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72:再次相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搁在平时,楚蔓一定是要回怼回去,不过她今天不舒服,完全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自顾自的下床喝了点水之后,就当时房间内没有这个人的存在,自顾自的就盖上被子睡觉了。


        

全程温了川就站在一旁看着,在他掀开她被子的时候,楚蔓僵了一下,但也就只是一下而已。


        

他长臂伸过来,从后面把人整个的抱在怀中,他因为在外面站得久了一点的原因,身体有些微凉,而她因为还在低烧体温有些高,一冷一热碰撞之时,她忍不住的就想要往旁边躺一点。


        

但他手臂抱的很紧,她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躲闪的机会和余地。


        

后半夜两人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清晨的第一缕光线透过窗帘中间的缝隙照射进来的时候,温了川睁开了眼睛,相拥而眠的一夜,看着怀中的女人,他有一瞬间的恍惚感,像是这近一年来的种种都未曾发生过。


        

只是,这无疑是自欺欺人。


        

客厅内,佣人看着用餐的温了川,小声的问到:“温总,楚小姐的烧退了吗?”


        

佣人是看到今天早晨温了川从楚蔓的卧室里出来,这才想要问上一问。


        

正在喝咖啡的温了川顿了下:“她……发烧了?”


        

佣人听到他的反问也楞了一下,“温总不知道?楚小姐昨天烧了一天,给温总打电话但是没有人接,所以就……”


        

温了川下意识的推开椅子想要起身,却在下一秒顿住了动作,问道:“没有看医生?”


        

佣人:“找了医生,只是昨天晚上楚小姐休息的时候还有一点低烧,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佣人的话语声落下后没有多久,楼梯处就传来了脚步声,楚蔓从昨天开始就一直昏昏沉沉的,所以也差不多就一直躺在床上休息,现在身体稍微好些了,就想要活动一下骨头。


        

在躺的久了以后,好像浑身的骨头都酥了。


        

佣人见她下来,对温了川略一点头之后就回了厨房给楚蔓端上来准备的早餐。


        

她不光是躺在床上躺了太久,昨天也几乎没有吃什么东西,现在有些饿了,只是发烧烧的胃里很不舒服,胃口并不是很好。


        

“身体不舒服?”温了川看着她细嚼慢咽的模样,问道。


        

楚蔓没有抬头,在咽下了口中的东西之后这才说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没有。”


        

温了川端着咖啡杯的手凝滞了一下,眸色深沉:“没有发烧?”


        

楚蔓闻言便知道是佣人对他说的,越加觉得这人有毛病的很,既然知道了还问什么?多此一举。


        

“哦。”她回了句。


        

“你现在是不能跟我好好说话?”他语调微扬,带着些怒意。


        

楚蔓这次才抬起头,万分不客气的说道:“温总要是闲得慌就去工作,实在不行,精力无处宣泄,大可以去找女人运动,非要在这里讨我嫌干什么?你贱不贱?”


        

“嗙叮”,温了川将手中的咖啡杯重重的放到了桌子上,声音很大,佣人的视线往这边轻瞥了一眼之后又马上的移开。


        

“你让我去找女人?!”因为这一句,温了川的面色已经全然的阴沉了下来,像是在抑制着的即将要喷涌而出的火山。


        

可其他人怕他生气,楚大小姐并不畏惧,他颠来倒去唯一的本事也就是拉着她到床上,还能有什么能耐。


        

“你要是愿意,也大可以找男人。”楚蔓嘲讽了回了一句。


        

温了川森冷的扯动着唇角,猛然之间推开椅子离开。


        

佣人见状,手指餐桌的时候小声的劝着楚蔓,“小姐这又是何必呢,温总只有小姐一个女人不是很好吗?像温总这样的男人,只守着一个女人,已经是好男人了。”


        

楚蔓没有了吃东西的兴致:“他算什么男人?他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楚家的,住着楚家的房子,坐着楚氏集团的董事长,他有什么脸这么对我?难不成我还要感激他把我当成个宠物似的关在这里?”


        

佣人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小姐要是不想要在这里待着,可以跟温总好好说说,服个软,我看温总还是很喜欢小姐的。”


        

服软?


        

楚蔓冷笑一声:“他不配。”


        

楚氏集团楼下。


        

“了川哥哥!”


        

商务车在公司楼下停靠,安保人员马上前来恭敬的将门给打开,熨帖的西装裤包裹着长腿迈下,温了川理了一下衬衫,就听到了孟静娴的声音。


        

而下一秒,孟静娴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笑盈盈的抱着自己的简历,穿了条白色的针织长裙,看上去像是情窦初开的干净少女,“了川哥哥,我来应聘了。”


        

她的举动让集团门前来来往往的员工都不由得多看上两眼,暗自窥测着这两个人是什么关系。


        

温了川目光轻瞥了她一眼,“嗯”了一声之后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语,迈步朝着集团内走去。


        

任谁都能看出来温了川并没有要多余跟她攀谈的意思,甚至是冷淡的,但孟静娴却像是并没有察觉到,脚步很快的跟上他,说着自己的职业规划,一直到大厅内。


        

温了川身边鲜少出现什么女人,今天这一幕无疑是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


        

“温总——”


        

“温总——”


        

“温总——”


        

路过的职工们不停的打着招呼,然后余光不由自主的就会朝着孟静娴这边看上两眼。


        

孟静娴始终笑语浅浅,直到温了川马上就要走到专属电梯的之后,她这才快速的说道:“了川哥哥,我先去面试了,就不打扰你工作了哦,我会加油的。”


        

说着还做了一个握拳加油的举动,像是元气满满的少女。


        

“叮——”


        

电梯的门打开,温了川长腿走了进去。


        

“这个女人跟温总是什么关系?了川哥哥?叫的这么亲密,不会是温总的新欢吧?”


        

“新欢?不是吧,温总不是跟咱们大小姐……”


        

“这谁能说得准,这旧爱再好,哪能抵得过新欢,这个实际上哪有不偷腥的猫。”


        

“我觉得温总不像是这种人,从他接管楚氏集团开始一直都在忙,除了公司和必要的应酬不是都是回去陪大小姐?”


        

“……”


        

偶有议论飘到孟静娴的耳中,她表面上看是在目不斜视的等电梯,实际上却是一直都在看中听着她们的谈论。


        

到了面试的楼层,孟静娴这一次是做好了准备,负责招聘的HR走过来的时候,那么多人里,她的目光瞥了一眼孟静娴。


        

而孟静娴始终都保持着目不斜视,知书达理,仪态端方的模样,确保自己可以是人群里最醒目的那一个。


        

毫不意外的,前面一个个面试的人都是垂头丧气的离开,HR选人的时候总是会问上一些刁钻的问题,但是到了孟静娴的时候可以说得上是和颜悦色,态度温和。


        

等所有的人都面试完,HR出来说道:“两天之内被聘用的员工我们会有专门的人员进行联系……”


        

孟静娴从大厦里出来,就已经可以说的上是势在必得,她知道自己是一定可以成功。


        

总裁办公室。


        

温了川的手上正拿着所有关于曼陀的资料,看着这上面的产业链,以及多年前就已经被围剿过一次的新闻。


        

“当时听说端了曼陀老窝的事情,楚董也出力不少,还收到过上面的表彰,只是曼陀的主要领导人物逃脱,没想到这么多年之后才被彻底的清缴。”秘书在一旁说道。


        

温了川目光沉静的翻动着文件:“彻底清剿?”


        

秘书:“是,就在半年前,温总可以翻到最后看看,有当时的相关报道。”


        

温了川一目十行的看着,之后放到了一旁,他说:“夏侯死了,尸体警方做了DNA检测,但……那位少主,不是尸体坏毁了?”


        

夏红折因为警方没有他的DNA信息,无法进行比对。


        

秘书点头:“但,但是这位少主死亡是在警方到来之前,而且各项数据都对上了。”


        

温了川靠在椅背上,冷冷的扯起唇瓣,说:“他还活着。”


        

楚蔓说她看到了苏向宁,苏向宁多半是还在凉城里,胆子还真是大,诈死逃生不有多远跑多远,竟然还在国内招摇过市。


        

秘书不知道他的这份肯定是从何而来,明明警方已经通报相关人员都已经伏法。


        

温了川捏动着资料的页脚,无意识进行着摩挲,“去继续给我查苏向宁,找到他在什么地方。”


        

秘书:“是。”


        

在秘书走了之后,温了川起身从酒柜中拿了一瓶红酒出来,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轻轻的摇晃着,殷红的液体撞击着杯壁。


        

温了川以为想要找到苏向宁需要耽误上一通的功夫,却没有想到,在不久之后的一次酒宴上,苏向宁就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温总来了,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苏总,是风起集团的董事,青年才俊啊,跟温总是同龄人,果然这是后浪拍击前浪啊,哈哈哈哈……”


        

温了川前脚踏入包厢,后脚就有人介绍,“苏总,这位就是楚氏集团的总裁温了川。”


        

苏向宁微笑着站起身,主动的伸出手,就像是第一次见面一般的,“温总,久仰大名。”


        

众目睽睽之下,温了川同他单手交握了下。


        

觥筹交错之间,苏向宁笑着开口问道:“吴总刚才说温总掌管的是楚氏集团?我初来乍到问句不该问的,这温总难道是……姓楚?”


        

席间本是一团和气,前来的都是有头有来的人物,就算是私下里有什么矛盾的,明面上总是还都要能过得去,面子工程始终是是商场上的必修课。


        

但苏向宁这忽然的一句,足够在一瞬间让现场的气氛冷凝下来。


        

早有隐约的传言,温了川能成为楚氏集团的总裁有今天的地位,都是因为是踩着楚家父女上位,甚至于后来还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把楚董事长变成了植物人。


        

只是这些话没有人敢直面而言。


        

几位老总要么端着酒杯,要么是切着牛排,都安静了下来,敛声屏气的想要看看温了川面对这样的情况会做出什么反应。


        

苏向宁笑容不变的看着温了川的方向,像是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话有什么问题。


        

温了川微微掀了掀眸子,眸色深黑:“我未婚妻姓楚。”


        

“未婚妻?”苏向宁笑了笑:“原来如此。”


        

几位老总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正待开口的时候,就听到苏向宁继续的声音,他说;“我跟楚小姐也算是旧相识,前阵子去拜访,结果被挡了回来,过几日风起集团联合红十字慈善会有一场晚宴,不知道温总会不会带楚小姐参加?”


        

在场的也都是人精了,两人这番唇枪舌战的,显然是不对付,听着对话里的意思不是为了利益就是为了女人。


        

温了川看穿了苏向宁这番前来的目的,并不上钩:“她身体不好,不喜欢这样的场合。”


        

“不喜欢?”苏向宁等的就是他这话,有备而来的说道:“看来温总是不太了解蔓蔓,楚家一向热衷于慈善,每年都会进行捐赠,而楚董事忙,这一块的事情都是蔓蔓在处理,温总……难道是不知?”


        

此时的气氛已经不能用冷凝来形容,空气之间都带着硝烟弥漫的味道。


        

既然是吴总开口进行的介绍,这个时候自然也只能是他来打破现场凝重的氛围,笑着说道:“苏总这怎么只邀约温总?难道我们这几个就没有资格凑凑热闹了?”


        

苏向宁微笑:“自然,各位老总肯光临,我自然是求之不得。”


        

吴总:“哈哈哈哈……好说好说。”


        

其余几位老总也都笑了笑。


        

苏向宁:“温总意下如何?”


        

温了川轻抿了一口红酒,略一点头。


        

苏向宁笑容更深。


        

龙安壹号。


        

温了川在车上的时候就已经扯开了领带,衬衫上的两颗扣子也已经解开,身上带着淡淡的酒气,躺靠在沙发上的时候,浑身上下充斥着迷离的禁欲之感。


        

家中换上的佣人虽然都是到了中年的,但目光看过来的时候都不禁要多看上两眼。


        

“温总是先洗澡还是先用晚餐?”佣人低声问道。


        

温了川按了按太阳穴:“洗澡。”


        

吃饭的事情,见了苏向宁已经是没有什么兴致了。


        

苏向宁转弯抹角费劲了心机的目的,温了川怎么可能不清楚,不过就是为了想要见到楚蔓。


        

呵——


        

一个为了多看上两眼,在行驶的车上都敢迫不及待的将头探出去。


        

一个想尽了办法诈死之后还要回来,见上一面。


        

真是感!天!动!地!!


        

让人动容。


        

楚蔓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去医院,每次前去都要取得温了川的允许,这让她并不怎么愿意开口。


        

但是很显然,只要她不说,温了川根本就不会主动的提起这件事情,虽然是每次只要是她开口了,不管语气怎么样,温了川都没有不允许的时候,但楚蔓就是不怎么乐意开口。


        

她进他房间,并没有看到人,听到浴室的方向传来水流声,猜测他是在洗澡,本是应该直接要走的,但是隔着门不用他那张脸,楚蔓觉得也挺好的,于是“咚咚”的敲了两下浴室的门之后,就开口道:“我明天要去医院。”


        

在她的话语声落下后,浴室内的水流声就变得小了一点,接着传来温了川的声音他说:“门没锁,过来。”


        

楚蔓肯定是不想要进去,也没有兴致欣赏他洗澡的模样,就再次的重复了一遍;“我明天要去医院。”


        

“进来,帮我按两下,就让你去。”他说道。


        

楚蔓拍了一下磨砂的玻璃门,“你有毛病是不是?自己没有长手?”


        

“咔。”


        

浴室的门就这样打开了。


        

楚蔓不期然的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男人,他浑身湿淋淋的,水流细致的描绘着肌肉线条,她顿了下,冷嗤:“温了川你是有暴露癖是不是?你要是真的有这方面的喜好,怎么不干脆直接到街上来场行为艺术?”


        

她说:“说不定温总还能多家公司掌管。”


        

她就差说让他去卖了。


        

温了川眸色深深的看着她数秒钟,大掌忽的握住了她的手腕,将人一把给扯了进来,随后“砰”的一声,浴室的门被重重的关上。


        

“温了川,你这个狗男人……放开我!”


        

“你有毛病是不是?我洗过澡了!”


        

“放开!你个王八蛋,你……唔……”


        

“……”


        

一个小时后,等两个人都洗了澡,温了川这才用浴巾将人包裹着放到了床上,他抚摸着她的长发说:“去了医院以后就回来。”


        

楚蔓捏着浴巾的一角,嗤笑:“呵,原来温总是在用这事跟我做交换呢。”她说:“那不如温总说个次数,多少次之后就从我的眼前消失?多少次,我能恢复自由,嗯?”


        

温了川低眸睨着她,眼眸湛黑:“恢复自由?恢复自由你准备去找谁?苏向宁?沈梓墨?还是什么其他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