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58:打算囚禁我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温了川侧眸看向前来的秘书,眸色很深,随后看了一眼杨善。


        

杨善虽然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还是同他一起回了办公室。


        

“出什么事情了?”一走办公室杨善就问道。


        

温了川瞥了眼秘书,秘书将楼下前台小姐说的话复述了一遍,“警方在楼下,说是要找温总询问一些事情,好像是……是关于吴总的,吴总好像是……死了。”


        

杨善陡然一愣,马上看向了温了川,他想到了温了川身上的血腥味,但同时也觉得他不像是这么冲动的人,倘若是真的杀了人,又怎么可能如此气定神闲的来公司?


        

“你先去楼下,把人先带去会议室。”杨善对秘书说道。


        

秘书看了看温了川,在温了川点头的时候就走了出去。


        

当办公室内就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杨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吴总好端端的怎么死了?”


        

人死了,这件事情马上就变得棘手起来,一个处理不好,如今本就处境困难的楚氏集团势必会更加的雪上加霜。


        

温了川:“我走的时候他还活着。”


        

杨善:“你身上的伤……”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温了川将大衣褪去,胳膊上被划破的口子上满是鲜血,上面就只简单的绑了一圈纱布,显然还没有经过处理:“吴建山想要对我下手,我事先花重金买通了他手下的人。”


        

杨善闻言,顿了顿后,这才说道:“难怪,楚董会选择你。”


        

能预测到这一步,还提前做好了准备,的确是一个上位者要拥有的视野和大局观。


        

“但,吴总倘若是真的出现了不测,警方第一个就会怀疑到你的身上,你又有多大的把握脱困?”杨善又问道。


        

温了川将伤口处理了一下,换了件干净的衬衫,“只要吴建山是死在路上。”他整理着衬衫,面不改色的说道。


        

十分钟后,温了川同杨善一起出现在了会议室内,三名前来的警员见到他们到来后站起身。


        

秘书为双方进行介绍后落座。


        

“想必我们前来的目的温总也已经有所耳闻,吴建山乘坐的轿车在经六路上忽然冲进了水里,打捞上来的时候,人已经没有了呼吸。”警员将现场的照片拿给温了川看。


        

温了川在扫了几眼之后,面露遗憾的说道:“吴总是公司的老人了,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不幸。”


        

警员:“我们查到在吴建山出事之前,跟温总你同乘一辆车?听闻近日温总也跟吴建山闹了些不越快。”


        

温了川:“警(察)同志怕是误会了什么,我同吴总并未产生什么摩擦,想必楚氏集团发生的事情两位既然找来也该有所耳闻,不过是正常的换届而已,再者我同吴总虽然见面,但我想吴总发生意外的时间交通部应该能查到我的行车轨迹。”


        

他说话滴水不漏,几场交谈下来将自己摘得干净。


        

谈话进行了半个小时,最终无功而返。


        

在走到集团门口的时候,其中一名警员说道:“这位温总看着年轻,打太极的本事却是一等一的高。”


        

“没有点心机,他怎么坐上的这个位置,你们知道今天吴建山死亡正好赶上什么日子?”为首的警员问道。


        

“什么日子?”


        

“……今天是吴建山跟这位温总竞选代理董事长的日子,楚氏集团的董事长楚恒发生了意外成了植物人,这位温总就是靠着楚恒的扶持走到了今天,进入董事会也就是这段时间的事情,转眼间这就成了代理董事长。”


        

“队长你是觉得……吴建山挡了他的路?”


        

队长沉了沉,回头看了眼巍然屹立着的集团大楼:“现在还不能下结论。”


        

只是吴建山就这么死了,这其中最大的嫌疑人无疑就是温了川。


        

会议室内,杨善坐在温了川对面的沙发上:“这件事情警方多半会把你列为重点怀疑对象,眼下集团的事情还没有稳定,发生这样的事情对你在集团树立威信有非常大的妨碍。”


        

这件事情温了川又何尝不知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吴建山死得蹊跷。”


        

杨善:“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温了川思索了数秒钟后,打了个电话出去,“王国忠现在是在什么地方?”


        

“已经放走了。”票选都已经结束,他们自然也就把人给放了。


        

温了川沉声:“马上把人给找回来,找到以后联系我……保护好他的安全。”


        

“是。”


        

杨善看着他的举动,“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温了川手指缓缓的转动着手机:“杨总是否还记得楚董曾经怀疑过公司近期闹出来的风波多半是有什么人在后面指导?”


        

杨善:“是有这么一回事,但这个人不就是吴建山?”


        

温了川摇头:“我原本也是这样认为,但是就在今天,我让人去堵了嫖娼的王国忠,把人给留在了包厢,却意外的得知了一件事情,吴建山很有可能就是个被推到明面上的棋子,真正下棋的人还在后面。”


        

杨善:“是谁?”


        

温了川背手站在落地窗前,“身份不明,年轻不明,唯一只是知道……王国忠称呼他是——少主。”


        

杨善:“少主?什么人会叫这种称呼?”


        

温了川:“现在只有找到王国忠才能知道答案,只是,吴建山已死,我怀疑就是这位少主的手笔,到时候,怕是……只能看王国忠的命够不够硬了。”


        

杨善听着他的推论唏嘘:“倘若真的如你所言,这位少主能对自己手下的人这般心狠,怕不是个善茬,他既然是在打楚氏集团的主意,怕是不会轻易的收手,那楚董的事情……”


        

杨善忽的想到了什么,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心里同时就“咯噔”了一下。


        

温了川闭了闭眼睛:“如果是一开始就有了计划,楚董的事情八成也是那人的手笔。”


        

杨善蓦然倒吸一口凉气:“……那楚董现在在医院岂不是很危险?”


        

温了川:“医院那边我已经派了人守着,楚董目前已经对他构不成什么威胁,暂时该是不会有什么危险。”


        

在知晓这位少主存在之后,温了川就已经第一时间联系了人去医院。


        

杨善也走到落地窗前,看着脚下这座城市的人流穿梭,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山雨欲来风满楼。”


        

温了川回到龙安壹号的时候已经很晚,关于楚氏集团新上任了一位代行董事长之职的事情已经登上了金融板块的新闻。


        

楚蔓刚刚洗了澡,她在医院待了很多天,人也清瘦了一圈,此刻穿着睡衣正蜷缩着沙发上看着新闻。


        

电视上的男人年轻英俊,对答如流的回答着记者的问题,驾轻就熟像是已经演练了数遍之后的成果。


        

楚蔓就那么静静的看着,电视上的这个男人很熟悉,但也很陌生。


        

如果不是那张脸,楚蔓可能都不会认出来。


        

她只记得,温了川刚刚来到楚家的时候好像还很青涩,如今已经是人人都要称呼一生的温总了。


        

想来还真是快。


        

温了川没有去自己的房间,而是光明正大的将东西搬到了主楼,房间就在楚蔓的隔壁。


        

楚蔓由着他折腾,眼皮都没有眨上一下,万管家朝着她看了两眼,又看了眼从进门之后就坐在另一边平静饮茶的温了川。


        

楚蔓看完了新闻,踩着拖鞋就准备去楼上睡觉了,只是卧室的门尚未关上,就被一双大掌给按住,楚蔓微微抬眼:“温总这是干什么?都入室了还嫌不够?”


        

温了川:“楚董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哪怕我现在成了温总对你有什么不同?楚蔓,你讲讲理好不好?我做了温总,你还是楚家的大小姐,你的一切生活标准都跟以前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楚蔓抿了抿唇嗤笑:“那我是不是要谢谢你的大恩大德?没有把我扫地出门?”


        

温了川:“你一定要这样夹枪带棒的?这里是楚家的别墅,我怎么会把你扫地出门?”


        

楚蔓“呵”的笑了一声:“原来你也知道这里是我家,温总招呼都不打一声的就搬了过来,把我这个主人放在眼里了?”


        

温了川顿了顿:“我跟你打声招呼,你会让我过来?”


        

楚蔓没有再理会他,直接就要把门给关上。


        

温了川几天没睡,被她这态度弄得也火大,他径直将门给推开,然后“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将人给按在墙上;“你跟我闹什么,嗯?我宠着你,惯着你,楚家我给你守着,家我也给你看着,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楚蔓手臂挣扎了两下,没有能够成功,抬脚踢他,却因为距离太近没有抬脚的机会:“放开!”


        

温了川看着她这幅模样就来气,大掌扣着她的后颈就恶狠狠的吻了上去。


        

只是她一点都不配合,唇瓣抿的的很紧,温了川知道她的敏感点在什么地方,在她浑身一凌的时候撬开了她的唇瓣。


        

楚蔓气急,用力的咬了下去。


        

唇瓣分开,温了川动手揩了揩唇瓣。


        

楚蔓瞪着他:“下次我要掉你的舌头!”


        

温了川忽的就笑了下:“楚蔓,也就是我,换了男人谁经得起你这样折腾,嗯?”


        

好像她的怒意,他丝毫就没有放在眼里,在楚蔓想要再咬他一口的时候,温了川忽的就把人抱了起来,直接抱到了床上,他说:“真香。”


        

她就跟是花妖转世似的,身上香的很,跟喷了香水的味道不同,像是从皮肤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香,轻易的就能让人意乱神迷。


        

“你敢!”楚蔓动手挡在他的胸口前,“我不同意,你就是强奸!”


        

温了川大掌抹了抹她的长发:“瞎胡闹。”


        

“违背被害人的意愿,使用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强行与被害人进行性交的强制性行为就是强奸,这种常识性的法律知识,需要我告知温总?”楚蔓看着他,说道。


        

她模样认真,一点都不带有开玩笑的神色。


        

温了川定睛看着她:“你一定要跟我闹?”


        

楚蔓冷冷的看着他:“你觉得是那就是,温了川谁给你的自信觉得我说不愿意就是在跟你闹?不愿意就是不愿意,字面意思你不懂吗?无论我们是什么关系,哪怕是夫妻,你不遵循我的意愿都是强奸,懂吗?”


        

温了川深吸一口气,唇瓣抿的很紧,猛然从她的身上离开,他站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深吸了两口气,说道:“我给你三天的考虑时间,你想好了,我还跟以前一样的对你,倘若你执意要这样……”他顿了顿,“这段时间,除了去医院看楚董,剩下的时间你都待在家里。”


        

说完,他转身离开。


        

楚蔓从床上坐起身:“你是要软禁我?”


        

温了川抿了抿唇:“你觉得是那就是。”


        

楚蔓:“你!”


        

“砰。”温了川把门给关了。


        

楚蔓将枕头给丢了出去:“王八蛋!”


        

次日清晨,楚蔓醒来的时候,发现给她端上来早餐的是一个全然陌生的佣人,楚蔓楞了一下,眨了一下眼睛:“万姨呢?”


        

佣人:“万管家身体有些不舒服,最近不能来照顾小姐了。”


        

楚蔓楞了一下,“万姨生病了?”


        

佣人正待说话,楼上的温了川就已经下来了,“温总。”


        

楚蔓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拿了块三明治就准备回房间去吃,却被温了川从后面按住了肩膀,他弯腰在她的侧脸上亲吻了一下:“早。”


        

楚蔓用纸巾擦了擦自己的脸,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温了川坐在她旁边的位置上,一只手按着她纤细的肩膀,看着她的举动,眸色深深:“楚董那边缺少不了忠诚的人照顾,你每天这样跑也不方便,万管家以后会在医院里照顾楚董。”


        

楚蔓自然清楚不会有人比万管家更值得信赖,但是她听着温了川不打一声招呼就直接安排了万姨的口气,心中郁郁:“温了川,哪怕你是当了温总,这里依旧是我家,万姨是楚家的佣人,更是陪我一起长大的亲人,你凭什么随便的就指挥她做事情?!凭什么不跟我商量?!”


        

“我现在就是在跟你商量。”他瞥了她一眼,接过佣人递过来的咖啡,说道。


        

楚蔓唇瓣动了动,却发现再次来的佣人她也从来都没有见过,楚蔓楞了一下,然后猛然站起身,跑到厨房和外面看了看,然后愣在了原地。


        

这些人,这些人,她统统都不认识。


        

甚至如果说这里不是她从小住到大的别墅,她都会怀疑这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楚蔓身体僵硬的站在原地,良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而温了川就始终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的举动,然后缓步走到她的身前,长臂从后面揽住她,说:“好好待在这里,以后不该见的人就不要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