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69:买盒避孕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蔓顿了顿,但最后还是同他对视上,这一瞬间温了川在她的眼中看到了……恨意。


        

恨?


        

温了川捏着她的下颌,紧紧的捏着,她凭什么恨他?有什么资格恨他?


        

他成日里忙的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揽下这个烂摊子不都是为了她?!


        

她有什么资格,又有什么理由恨他?!


        

“是。”楚蔓说。


        

温了川眸光泛寒,声音里像是夹杂着寒冰,他说:“很好,你玩够了,我还没有,楚大小姐这身骄肉贵的,日后做我床上的女伴,想必也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


        

半年来左右的念想,都化成了心中的暴虐,想要狠狠的撕掉她的骄傲,逼着她对他低头。


        

“你个、王、八、蛋!你敢……唔……”


        

养成的雄狮一旦站了起来,便不再是可以任意责打的狗,楚蔓却错误的以为他还是温顺的狗狗,却忘记了男人掌握了权势,怎么可能还能任意可欺。


        

折腾了多久,温了川不知道,楚蔓更加不清楚,她在昏睡过去的时候,连骂他的力气都没有。


        

温了川靠坐在床头,胸膛上带着指甲画出的红痕,可见情况的激烈。


        

她就像是亮起了爪子的小狐狸,势必要他也清晰的能感受到自己究竟是有多疼。


        

温了川侧眸看着床上的女人,沉了沉气息之后,没有留下同她抱在一起温存,而是穿了睡袍后离开。


        

一场情事,并没有能够把他心中的暴虐情绪遮掩下去,相反心中的情绪更加的烦躁,他能感受到,这次回来的楚蔓不同了,以往就算是说分手,说不跟他在一起了,也总是带着点藕断丝连的味道,但这一次,是动了真心的。


        

半年,她突然的失踪再忽然的出现,从头至尾都没有跟他说过半个字,就是看着他跟个傻子一样的到处找人,他是亏欠了她多少?!


        

让她三番两次的折腾他?!


        

不过就是个女人。


        

温了川告诉自己,再漂亮也就是个女人,还是个骄纵的自我的女人,或许打从一开始她也就是跟他玩玩,就他一个人上了心。


        

只是,撩拨了他,他没有说放手,她如今就是哪里也去不了。


        

这是温了川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权利带来的好处,他就算是画地为牢,她也哪里都去不了。


        

“没有我的命令,不要让她出去。”温了川一身沉冷的对着安保人员说道。


        

不用说安保人员也已经清楚他口中不能出去的人是谁。


        

“是,温总。”


        

次日温了川起的很早,吃了早餐后就去了公司。


        

在接过外衣的时候顿了顿,疏冷的眸光对佣人说道:“她醒来以后,让她闹,把人看好了,不受伤就行。”


        

佣人点头:“是,温总。”


        

楚蔓醒来的时候浑身像是散了架一样的,然后很快的关于昨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马上的在脑海中浮现,她捏着被子,撒气一般的将东西砸了大半。


        

门外的佣人看到这一幕连忙上前规劝,但是显然并没有能够起到什么作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砸。


        

等她砸累了,佣人怕她被地上的碎玻璃扎伤,连忙想要上前收拾,却被楚蔓喝止,“温了川呢?!”


        

佣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说道:“温总去公司了。”


        

楚蔓抿了抿唇,把佣人赶了出去,然后简单的洗漱收拾了一下之后准备离开。


        

佣人见她下楼,连忙说道:“小姐,早餐已经……小姐这是要去哪儿?”


        

楚蔓对于温了川找来的佣人,一点要回答的意思都没有,谁知道是来照顾她的,还是来监督她的。


        

只是,在她绕开佣人来到别墅门口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连别墅的门都出不去,“大小姐请回。”


        

“让开!”楚蔓冷着脸说道。


        

保镖不为所动,他们拿的是温了川的钱,自然听从的只是他的命令,“抱歉大小姐,这是温总的命令……你,想要出去的话,需要经过温总的允许。”


        

楚蔓觉得可笑,温了川这是想要做什么?!把她当成包养的女人,限制她的自由,就留在这里陪他睡觉吗?!


        

“温了川给了你们多少钱?我出双倍!”她沉声说道。


        

保镖不为所动,俨然也是知道如今谁能得罪谁不能得罪:“抱歉,大小姐。”


        

楚蔓气急。


        

“小姐,早餐准备好了,都是按照你的口味做的。”佣人在这个时候说道,也算是给了她一个台阶下。


        

只是,到底不是照顾了楚蔓多年的那批佣人,完全不知道,楚大小姐生气的时候,从来需要的不是走下去的台阶,而是让她出了心中火气的机会。


        

“给温了川打电话!”楚蔓转过头对着佣人说道。


        

佣人顿了顿,低声说道;“大小姐需要什么东西跟我们说就行,温总……今天,今天上午有会议。”


        

温了川走之前就知道她会折腾,得到了叮嘱的佣人自然知道没有什么事情不要去打扰。


        

楚蔓闻言就知道是温了川的意思,冷冷的笑着:“温总果然是好大的排场,我以后陪他睡觉是不是还要等着翻牌子?!”


        

这话,她敢说,却没有人敢接,只能低着头听着。


        

楚蔓心中火气很大,但对他们也犯不着发脾气,知道他们就是拿钱办事,没有温了川的指令,是不会放她离开了。


        

家里能跟外界通讯的东西都给收了起来,楚蔓坐在餐桌旁心下更沉。


        

不过,她马上又想起了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


        

“去给我买盒避孕药。”楚蔓对身旁的佣人说道。


        

佣人楞了一下,然后这才抬起头来,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楚蔓不耐烦的重复一边:“避孕药,听不懂吗?还是我说的不清楚?”


        

以前,温了川都会戴,昨天他们什么措施都没有做,也不是她的安全期,楚蔓虽然知道自己的身体因为当年在曼陀泡冷水时间太长不易怀孕,但不怕意外就怕万一。


        

她的毒瘾还没有完全的肃清,加上……她不认为他们现在的关系,能有一个孩子。


        

佣人:“是,听懂了。”


        

买药这种事情,佣人自然是自己不敢拿主意,谁知道温总要不要这个孩子,倘若是知道自己在没有告知的情况下就给买来了避孕药不知道会有什么样子的事端出现。


        

“温总——”


        

正要去会议室的温了川:“说。”


        

佣人压低了声音:“小姐,小姐说让我们给她买盒,买盒避孕药,马上就要,您看……”


        

避、孕、药?


        

她果真是没有任何想要跟他继续下去的心思,虽然温了川也并没有打算现在就有个孩子,但是在听到楚蔓要避孕药的时候,还是止不住的怒意。


        

“既然想要,那就给她。”温了川冷冷的说道。


        

佣人:“……是。”


        

会议室内,温了川面色沉冷凌厉,眼色森然,让进行汇报的高层战战兢兢,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报告出现了问题。


        

杨善有不禁看了他一眼,其他高层更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这半年多来已经没有人再小看这位上任不久的总裁,也没有人再敢轻易拿他的年龄说事。


        

“温总,王国忠找到了。”会议刚结束,秘书就走了过来,在温了川的耳边压低了声音后说道。


        

温了川冷眸眯起:“人在什么地方?”


        

秘书:“在意国,明日就能把人给带回来。”


        

难怪找了这么久,竟然是偷偷的跑到了国外:“很好,不要让人给我跑了。”


        

秘书:“是,温总放心。”


        

找了这么久,自然是万分小心。


        

龙安壹号。


        

在佣人将避孕药递过来之后,楚蔓没有任何迟疑的就吃了下去。


        

佣人看着她的动作,忍不住的问道:“小姐,不希望有个跟温总的孩子吗?”


        

在她看来,温了川有才有貌还有能力,这样的男人不可谓不是良配,这要是换成其他的女人,指不定多么盼望有这样的好事。


        

虽然没有人可以否认这位楚大小姐的美貌,肯定有的是男人趋之如鹜,但女人的花期也就这么长的时间,有了孩子地位才能稳固。


        

楚蔓:“他不配。”


        

佣人:“……”


        

佣人淹了下口水,没有再问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离开了。


        

等接到温了川电话的时候,是楚蔓吃完药的一个小时后,只是电话打过来了,温了川却没有说话,倘若不是手机上正在显示通话中,佣人会以为是电话已经中断了,只能试探性的喊了一声:“温总?”


        

“药,她吃了?”温了川沉声问道。


        

佣人:“是,楚小姐在一个小时前把药给吃了。”


        

温了川捏着手机;“她说了什么?”


        

佣人顿了顿,没有敢把楚蔓说的“不配”二字重复,淹了下口水之后,说道:“没,什么都没有说。”


        

温了川:“嗯。”


        

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温了川也不知道自己鬼使神差的为什么要打这通电话,明明到目前为止也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孩子的事情,但自从佣人说了楚蔓要吃避孕药开始,他的心中就开始不得安宁。


        

就像是……


        

就像是,荒唐的觉得,她是要杀死他们的孩子一般。


        

温了川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


        

这种情绪一直持续了一整天,直到晚上回到龙安壹号。


        

他回来的时候已经十点钟,她卧室的房门没有反锁,他轻易的就拧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