一下,都会被怒骂回去。


        

面对这样的情况,温了川自然是没有办法辩驳,“对不起,这是董事长让我带来的,里面有三十万,日后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一定……竭力而为。”


        

孟师傅拿着那张银行卡,像是找回了冷静,“董事长怎么说?他能不能帮忙找找我苦命的女儿?”


        

温了川:“楚董已经让人去查了,有了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警方。”


        

孟师傅:“通知警方?你不是说,绑匪不让报警吗?你当时去救小姐的时候不是也没有报警吗?为什么现在就报警了?你们这样会害死我的女儿,难道我女儿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温了川沉了沉,如实告诉他:“当时绑匪告诉了我地点,现在我们根本不知道绑匪的去向,报警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他可以豁出命去救楚蔓,但现在孟静娴是只身一个人,而且还被……难道那几名绑匪不会做出什么杀人灭口的事情。


        

孟师傅拿着银行卡,瘫坐在地上:“我苦命的女儿啊,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爸爸也不活了。”


        

看着他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模样,旁边看着的人心中也多少有些感慨,纷纷出声安慰。


        

温了川在安慰了孟师傅几句之后,去找了楚蔓,敲了门里面没有动静,他唤了她两声后,顿了顿脚步,走了进去。


        

房间内没有看到人影,隐约的听到浴室内有什么动静传过来,“蔓蔓?蔓蔓?”


        

他又喊了几声,还是没有人回应,就推开了浴室的门,响声是来自浴缸自动设置的铃声提醒,可直到温了川都进来了,楚蔓这才微微的醒过来。


        

靠在浴缸内泡澡的楚大小姐睁开眼睛,想要起身,这才发现浴缸里的水已经有些凉了,她也有些冷,打了一个寒颤。


        

温了川拿起旁边的浴巾,将她整个的包裹起来,她长腿翘着整个人窝在他的怀里,面颊在他的胸膛上蹭了蹭,“有点冷。”


        

温了川把人放在沙发上,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颌,唇瓣贴上了她因为泡澡有些微凉的红唇,气息交融,带着痴缠。


        

描摹她的唇形,掠夺尽她的呼吸,将她浅浅的呜咽也一并的咽下,是失而复得的心有余悸。


        

“你,干什么?”她因为呼吸不畅,因为这个吻,面色微微泛红。


        

温了川轻抚着她的眉眼,说:“给你做人工呼吸。”


        

楚蔓抿了抿唇,手指戳在他的胸口:“咸鸭蛋。”她好端端的,哪里用得着他来给她做人工呼吸。


        

温了川重新把人抱在怀中,下颌压在她的肩上,嗅了嗅她身上迷人的玫瑰香:“怎么出事的?怎么会被人绑架?”


        

楚蔓回忆:“我也不是很清楚,我逛街出来,被人用东西捂住了口鼻,很快就没有了意识。孟静娴……好像当时也在附近,被一并绑上了车。”


        

温了川凝眸,因为他一直在疑惑,有些事情解释不通,“他们绑架你,是为了钱,那又为什么会绑架孟静娴?”


        

孟家并没有什么钱,敲诈也敲诈不到他们头上。


        

楚蔓也说不好,“也许,是当时不小心被她看到了没有戴头套的样子,怕她报警?”


        

温了川微微点了点头,如今像是也只有这样能解释的通,但温了川还是隐约的这一整件事情上,好像是有什么带着古怪,可细想之下,也并未能敏锐的察觉出来。


        

“还好,你没有事情。”温了川低声说道。


        

这件事情也让楚蔓心有余悸,她也没有想到会再次遇到绑架的事情:“嗯,孟静娴那边还是没有消息?”


        

温了川点头:“嗯。”


        

楚蔓沉默了下,对于孟静娴这个女人,她现在是一点都喜欢不起来,但几乎是亲眼看着她遭遇的事情,楚蔓心中多少也有些不舒服。


        

“给孟师傅拿点钱吧。”她扣着他的大掌,在那里把玩着。


        

温了川:“三十万,楚董已经让我送过去了。”


        

说起楚恒,靠在他怀中的楚蔓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那七千万你从哪里弄来的?”


        

昏黄的灯光下,楚蔓坐在温了川的腿上,温了川靠在沙发上,“是公司的钱。”


        

楚蔓猛然抬起头,看着他:“爸爸是不是为难你了?”


        

温了川轻微的笑了下:“没有的事情,楚董没有责怪我。”


        

楚蔓却不相信,“真的没有?”


        

她的注视下,温了川顿了顿,这才说道:“……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大概是让我去下面的子公司再历练历练,楚董这也是为了我好,这件事情我处理的的确有问题,楚董也是为了维护我,不然但是动用这么大数额的资金,就足够我在公司乃至整个行业待不下去。”


        

楚恒对他已经算是偏袒的很了。


        

楚蔓抿了抿唇:“我会很快再让爸爸把你调回总部的,等以后我们结……”


        

她张嘴想要说,等以后他们如果结婚,那集团都会交到他手上管理,因为她对这些事情不在行,但是就在要说出口的时候,楚蔓整个人就愣住了。


        

结婚?


        

她未曾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会产生这种念头。


        

跟他结婚?


        

楚蔓微微偏了偏头,悄咪咪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男人,舔了下有些干的红唇。


        

温了川见她忽然不说了,也精准的听到了她那一个“结”,却不敢确定,她要脱口而出的话,是否是他想的那样,故作淡然的跟她对视:“怎么不继续说了?等以后……什么?”


        

楚蔓浓密的睫毛眨动了下,她未曾想过要结婚这件事情,但是好像此刻昏黄的灯光下,看着眼前男人清俊的面庞,她忽然之间觉得,好像就算是结婚了也没有什么不好。


        

虽然现在男女之间的感情跟买彩票似的,像她爸爸那般无论是富贵还是超级富贵都只有一个女人,在她母亲去世后也没有再跟其他女人有什么牵扯的好男人几乎是已经灭绝了,但温了川这个咸鸭蛋,好像也还不错。


        

不过——


        

“我打你的事情,你会跟我记仇吗?”楚蔓问他。


        

温了川眸色深深的看她一眼:“记得。”


        

楚大小姐嘟了下红唇,想要从他的怀里起来:“那每次都是你先羞辱我的,第一次是骂我是小姐,上次还把我弄伤了!”


        

温了川瞥她一眼:“你这不是记得比我还清楚?”


        

楚蔓哑然了下,辩驳:“但是事情过去了,我就没有再跟你计较。”


        

温了川“嗯”了一声,把人给重新按到怀里面。


        

楚蔓抬手戳了戳他的胸膛:“嗯是什么意思?”


        

温了川重复她的话:“记得,也没有打算跟你再计较。”


        

楚蔓对于这个回答马马虎虎算是满意,低声说道:“那你以后不要那么对我,我不会再对你动手了。”


        

对于她说出这种话,温了川有些诧异,忍不住低眸就多看了她一眼:“嗯。”


        

楚蔓这才满意了,“我困了,你等我睡着了以后再走。”


        

温了川捏起她一缕头发,在指尖缠绕了两圈:“不用我陪你睡?”


        

楚蔓白皙的小脚蹬了他一下:“不需要,我刚才没有涂身体乳,你帮我涂。”


        

温了川握住她的脚踝,大小姐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精致,他说:“这么香,还涂什么?”


        

楚蔓觉得他平时就是个木头桩子,但是一旦上了床就是个鸭蛋黄,一本正经的耍流氓:“那时润肤的,你快点。”


        

温了川大掌隔着真丝睡裙在她的腿上缓缓划过:“浑身,都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