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49:你陪另一个女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蔓上扬的唇角在看清楚站在墓碑旁男人模样的时候缓缓的顿下来。


        

楚恒察觉到她挽着自己手臂的手一僵,轻瞥了一眼。


        

苏向宁看着前来的父女两人,微笑着点头:“楚董,蔓蔓。”


        

楚恒微微点头:“小苏你有心了。”


        

苏向宁:“楚董节哀,我想逝去的人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还活着的人平安幸福。”


        

楚恒走到墓碑前,苏向宁站在了一旁的位置上,楚恒看着墓碑上笑容灿烂美好的女人,掏出了怀中的手帕,细细的擦拭着照片,哪怕在这样的下雨天这样的举动杯水车薪,甚至于没有任何的意义,但他依旧还是这样做了。


        

楚蔓将康乃馨放大墓碑前,轻声说道:“妈妈,我跟爸爸来看你了,我们很好,只是,有些想你……”


        

苏向宁撑伞站在一旁,看着对着墓碑诉说着思念的楚蔓,雨水打在黑伞上,缓缓顺着伞面而下,像是一道珠帘。


        

楚恒没有说什么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眼神中透着思念与哀伤。


        

“蔓蔓你跟小苏先去车里等着,我跟你妈妈单独说几句。”楚恒缓缓开口说道。


        

楚蔓点头,对于这样的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但她不放心楚恒,每次都会在不远处等着。


        

苏向宁将雨伞撑在她的头上,雨伞微微偏斜,大半都在她的那边,楚蔓抬眸看了他一眼,两人在间隔十来米的地方看着墓碑前的楚恒。


        

“妈妈去世的很早,所以从小爸爸就是担任着两种角色,我以前劝他重新再找个妻子,但他说,他这一辈子心动也就只有过那么一次,给了妈妈,就没有其他的心思再给其他人,这些年他除了工作就是照顾我,好像再也没有为自己活过……”楚蔓轻声说道。


        

苏向宁看着她:“一旦入了眼,其他人就没有了位置,我想楚董只是宁缺毋滥。”


        

楚蔓点了点头,她生活的这个阶层,声色犬马、纸醉金迷,当人生中的绝大部分事情都可以用钱来解决的时候,好像追求刺激就成了大家共同的追求,逐渐的好像只那么守着一个人就像是一个另类,一个怪物。倘若不是见证了自己爸爸对于母亲长达二十多年的思念与忠诚,楚蔓也很难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爱情的存在。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人人都知道楚蔓爱玩,却很少有人知道她其实什么太出格的事情都没有做过的原因。


        

楚蔓偏了偏头,还待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就看到正在祭拜亡妻的楚恒,脚下一滑,忽的就倒在地上,他已经不再年轻,墓园内到处都是有棱有角的石头,楚蔓脸色大变,顾不上撑伞,就匆匆跑了过去,“爸!”


        

苏向宁眸光顿了顿,捏着雨伞的手怔了下,跟着她的脚步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


        

楚恒摔倒在地上,雨伞掉落在一旁,他扶着腰,却是怎么都没有办法直起身体,额头上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雨水,狠狠的倒吸了好几口凉气。


        

“爸!”楚蔓跑过来后,想要将他扶起来,苏向宁拦住了她的动作,将雨伞塞到她的手上说道:“楚董应该是扭到或者是摔到腰了,我背他去医院,你打着伞。”


        

楚蔓有些晃神,听他这么说,连忙点头。


        

苏向宁蹲下身,在几番尝试下,这才将人放到背上,楚蔓给他们撑着伞,因为担心楚恒的状况,走的时候也没有看路,有几次差一点摔到,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彻底的淋湿,快走到车上的时候,司机这才看到楚恒除了状况,连忙下车一起将人扶上了车。


        

司机开车,苏向宁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楚蔓同楚恒一起坐在后座上,“爸爸,你怎么样了?是不是很疼啊?”


        

楚蔓一遍给楚恒擦拭着面颊,一边担忧的问着,像是隐约的还带着哭腔,楚蔓很少会哭,但是现在却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生怕从小疼爱自己的爸爸出现什么问题,她记不得自己母亲的音容笑貌,从小陪在她身边的就只有爸爸。


        

“没事,只是年纪大了,不小心摔了一跤,没有什么大事。”楚恒握着她的手,还在安慰她不要担心。


        

但他越是这样子说,楚蔓的担忧不增反减,紧紧的抱着他的胳膊,生怕他出现什么问题。


        

苏向宁透过后视镜看着这一幕,心中的心绪波动,他们这种人冷心冷情,情感淡薄,不曾能体会楚蔓这种在楚恒只是摔倒腰就惊慌失措的情感。


        

毕竟是不致命,毕竟楚恒现在还不能死。


        

到了医院,楚恒第一时间被送进去检查身体,楚蔓在外面交际的等待着,苏向宁从车上拿了衣服披在她的肩上,“不要着凉了,不会有事的。”


        

楚蔓坐在一旁的的椅子上,一瞬不瞬的看着急诊室的门,她哑声说:“我一直以为,爸爸会永远陪着我。”


        

苏向宁看着她,顿了顿,没有说话,而楚蔓显然也没有需要他的回答,她只是低垂着眉眼,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从我记事开始,他就在我身边,我就以为他会一直都在,可刚才我发现,他早就不再年轻了,他会摔倒,会生病,会变老,会发生意外……”


        

苏向宁看着她微红的眼角,手上抵在了自己胸口的位置,像是被人抛到了大海中的窒息,他凝眸片刻的呆然,然后缓缓的将手搭在了她的肩上,轻轻的揉了揉:“会没事的。”


        

楚蔓左手按在右胳膊的关节处,还在看着急诊室的位置,眼角落下一颗晶莹的泪痕。


        

可她显然是不知道自己落泪了,连眼眸都没有眨动一下。


        

苏向宁看着那颗眼泪顺着面颊落下,在下颌处滚落于衣服之间消逝无痕,他抬手想要给她擦拭擦拭泪痕,却在没有碰到她的时候,就被她给躲开了。


        

苏向宁的手僵硬的保持着伸出去的动作,“抱歉,吓到你了。”


        

楚蔓看了他眼,摇了摇头,已经稍微的找回了些冷静:“没事,今天的事情谢谢你,如果不是你,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苏向宁:“没事,能帮到你我也很高兴。”


        

当急诊室的门打开,医生出来的一瞬间,楚蔓当即就站了起来,快步走过来:“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脊椎压缩性骨折,好在没有压迫到神经,保守治疗需要卧床一到两个月,视情况而定,这期间要保持足够的营养,不能再给脊椎造成任何的压迫,不要下床走动……”


        

楚蔓松了一口气:“辛苦了。”


        

护士和助理医生将楚恒从里面退了出来,楚恒的手臂上正挂着吊针,楚蔓连忙上前:“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楚恒看着自己一惯跟红玫瑰一样精致的女儿此刻发丝凌乱的模样,便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吓到她了,笑了笑:“没事,医生不是也说了,不需要手术,卧床养着就行了。”


        

楚蔓一边跟着他的车往病房走,一边说道:“你也说了需要卧床休息,公司的事情就先放一放,交给其他人来处理。”


        

楚恒笑了笑,却没有说话,公司的事情他现在还不能松懈,尤其……是在如今董事会正值动荡的时候。


        

“联系一下了川,我有些事情需要叮嘱他。”


        

温了川在处理完交通意外之后,看了看时间就匆匆的赶去了墓园,只是在他去的时候,只看到旁边丢弃的一把雨伞还有楚母墓碑旁放着的两束鲜花。


        

温了川捡起那柄伞,是楚家定制的常年放在车内的黑色雨伞,上面还刻有一个楚字。


        

温了川凝眸看着那把伞,匆匆回到车上,拿出手机想要给楚蔓打个电话的时候,手机却一直都是黑屏,他充了两分钟电后这才勉强打开,而就在手机一打开的时候,上面就显示了好几个来电显示,都是楚蔓打过来的。


        

温了川握着手机眉头紧皱,就在他想要打回去的时候,手机已经响了起来,还是楚蔓打过来的,他匆忙接通,“蔓蔓,我手机没电了,你现在……”


        

“你来一趟人民医院,我爸他在墓园的时候摔倒了,刚从急诊室出来,想要见你。”楚蔓打断他的话,说道。


        

温了川想要问问楚恒的情况,但是楚蔓却已经挂断了手机。


        

温了川看着手机数秒,“啪”的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心里有些烦躁,按了按一夜没睡有些混胀的太阳穴,他踩下油门,往人民医院的方向驶去。


        

楚恒看着挂断了电话满脸不高兴的楚蔓,“他刚去了子公司,很多事情要处理,你理解理解,别耍小孩子脾气。”


        

楚蔓抿唇,“嗯”了一声。


        

楚恒看着她抿着的唇,笑着摇了摇头,抬手想要拿旁边的水杯,苏向宁递到了他的手中,楚恒接过来后,看着他说道:“今天的事情幸亏有你在了。”


        

苏向宁态度谦卑:“是我应该做的,雨天路滑,难免会发生些小意外,好在楚董吉人自有天相。”


        

楚恒喝了口水,多看了他两眼,“你今天怎么会出现在墓园?”


        

苏向宁对答如流:“几天前听蔓蔓说起过是今天是楚夫人的忌日,就想着来祭拜一下,没成想我已经来的这么早,还是跟你们碰上了,这件事情是我唐突了。”


        

楚恒:“你有心了,我替夫人谢谢你。”


        

楚蔓看着谈话的两人,目光时不时的朝着门口的方向看上两眼,不知道温了川怎么来的这么慢。


        

苏向宁发了条信息出去:温了川马上会到住院区。


        

发着信息的时候,余光就已经看到楚蔓的举动,说道:“蔓蔓你刚才好像没有告诉温陪读是哪一间病房,不如出去看看?免得他找不到地方?”


        

他的话正合楚蔓的心意,就点了点头,看了眼楚恒,楚恒笑着说道:“去吧,看你的心思也不在我这个老头子这里。”


        

楚蔓顿了顿,说:“那我不去了,我给他发个信息。”


        

楚恒笑了笑:“去吧,他开车你发消息不一定能看到。”


        

楚蔓这才离开。


        

苏向宁看着楚蔓离开的方向,数秒钟后,把头回过来,正好同楚恒的目光对上,楚恒笑着问道:“小苏这个年纪也该交女朋友了,有没有喜欢的?”


        

苏向宁面色不变的回答:“嗯。”


        

楚恒:“那是……”


        

苏向宁:“等确定下来再告诉楚董也不迟。”


        

楚恒点头。


        

楚蔓从病房中出来,朝着服务台的方向去走,如果温了川来,会一眼就能看到她。


        

只是楚蔓没有想到,在温了川还没有看到她的时候,已经有一道急切的身影穿着条红色的裙子朝着他扑了过去,紧紧的将温了川抱住。


        

楚蔓的脸顿时就拉了下来。


        

温了川抬手扯掉几乎是挂在自己身上的女人,皱起眉头,“你……”


        

“了川哥哥你带我出院好不好?我不想要再待在这里,我看到了,我看到有个男人在我的病房门前走来走去,在我一个人的时候他还在往我的病房里看,他好像就是把四个绑匪中的一个,我好害怕,你帮帮我好不好,我真的好害怕。”孟静娴一边说着,一边眼泪就落了下来。


        

温了川听到她看到了绑匪顿了下:“报警了吗?”


        

孟静娴摇头;“护士说她们没有看到,但是我真的看到了,他在我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出现,我现在真的好害怕,呜呜呜我好害怕……”


        

温了川把她扯开,但孟静娴还在紧紧的拽着他的胳膊,温了川开口:“这件事情你应该报警,我还有其他的事情,你可以把这件事情跟医生或者孟师傅说,让他们查查医院的监控。”


        

温了川要走,可孟静娴却没有放手的意思,他看到了站在服务台前的楚蔓,目光正看着他们的方向,“蔓蔓……”


        

楚蔓扭头就走。


        

温了川甩开孟静娴的手:“够了,孟静娴你现在的举动让我很困扰,我有女朋友的事情你也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很容易引起她的误会,明白吗?”


        

孟静娴红着眼睛看他,“我只是,只是害怕……他们真的来找我了,他们还给我发了,发了照片。”她哭着拿出自己的手机,上面有一张她没有穿衣服被凌辱时候的照片。


        

温了川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楞了一下,马上把眼睛移开。


        

孟静娴蹲在地上,握着手机,将头埋在膝盖里开始痛哭,声音很大,哭的声嘶力竭。


        

温了川看着蹲在地上的女人,垂在一侧的手指紧紧的攥着,“我送你回病房。”


        

楚蔓走了没有几步就停下了脚步,她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走,温了川是她男朋友,她凭什么要走啊?


        

但在她回过头的时候却看到孟静娴握着温了川的胳膊往前走的画面,楚蔓紧紧的抿了抿唇,几步就走了过来,明艳的眸子带着怒火的盯着温了川:“你这是什么意思?!”


        

温了川推开孟静娴拽着他胳膊的手,正待说话,就听到了孟静娴的声音:“大小姐,你不要误会,我只是,只是有些害怕,了川哥哥只是……只是同情我的遭遇,你不要误会他了。我知道,知道自己现在是没有什么资格跟你争的,我已经,已经不干净了……”


        

她的声音越说越低,直到后面几乎听不见,头也深深的埋了下去,肩膀抖动着抽泣。


        

任谁看来,这都像是楚蔓咄咄逼人了。


        

楚蔓深吸一口气,没有理会她,这种段位喝绿茶戴手表的货色,她不知道见过多少,所以她只是看着温了川,“我昨天就在给你打电话,今天早上也打了,你为什么不接?”


        

温了川:“手机没电了,我没有在意,看到的时候……”


        

“大小姐你不要生气,了川哥哥一直都在工作,清晨的时候又来了医院,他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的。”孟静娴期期艾艾的说道。


        

楚蔓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无语过,本是不想要搭理她,但是现在也不得不就把目光看了过来:“哦?是么?他清晨来医院干什么?生病了?”


        

孟静娴像是生怕她会生气一样的小声说道:“是我,是我有些不舒服。”


        

楚蔓闻言就笑出了声,她微微仰头看向温了川:“是这样?”她说:“我记得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温了川凝眸,握住她的手:“这件事情我待会儿再跟你解释,我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我去了墓园,还看到了你们落在那里的雨伞,我……”


        

楚蔓甩开他的手:“行了,别说了,送你的小情人回病房吧,温了川你就是个混蛋!”


        

温了川在她转身的时候,握住了她的胳膊,“不是你想的那样,什么小情人?没有的事情,我对你怎么样,你还不清楚吗?我早上的确是来了医院,但那是因为孟师傅有些不舒服问我有没有时间来看看,我就待了一会儿,我……”


        

“对我好的人多得是!”楚蔓掰开他的手,“你以为这是什么加分项吗?!孟师傅不舒服让你过来?你是她什么人你就过来?我怎么没有见你这么听我的话?!我需要你在的时候,你陪在另一个女人身边?温了川你把我当傻子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