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78:从你的身体里抽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孟静娴既然是要拿小百花走楚楚可怜的剧本,自然不会直接的说出楚蔓的名字,总是要展现一下自己的楚楚可怜,啜泣两声,摇头,宛如是故作坚强的模样:“没,没有,大小姐,大小姐没有打我,是我,是我自己不好,惹到大小姐不高兴了,都是我的错,了川哥哥你不要放在心上,我皮糙肉厚的没有什么事情。”


        

楚蔓过来的时候,听到的就是孟静娴的这番话,似乎就是生怕激发不了温了川的怒意,楚蔓就在那里看着,她没有解释,想要看看温了川能拿她怎么样。


        

苏向宁从旁边握住了她的肩膀,“没事,打就打了。”


        

楚蔓微微回过头,看着他的时候,温了川瞥一眼哭哭啼啼的孟静娴,在她的委曲求全之中,“嗯”了一声。


        

孟静娴说“是我不好,我皮肉肉厚,惹到了大小姐不高兴”,他说:“嗯。”


        

还在上演苦情戏码的孟静娴楞了一下,然后就是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而就在他呆愣住的时候,温了川眸光有些不耐的看向一旁的陈秘书,陈秘书顿了顿之后,会意,递上了纸巾,并说道:“孟小姐,你的妆花了,既然跟温总出来就代表着公司的门面,你这样哭哭啼啼的有失体统,我看既然你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先回去吧。”


        

花瓶起码要美才能称得上是花瓶,没有什么出众的工作能力,也没有能吸引人的目光,孟静娴这个女伴在陈秘书看来是真的有些失败。


        

她这种清汤寡水的长相在普通人堆里或许还能算得上出众,但一旦放在美女如云的场合里未免就有些过于的寡淡。


        

孟静娴直到被送到了车上都没有想到,明明是自己被打了,为什么却没有人替她说话。


        

她不甘心的问向送她出来的陈秘书:“陈秘书是很讨厌我吗?”


        

陈秘书笑了笑:“孟小姐说笑了,我们都是为温总效力的员工,我有什么资格讨厌你呢?大家各自的做好各自的工作在我看来就行了。”


        

孟静娴摸了摸自己红肿的脸,带着几分试探性的问道:“了川哥哥……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就因为我今天说了大小姐的不是,对吗?”


        

陈秘书不欲跟她多说,他是从底层爬上来,这些年各种手段也算是早就知道的真切,“孟小姐如果想要知道的话,可以自己去问温总,我一个小小的秘书自然不敢轻易的揣测上司的心思。”


        

陈秘书柴米油盐不进,孟静娴就算是想要试探都不行,她试图拉近同陈秘书的关系毕竟陈秘书是工作中距离温了川最近的人,但陈秘书对她无论是示好还是故意的营造出来的暧昧都示弱不见:“孟小姐,我这边还要去找温总,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情路上注意安全。”


        

说完,后退两步,微一点头转身离开。


        

孟静娴看着他离开的方向,狠狠的跺了一下脚,“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秘书,有什么了不起的!真把自己当根葱了,什么东西,不识抬举。”


        

耳边有风吹过,隐约的就把她的话传到了陈秘书的耳中,陈秘书的脚步细微的顿了一下,然后转过头,孟静娴见他忽然回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的冲他挥了挥手。


        

重新回到酒宴现场,陈秘书在厅内寻找温了川的身影,但是找了半天都没有能够找到。


        

询问了侍者之后,这才知道温总像是去了旁边的外面的花园。


        

陈秘书几分狐疑,花园?


        

他们温总也不像是会有闲情雅致赏花看月的男人,陈秘书找过去,在经过一柱子的时候,看到花园内的场景,果断的没有上去打扰,背过了身去。


        

楚蔓喝了点酒,大厅内觥筹交错的氛围让她多少有些不舒服,就一个人来到后面的花园想要透透气,走下楼梯的时候裙子太长有些不方便,她揪着裙摆,踩着高跟鞋一个一个台阶的走下来,走到平坦之处后,群摆放得太急,一下子踩住,她反应很快的转了一个圈,裙摆飘飞,轻盈的像是翩跹的蝴蝶。


        

站稳之后,楚大小姐骄傲的抬起下颌,沾沾自喜。


        

月下美人,要是没有人欣赏的话,那就未免有些孤单了,楚蔓坐在秋千上,长长的裙摆上下微微的飘动着,她想荡秋千,但着花园里没有人,楚大小姐抿了一下唇,下一秒,秋千缓缓的开始晃动,她下意识的握住了秋千的绳子。


        

秋千缓缓的来回飘荡,楚蔓的心情好像也有了些好转,她以为会来这里的人只有侍者,说了一句:“你去忙吧,我自己待会儿就好了。”


        

但对方并没有离开,楚蔓想了想,从自己的包里掏出几张红色的毛爷爷:“这个小费给你。”


        

对方没有接。


        

楚蔓皱了一下眉头,思索着是不是嫌少的原因,索性就又拿了两张,“给你。”


        

对方这一次接了,楚蔓点了点头,原来真的是嫌少了。


        

但下一秒,这钱就被一双修长的大手重新的放到了她的钱包里,楚蔓看着这双大掌熟悉的线条和骨骼略略抬起眉眼,然后就毫不意外的看到了温了川紧致的下颌线。


        

楚蔓浓密的睫毛眨动了一下,然后没有任何迟疑的站起身准备离开。


        

只是拖地的长裙有时候就是有些麻烦,猛然的起身,就狠狠的踩在了裙摆上,整个人当即失重的就朝着一旁倒去,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温了川长臂扣住了她纤细的腰肢,然后将人拉到了自己的怀中。


        

他个子很高,比她高了一头,呼吸就正好的吹拂在她扬起的脸上,月色溶溶,万籁俱寂,他眸深似海又似深渊,他说:“跟我回去。”


        

他一出声,周遭的沉寂被打破,她也回过神来,红唇翕合,她说:“我不是已经选了苏向宁么,温总不清楚?”


        

温了川捏着她纤细的腰肢,“不清楚。”


        

“蔓蔓。”苏向宁站在不远处,看着花园中的两人。


        

陈秘书暗叫一声糟糕。


        

苏向宁走近,楚蔓推开了温了川,温了川扣着她的胳膊,眸光里带着警告。


        

“我们该回去了。”苏向宁对她说道。


        

楚蔓点头,手指将温了川的手指掰开,在他眸色深深的注视下走向了苏向宁。


        

苏向宁给她整理了一下长发,“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


        

楚蔓瞥了眼他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本该是要躲开的,但在温了川的注视下,她没有动。


        

这是温了川又一次看着她跟另一个男人离开,没有回头再看他一眼。


        

陈秘书站在那处,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上前。


        

车上,楚蔓按了按太阳穴,然后对开车的王衡说道:“去医院。”


        

王衡看了眼苏向宁,在等待他的回答。


        

苏向宁看了看时间,提醒她:“现在已经很晚了,如果没有什么着急的事情,明天再去也一样,明天一早,我跟你一起去?”


        

楚蔓撇过头,说道:“我今天就想要去。”


        

苏向宁依了她,两人一同走进了病房,万管家在这个时间点见到她很是诧异,“小姐怎么这么晚来了?”


        

楚蔓身上带着点酒味,抱住万管家的时候,万管家马上就闻到了;“小姐喝酒了?回去以后要喝点醒酒汤,不然明天起来就该头疼了。”


        

楚蔓下颌压在她的肩上轻轻的“嗯”了一声,心中计算着距离苏向宁给药的一个月期限还有多长时间。


        

“我去看看爸爸。”楚蔓说道。


        

万管家松开手,“好。”


        

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楚恒,因为躺了这两年的时光,哪怕再如何强健的体魄,现在也变得清瘦起来,虽然万管家会给他定时的做按摩,但是肌肉也出现了细微的萎缩现象。


        

从小父亲在楚蔓的心中就是可以支撑起天地的存在,现在看着他这样,她忍不住的就会鼻酸,是以,无论苏向宁如今对她表现出多少分的温和,楚蔓都无法原谅他做过的事情。


        

“爸爸,你再等等,我已经找到了救治你的办法。”楚蔓坐在病床边上,用面前沾了水给他点在有些干涸的唇瓣上,“苏向宁他知道医治你的解药,你放心,无论用什么办法,我一定会治好你,很快了,半年左右你就可以醒过来……”


        

两年了,楚蔓看着为她人生保驾护航以守卫者出现的父亲一动不动的躺在这里两年了,这两年之间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多到她根本就不想谈,只一心想要他醒过来。


        

回去的时候,因为酒精的作用,楚蔓在车上就睡着了。


        

透过后视镜,王衡看到苏向宁珍之又珍的擦拭着她的眼角,那个女人该是哭了,他们少主却像是比她还要难过。


        

王衡不是很懂,他始终都是觉得,这个女人,就只是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其他的好像也没有什么优点。


        

一个月内,王衡时常的看着苏向宁抽血进行药物的研制,所以每顿餐食餐桌上多的都是补血的东西,猪肝、瘦肉、桂圆、核桃、鸭血、羊血、当归生姜羊肉汤、阿胶固元膏……楚蔓皱眉看着桌上的这些菜肴,皱了一下眉头。


        

楚大小姐最叼的很,从来都不会接连吃重复的菜,但佣人是接到了嘱咐,每顿都要有补血的菜肴,虽然楚蔓没有说什么继续吃了,但苏向宁看到了她一闪而过皱起的眉头。


        

后来,餐桌上就几乎很少看到这些补血的菜。


        

这日,楚蔓亲眼看着佣人将猪肝、羊血送到苏向宁的房间里,随口问了一句:“他很喜欢吃这些东西?”


        

难怪最近她没有在餐桌上看到这些东西,原来他都开始在房间里自己吃了。


        

佣人:“这……是王先生叮嘱的。”


        

楚蔓想,王先生就是王衡了,作为贴身不离苏向宁两米开外的忠诚保镖,是苏向宁绝对的心腹,既然是他的叮嘱那多半就是苏向宁的意思,只是她没有想到苏向宁竟然会对这些东西那么感兴趣。


        

“他每天都要吃?”


        

佣人:“这段时间的。”


        

在佣人进去后不久,楚蔓也进去了,她来是要提醒他,明天就是一个月之期,他承诺的药该拿出来了。


        

正在吃羊血的苏向宁显然没有想到她会来,放下了筷子,用纸巾擦拭了一下嘴唇:“你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午睡?”


        

楚蔓看了眼桌上的羊血和猪肝,应该是为了保存原滋原味吧,又或者是不破坏口味,她嗅觉灵敏好像那么就闻到了味道,稍微就站远了一些:“明天就一个月了,药呢?”


        

苏向宁:“明天一早给你,既然不喜欢闻这个味道,就先回房间吧,我说话算数。”


        

楚蔓听到他的话,心里安下了一点,要转身的时候顿了顿,问道:“你吃的这些……是补血用?”


        

苏向宁笑容不变的问她:“为什么这么问?”


        

楚蔓看着他有些苍白的脸色,跟失血过多似的,她还听到他在咳嗽,活脱脱像是个病秧子似的,但是最后她也没有说些什么,摇了摇头,就走了。


        

苏向宁吃着桌上的羊血、猪肝,没有什么胃口,吃了两口之后就放下了,去卫生间漱口刷牙的时候,抬头看到了镜子的自己,他像是这才明白了楚蔓走的时候为什么会多加问上那一句话。


        

王衡见处理工作的苏向宁面上带着笑,好奇的问道:“少主今天很高兴?”


        

苏向宁告诉他:“她今天关心了我。”


        

王衡顿了顿,有些不相信:“楚蔓?”


        

苏向宁微笑着点头,“是她。”


        

王衡觉得他们少主大概就是真的被这个女人给下了蛊,不然怎么解释这般的神魂颠倒?


        

次日,就是一个月之期,是苏向宁要给楚恒开始服药的日子,为期三个月,一日两颗,一共需要服用108颗药物。


        

“只有半个月的?”楚蔓看着一盒里面三十颗药丸,眉头皱起来。


        

苏向宁开口之前先爆发出了一阵猛烈的咳嗽,王衡连忙给他递上纸巾,一心只关心药物的楚蔓没有看到苏向宁收起来的那张纸巾上星星点点的红色印记。


        

可王衡看到了,王衡看到他咳血了,看着就只是知道给他们少主要药的女人,一时怒不可遏:“半个月的还嫌不够?难道你是想要少……”


        

“王衡!”苏向宁厉声喝止他。


        

王衡的话戛然而止,楚蔓楞了一下,不知道王衡哪里来的这么大的火气。


        

“我让司机送你去医院,拿去给楚董吧。”苏向宁温声对楚蔓说道。


        

楚蔓自然是迫不及待的,她万分迫切的希望自己的父亲能够清醒,但对苏向宁她无法全然的信任,走之前再次的问了一句:“你给我的药,真的会管用?”


        

王衡深吸一口气的时候,苏向宁已经回答了她的问题,他说:“会。”


        

楚蔓走了,带着希望和憧憬的去了医院。


        

“咳咳咳咳咳——”苏向宁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王衡攥紧了手指,“少主为什么不告诉她,那药用的是你的血?半个月的药已经让你的身体亏空,你……不要命了是不是?”


        

还有两个半月的药。


        

苏向宁动手揩去唇角的血渍:“不会要了我的命,你忘记了,小时候有个算命先生跟我算过命,说我能活到九十九。”


        

王衡真的很想要骂醒他。


        

苏向宁继续说道:“行了,我没事,前期研制的过程废了周折,后面会简单很多。”


        

王衡问他;“简单到不需要从你的身体里抽血吗?”


        

苏向宁轻轻的摇了摇头,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一种药物的研发往往需要长达数年甚至是几十年的努力,那样才有量产的可能性,显然是来不及的,想要速度总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王衡就知道会是这样子的结果,“为什么不让我告诉她?我想要看看这个女人知道她心心念念的药是你的血做成的,她还会不会拿?!”


        

苏向宁的面色沉了下来:“王衡够了!这是我的决定,你何必迁就于她?”


        

王衡攥住手指:“是。”


        

去到医院的楚蔓拿着药来到了楚恒的病房内,然后告诉了万管家早晨晚上服用,万管家看着她递过来的来药物名称都没有的东西,狐疑的说道;“小姐确定这药对楚董会有帮助吗?我看着上面怎么什么都没有?小姐不会是什么人给骗了吧?”


        

别是大小姐病急乱投医,拿来了什么偏方来给楚董服用,这可是会要命的。


        

楚蔓自然也担心这一点,所以哪怕是得到了苏向宁的保证,她还是找玛修医生进行了检测,确定真的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才拿给万管家,只是没有什么危险不代表会不会真的起作用,可到了如今,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左右再不济的结果也会比现在还要差。


        

“没有问题,这药……是苏向宁给我的。”楚蔓说道。


        

万管家已经从楚蔓的口中得知了苏向宁的身份,闻言沉默了良久,之后这才开口问道:“所以小姐跟苏向宁在一起,是为了……这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