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56:保住楚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向宁告诉她,如果温了川这边存在野心,就会趁着这个时候图谋楚氏集团。


        

“所以,如果你心中还怀有疑惑,大可以再等等看。”苏向宁温和的说道。


        

楚蔓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你说的对,我应该再等等。”


        

哪怕是证据已经表明这件事情的图谋者是他,楚蔓还是告诉自己再等等,等等说不定……是误会呢?


        

如果是误会呢?


        

她心中奢求着,这一切就只是一场误会,温了川不会真的做出这些事情。


        

“你回去吧,我想休息了。”闭着眼睛的楚蔓再一次的开口说道。


        

苏向宁摸了摸她柔顺的长发:“那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楚蔓“嗯”了一声,直到他从房间里离开,楚蔓都没有睁开眼睛。


        

从房间内出来的苏向宁在楼梯口看到了站在那里的温了川,“她已经睡了,你现在最好还是不要去打扰她。”


        

温了川脚步微顿,瞥了他一眼。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苏向宁笑容依旧:“她现在该是不想要见你,我想你要是个聪明人就应该给她点时间让她过度一下……自己的男朋友算计她家业的事情,毕竟,这样的事情是个人应该都没有办法接受。”


        

温了川:“如果没有人在她的身边挑唆,应该就是另一番光景。”


        

面对他的话,苏向宁保持微笑:“证人,不,该说是嫌疑犯是蔓蔓自己找到的,现在一斤送去了巡捕局,温总与其在这里给我定罪,倒不如好好的想想到时候应该怎么跟警方交代。”


        

从事情发生之后温了川就已经找不到那人,虽然在楚蔓拿出那视频的时候他的心中就已经有了猜测,但如今听到他的话,还是顿了顿,当事情全部都聚集在一起发生,他甚至连一个能聊聊的人都找不到,想来也是可笑。


        

苏向宁该说的都已经说完,抬脚离开,在楼梯已经下到了一半的时候说道:“我很想要知道,在楚氏集团和蔓蔓之间,温总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此时的温了川还不知道他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回到房间,温了川看着已经订好的回四方城的机票信息,十分钟后,将电话打了回去。


        

只是电话并没有人接通,良久之后他才收到顾平生的回复。


        

“我姐,到底怎么了?”温了川开口就问道。


        

电话那头的顾平生沉默了许久的时间,就在温了川以为他不会再回答的时候,顾平生的声音这才响起,他说:“……她不肯,见我了。”


        

不见他,也不再见律师,她将戒指都还给了他,说不见他,永远都不见。


        

温了川握紧了手机:“顾平生!你还记不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他当年追求他姐的时候,说是会一辈子好好对她,现在就是好好对她到把人给弄到牢里吗?!


        

“你不是顾总?!你不是四方城新贵?你不是有本事有能力?难道连一个女人都护不住?!”连姐夫也不叫了。


        

可无奈他如何的怒吼,那头除了偶尔传来的一阵阵的咳嗽声,什么听不到。


        

温了川在凌晨坐上了四方城的飞机,在离开前他给楚蔓发了条信息,哪怕知道她不会回复但还是发了。


        

他在凌晨出发,天不亮就回到了四方城,在监狱外待到了天亮,但——


        

他没有能够见到温知夏,在楚氏集团正值明争暗斗的关键时刻他跑到四方城的举动不能告诉任何人,哪怕是杨善等人打电话来询问他也不能说。


        

温了川注定是不能多待,这来回的路程他回到楚氏集团都要在下午。


        

他写了一份信,恳请狱警带给温知夏,在离开的时候看到了站在不远处静静站着的男人,顾平生像是看到他了,也像是没有看到,俊美清萧的面容染上了病色,显得憔悴。


        

温了川大步朝着他走了过来,抬手拽住了他的衣领,周安北见状想要上前却看到顾平生抬起了手便只能站在原地。


        

“你就是这样照顾她的?!”一夜没有睡的温了川眼眶下带着青色,但靠近之后这才发现顾平生的情况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眼睛里都是红血丝。


        

温了川咬了咬牙,举起的拳头最后并没有真正的落下。


        

“回去吧。”顾平生扯下他的手,整理了一下衣服,“楚氏……咳咳咳咳咳……”他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数秒钟后这才勉强的恢复正常,顾平生抬起手,周安北将一牛皮信封递给他。


        

顾平生掏出里面的资料:“这些,应该能帮到你,记住,商场上要不得妇人之仁,你出手不狠,功败垂成的人就是你,楚董咳咳咳咳……楚董倒下去,楚家就会不复存在,你的楚小姐不是做生意的料,不然也楚董也不会扶持你,回去吧。”


        

温了川捏着手中的资料,唇瓣抿得很紧,他该揍顾平生一顿,但却又不得不接受他的帮忙。


        

温了川在上车之前,回头:“顾平生,你还爱我姐吗?”


        

顾平生的目光落在监狱厚重的铁门之上,声音带着无边的空洞和寂寥:“温知夏之于顾平生,是命。”


        

万千生物的本能就是……惜命。


        

温了川上车离开的时候,还在透过后视镜去看,顾平生还站在原地,像是一块丰碑。


        

飞机上不能通信,联系不上人的杨善等人面面相觑,“吴总那边已经在拉拢中立的那些个董事,温总这个时候联系不上人……难道目前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


        

杨善虽然资历不是这群人中最深的,但是他跟随楚恒的时间最长,可以说是楚恒最为信任的人之一,看了看时间后,说道:“温总说下午三点会来,咱们再等等。”


        

可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前,眼看三点已经到了,温了川这边还是来,几人多少有了些情绪。


        

而此时已经下了飞机坐在车上的温了川将牛皮纸袋中的资料分成了两份。


        

“已经三点了。”一人说道。


        

杨善也随之看了看时间,正待打电话给温了川的时候,包厢的门被打开了。


        

杨善一眼看到了进门而来的温了川,松了一口气。


        

温了川对着几人点头示意:“抱歉,我来晚了,我叫各位前来,是有件重要的事情想要请各位过目。”


        

说着,他让助理将牛皮纸内的东西投影在了大屏幕上,几人看着屏幕上的内容心下一惊,因为这些赫然都是董事会内一部分董事的隐秘资料,或者说的更直白一点,是他们的把柄。


        

有了这些,也就是意味着在两天后站队的时候,倘若是没有选对队伍,便多半要身败名裂。


        

只是,面对温了川拿出来的这些东西,几位董事却没有什么兴奋高兴的意思,反而是面面相觑,毕竟温了川能弄到这些人的,未必就没有他们的把柄。


        

毕竟,能走到今天,谁都不能说自己的手脚百分之百的干净,任何错误都没有犯过。


        

就连杨善都沉默了下。


        

温了川让助理将东西播放完后,笑着说道:“各位请放心,你们是楚董忠实的拥趸,今日又对我竭力相帮,我可以跟各位保证,不会亏待于众位,视频为证。”


        

在他的话落,关于这场会议的视频已经都发送到了他们的手机上,相互制约之道。


        

哪怕或许在日后不会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但这番姿态是表明他的态度,也是给他们吃上一剂定心丸。


        

恩威并施,这是牛皮袋中除了资料外顾平生给他留下的字条。


        

另一边,吴总正恭恭敬敬的给一个年轻的男子敬茶,“如今的局面多亏了苏少的帮忙。”


        

年轻男子摘下墨镜赫然就是苏向宁:“现在还不是掉以轻心的时候,温了川不会坐以待毙。”


        

吴总却不以为意,觉得温了川翻不出什么花浪,却忘记了他现在奉承着的男人同温了川也大不了两岁。


        

虽然心中不以为意,但明面上吴总还是说道:“是,苏少说的是。”


        

苏向宁接过他递上来的茶,抿了一口,淡淡的说道:“既然是要董事会票选,这件事情也该让楚蔓知晓一二,不是吗?”


        

吴总不知道他同楚蔓之间有什么关系,但听到他这样子说,便附和说:“是,我也正有此意,不知道苏少是觉得……现在联系还是票选当日?”


        

苏向宁淡淡说道:“现在不就有的是时间?”


        

吴总讪讪的笑着:“是,苏少说的是。”


        

于是吴总在忖度了一下说辞后,联系上了楚蔓,此时的楚蔓正在医院内用热毛巾给楚恒轻轻的擦拭着面颊,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顿了顿,“爸爸,我出去接个电话,是董事会的吴总打来的,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我很快就回来。”


        

明知道楚恒现在不会给她任何的回应,但是楚蔓还是像他会听到一样的说道。


        

重症监护室这边的走廊内很安静也备显的压抑,楚蔓像是隐约的还听到了哭声,不知道是什么人病逝之后亲人的哭声,还在喊着逝去之人的名字。


        

楚蔓听着,鼻子有些酸,微微的仰了仰头,“喂。”


        

“小蔓,我是你吴叔叔,你爸爸怎么样了?”吴总和蔼的问道。


        

楚蔓没有回答,而是问道:“吴叔叔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


        

吴总也没有在意她的避而不答,说道:“是这样,你爸爸现在不是……但集团内还是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国不可一日无君,集团也是一样,总是要有个人来拿主意,原本我这把老骨头了也折腾不动了,只是楚氏集团毕竟是你爸爸一辈子的心血,身为他的老友,我也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交到一个没有什么经验的年轻生手的手上,你看我,居大了,忘记温了川还是小蔓你的男朋友,你也别嫌吴叔叔这话说的太直了……”


        

楚蔓听着他打感情牌,并没有什么情绪起伏,只是带听到后半段的时候脊背僵硬了一下,“你说……交到温了川手上?”


        

吴总显得有些惊讶的说道:“小蔓难道你还不知道?”他说,“董事会推举暂代董事长的人选,我也是没有想到,刚刚进入董事会不久的一个年轻人,竟然能得到那么多的支持者,不得不让我感慨一句后浪推前浪,布局颇深。”


        

握着手机的楚蔓贝齿紧紧的咬着,“温了川?吴叔叔是不是弄错了?他……进入高层还没有多少时间,怎么会有能力同你一较高下。”


        

“这件事情不要说是你不相信,连我也是没有想到,但原本忠于你父亲的杨善等几位董事,不约而同的就站在了温了川这边,怕是早在你父亲扶持他的时候,就已经在暗中部署自己的势力,此人心机不得不说一句颇深啊,小蔓你现在一心都扑在楚董身上但对于这个男友还是要多多防备才是。”吴总叹了一口气,状似苦口婆心的说道。


        

在挂断了电话后,吴总看向苏向宁,苏向宁抿了口茶轻轻微笑后,站起身,说;“在这里我就先恭喜吴总心想事成。”


        

吴总笑着送他离开。


        

车上,苏向宁淡然的拨了电话出去,说道:“等他上位后,走楚氏集团的账户洗钱,等资金全部洗白之后,送他去牢里。”


        

电话那端的人:“是,少主放心,我们会做的万无一失。”


        

苏向宁:“那边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是,只待他日少主一声令下。”


        

苏向宁:“很好。”


        

医院内,楚蔓看着手机,询问了一位董事关于吴总所言是否为虚构,在得到了肯定的回应后,对着手机笑了良久的时间。


        

所以最终,他还是为了楚氏集团。


        

楚蔓坐在病床前,握着楚恒的手,低声咛喃:“爸爸……你说,一个人的演技真的能那么高吗?我以为……他只是个木头桩子,却不知道人家是影帝一般的演技,连你……是不是也被他给骗了?”


        

不然,怎么会给他铺路呢?


        

可说到底,楚蔓最怨恨的还是自己,楚恒扶持温了川,也是因为她不爱商场上的事情,也是因为她选择跟温了川在一起。


        

“爸爸,你醒过来好不好?”楚蔓说着就趴在了病床边,喊着他。


        

但始终,都不会有什么回应。


        

楚蔓守在医院,温了川也没有回龙安壹号,他同杨善接连的拜访了多名董事,就连晚上都在开会。


        

万管家看着这陷入沉寂的别墅,好像就是在一夕之间一切都变得空荡起来,没有任何鲜活的气息。


        

可当日大小姐跟楚董撒娇,温陪读在一旁满是宠溺看着的画面还近在眼前。


        

万管家的视线在这偌大的客厅内扫视了一遍,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在董事会召开的前夜,温了川站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透过窗户看着里面的楚蔓,也看着浑身插满管子的楚恒,他已经连续几天没有睡着,到了这个时候好不容易将事情处理的告一段落,终于可以先闭上眼睛养精蓄锐等待明日的那场硬仗,他却没有回去休息。


        

而是来这里漫无目的的站着,他目光沉静的带着看不透的深沉,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让他不得不加快了脚步,用近乎是透支的方式快速的成长起来。


        

当一个人太过弱小的时候,无能为力和束手无策就会成为常态,守护不住想要守护的,留不住想要留住的,有的只能是深深的挫败感。


        

病房内的楚蔓似乎是察觉到了有人在注视,她回过了头,看到了不知道是在那里站了多久的温了川。


        

温了川同她的目光顿时上,蓦的呼吸就顿了顿,良久之后唇瓣轻轻的扯动了下,他想要抱抱她,很想。


        

但——


        

在他面上的笑容尚未成形的时候,楚蔓的视线就径直从他的身上略过去。


        

温了川看到,她看向了他旁边的位置,然后对着来人笑了下,虽然只是很轻微的笑容,但却能顷刻间的刺疼他的眼眸。


        

来人是苏向宁。


        

温了川就那么看着对他没有一个目光划过的楚蔓打开病房的门,握住了……苏向宁的手。


        

苏向宁怔了下,像是没有想到她会有这样的举动,而实际上连楚蔓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她知道她想要这样做,她就是想要看看,筹谋到了如今的温总,面对一个甩了他另寻新欢的前女友是什么表情。


        

温了川目光如钩的看着楚蔓握着苏向宁的那只手,手指关节因为太过的用力发出响声:“楚蔓!”


        

“温总对于明日的票选有多大的胜算?”楚蔓微笑着看他,平日里那双明艳的眉眼带着寒意,笑容无法到达眼底。


        

温了川因为她的这句话捏着手掌的力道微松:“我票选只是为了保住楚家。”


        

楚蔓听着他的话,笑出了声,她说:“我信。”


        

听到她的话,温了川本该是松一口气的,但是看着她的神情,他却始终没有办法将这口气松开,因为她的表情太冷,看着他的模样又太过冷凝。


        

楚蔓见他不说话,再次的重复,她说;“我相信,温总他日真的成为了暂代的董事长是为了楚家,也相信你不择手段的往上爬是为了楚家,更相信你……让我父亲现在躺在里面是为了……保、住、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