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90:调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蔓冷嘲着戳穿他的假面:“你演技这么高,从商干什么?怎么不直接去做演员?真是白瞎了你的天赋。”


        

温了川敛声,没有给她吵情绪:“你什么时候给我发的信息?”


        

楚蔓“嗬”的笑出声:“没成想温总还真是坚持呢,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记树立自己不知情的人设呢,你演什么啊,都是集团总裁了,还至于?”


        

温了川深吸一口气,深沉的眸子盯看着她的时候肃穆且真挚:“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从未收到过你的信息。但是现在,我需要你告诉我,你什么时候给我发的信息?内容是什么?”


        

楚蔓撇过脸,压根就不信他。


        

温了川手臂按在她的肩上,沉声:“你难道不想要知道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算是怪我见死不救,是不是也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是给你一个编故事的机会吧。”楚蔓嘲弄的说道。


        

在她的冷嘲热讽里,温了川一直都没有松开手,也没有给她什么离开的机会:“我没有做过。”


        

他说:“无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希望你死。”


        

楚蔓只是冷笑。


        

温了川眼瞳深眯:“这么多年,我如果真的想要害你,想你死,你真的觉得自己能安安稳稳的活到现在?”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楚蔓陡然转过头,唇瓣紧抿:“你是瞧不起我?!”


        

有时候,对她这种骄傲的性子,激将法比什么都好用:“难道不是?你如果是连被人算计了都不知道,还怪到我头上,难道不是笨到家了?”


        

楚蔓抬手拽住他的衣领:“的确不会有人跟你似的狼心狗肺心思深沉!做了不敢承认?我被抓走的时候,偷偷的用苏向宁的手机给你发了求救信息,我把唯一被救的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我以为你肯定会救我,你怎么做的?!我说不要回复,你不是瞎了就是别有用心!你直接把电话打过来,不就是想要我死?!”


        

在她的怒色里,温了川几番愣住,他说:“我没有,看到过,你说的,短信。”


        

楚蔓嗤笑:“没有?如果你没有直接把电话打过来,我也信了你的鬼话。”


        

信了他只是过滤掉了那条信息。


        

可他马上就把电话给打过来了!


        

温了川按住她的肩膀,眸色深深:“我没有看到过,你确定是发给我了?”


        

楚蔓甩开他的手:“嗬,现在是准备给我说,我发错信息了是吗?”


        

这的确是他的第一想法。


        

楚蔓拍开他要伸过来的手,“别碰我!”


        

所以就说过去的事情要是说起来,她就不会有什么好心情。


        

“所以我跟你说,咱们最好就是好聚好散,你现在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了,金钱名利温总也都有了,算是求仁得仁了,以后你最好别再缠着我。”楚大小姐准备跟他直接一刀两断。


        

但这也只是她单方面的想法,不是温了川的。


        

“短信的事情我知道自己现在解释什么你都不会相信,虽然时间过去了很久,但我相信,总是可以查到些什么。”他说:“我没有做过的事情不会认下来。”


        

楚大小姐抬起下颌,“爱干什么那是你的事情,明天你从这里搬出去,别让我再见到你。”


        

重新回到了凉城,她父亲的腿……是好不了了。


        

纠纠缠缠这么多年过去,楚蔓也觉得有些累了。


        

她去找了楚恒,父女两人聊了很久,她说了自己这些年发生的事情,楚恒一部分已经从万管家的口中得知,但是当亲耳听到她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心中还是难免戚戚。


        

“我的宝贝女儿受苦了。”楚恒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说道。


        

楚蔓抿了抿唇。


        

“温了川说,他想要娶你,这件事情你怎么看?”楚恒问道。


        

楚蔓摇头:“我不嫁,我们不合适。”


        

楚恒:“不想知道今天他为什么甘愿承受那棍棒和鞭子?”


        

楚蔓顿了顿,抬起头。


        

楚恒:“他说,你怨他也恨他,他也的确是怀疑质疑对你不好过,想要用这种方式让我消气。”


        

楚蔓冷笑:“他欺负我的时候可没有手软过,现在来假惺惺的,不觉得太晚了吗?”


        

楚恒低声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欲插手,只是想要提醒你蔓蔓,如果觉得过不去心里这个坎,那就再找一个,如果觉得还放不下,那就重新开始,无论做什么决定,爸爸都支持你,只是一点,不要始终纠结在原地。”


        

楚蔓听着,点头,“爸,我想要去公司工作。”


        

楚恒闻言多少有些诧异,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的提出来这样的要求,以前都是他想方设法想要她去历练一二,她都不肯去,现在竟然……


        

“怎么会突然产生这种想法?”楚恒问道。


        

楚蔓:“楚氏集团毕竟还是姓楚不是吗?我去历练几年,然后接你的班不好吗?”


        

楚恒笑着说道:“好当然是好,只是你以前不是不喜欢商业?”


        

楚蔓微微垂了下眼眸,她说:“以前,是我不懂事,我该早一点听你的话。”


        

楚恒看着她数秒钟,然后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说:“蔓蔓,不用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爸爸现在虽然站不起来了,但让你肆意而活还是能做到。”


        

以前楚蔓也是这样子觉得,她的父亲可以为她撑起天地,但是这些年楚恒倒下去之后,她就开始明白,哪怕是那么厉害的父亲,也并非是神仙,可以不生病不被算计,永永远远为她做那个遮风挡雨的大树。


        

她已经长大了,该逐渐的成长为他的支柱,而不是还是那个只能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


        

“爸,人都是会变的,我以前不喜欢商业,但是现在就喜欢了啊。”楚蔓笑着说道。


        

楚恒看着她,总觉得女儿是有什么不同了,但具体又无法准备的说出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同。


        

“既然这是你的选择,那爸爸答应你,什么时候不想做了,咱们就不做了。”楚恒说道。


        

楚蔓深吸一口气,伸出手臂抱住了他,她的声音很低很低:“谢谢你,爸爸。”


        

谢谢你,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会义无反顾的站在我的身边。


        

谢谢你,始终包容我的任性和无所作为。


        

楚蔓从来不为自己母亲的早逝而觉得自己缺少些什么,一个顶天立地的父亲,远比一对不着调的父母要难能可贵的多。


        

楚氏集团。


        

楚蔓来的还是市场部,照旧是不变的职位,是副经理。


        

曾经她来这里,只当是来玩的,半分都没有用心,但如今,重新坐在这里,已经是换了一种心境。


        

风从窗外吹进来,撩动轻薄的窗帘,一旁的盆栽微微轻颤着点头,叶子晃动。


        

阳光洒在瓷砖上,落下斑驳的影子。


        

她就从最基础公司运作开始学起,开始熟悉自己工作岗位需要承担的责任和需要的工作。


        

三天里,她每天都是部门里最早一个来的,最晚一个走的,比职员们还要勤奋。


        

经理本是有了前面的经验,只当大小姐是有想要来公司玩玩,并没有多上心,只当她是辛勤两天时候也就恢复原样了。


        

但一连一周,楚蔓都是这样做的,在部门会议上,她也认真的听着做记录,虽然偶尔会提出一些很低级的疑问,但谁都能看出来,大小姐一直都很认真。


        

半个月后,楚蔓完全的摸清了部门的运作流程和工作项目,会议上也能跟上大家的步调,让经理大为惊讶。


        

这该是他第一次认真的打量着楚蔓,开始将她真正的当成是这个部门的副总。


        

“大小姐。”会议后,经理叫住楚蔓。


        

楚蔓顿了顿,说:“孙经理,在公司我不再是什么大小姐,叫我楚蔓吧。”


        

孙经理:“楚,楚蔓,这里有个跟珠宝公司的谈判项目,项目不是很大,我会派人跟你一同前去,你可以当成是练练手。”


        

孙经理也是个人精,以前在楚恒出事之后说了些,也做了些不当的事情,如今自然是想要做出点弥补,希望楚蔓不会记仇。


        

楚蔓拿过合同看了看,说:“好,这个项目我来做。”


        

孙经理笑了笑的同时说道:“待会儿我让这个项目负责的主管去办公室找你。”


        

楚蔓点头。


        

回到办公室,楚蔓认真的看着这个项目,项目的确实跟孙经理说的,不是很大,但这也是相对而言,放在其他小公司来说,这就是一个大饼。


        

“咚咚咚咚——”


        

“楚经理,我是苏远航,信华珠宝的项目的负责人。”


        

正在看文件的楚蔓抬起头,在看清楚他长相的一瞬间,愣住:“苏,苏向宁……”


        

苏远航温和的笑着:“楚经理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是苏远航。”


        

楚蔓浓密的睫毛眨动了下,等他从门口走过来的时候,楚蔓这才回过神来,不是苏向宁。


        

但像极了苏向宁。


        

长相上或许就只有六分相似,但带给人的感觉真的太像了。


        

楚蔓记得自己第一次在楚家见到苏向宁的时候,他的穿着和面上的表情嘴角带着的温和笑容都同苏远航一般无二。


        

只是,两人又是不同的,苏远航的眼睛没有苏向宁那种在黑暗中摸爬滚打久了的沉重。


        

“你很像我一个朋友。”楚蔓低声说了句。


        

苏远航微笑;“那该是我的荣幸,以后或许会有机会见上一面。”


        

楚蔓将合同摊开,说:“没机会了。”


        

苏远航以后的看向她,但是楚蔓显然是没有打算继续说下去,两人谈起了正事。


        

楚大小姐重新来公司上班的事情已经是尽人皆知,办公桌前的孟静娴搓着手指,有些寝食难安。


        

她原本以为楚蔓不会再回到公司,楚恒也无法再掌管公司,但好像就是一转眼的功夫,事情就已经完全朝着她不希望看到的方向发展。


        

“了,了川哥哥。”孟静娴趁着午休的时间去了楼上。


        

温了川眸光瞥了她一眼,“什么事?”


        

孟静娴轻轻的拢了一下头发:“了川哥哥,明天就是我生日了,我能邀请你一起吃个饭吗?”


        

温了川深沉的眸光看向一旁的陈秘书。


        

陈秘书当即会意:“温总,你明天可能要开会到很晚,之后还有一个酒宴,都是已经提前安排好的,恐怕……”


        

孟静娴抬起头,楚楚可怜,“了川哥哥~~”


        

温了川:“公司的事情要紧。”


        

陈秘书;“温总,咱们该下去了。”


        

孟静娴看着两人一起走入了电梯,握紧了手。


        

魂不守舍的去了餐厅吃饭,却听到了几人的议论声。


        

“大小姐身边坐着的好像是市场部的主管,听说市场部不少未婚的女同事都惦记着呢,这是被大小姐拿下了?”


        

“就大小姐这样的长相,我要是个男人,勾勾手指我也去,而且人家身份还高,咱们温总当年……”


        

“嘘,你不想要干了,什么话都敢说。”


        

“那你说……咱们温总和大小姐是不是掰了?这次大小姐重新回到市场部上班,我就没有看到他们在一起出现过,当年两个人可是如胶似漆的,经常黏在一起。”


        

“……”


        

在一片议论声里,孟静娴也看到了坐在靠窗位置上的楚蔓,也看到了她身边坐着的男人,两人的桌上还放着什么东西,时不时的会交谈上两句。


        

孟静娴看到这一幕,扬起了唇角,真是天助她也。


        

拿出手机找了角度拍摄了几张照片。


        

车上。


        

温了川按着眉心,“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陈秘书:“时间过的太久,想要查到当年的信息记录过程比较繁复,最快还需要两三天。”


        

毕竟是多年前的事情,从联系到相关人员打招呼开始,已经用去了大半个月。


        

温了川捏着手指,就算是查到了当年发送信息的准确时间,还需要耗费很多的经历去回忆查找他当时在什么地方,到底是谁看到了那条信息,又是谁删除了干净还拨出去了电话。


        

这些,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温了川思索的毫无进展的时候,他的手机上收到了一不知名号码发来的照片。


        

照片上的男女养眼的正靠在窗边吃东西,对面不知道是说了什么,照片中的女人笑着抬眸,明艳的眉眼看着男人。


        

照片中的女人,温了川再熟悉不过,对面的男人只有一个侧脸,他并没有什么印象。


        

温了川紧紧的捏着手机,看着照片中的女人,他已经不记得上一次楚蔓这般毫无防备对着他笑的时候是在什么时间。


        

“回公司。”温了川沉声说道。


        

陈秘书楞了一下:“温总?咱们不是要去……是。”


        

陈秘书透过后视镜看到温了川沉冷的目光,连忙闭上了嘴巴。


        

《百无禁忌,她是第一百零一》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新书海阁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新书海阁!


        

喜欢百无禁忌,她是第一百零一请大家收藏:()百无禁忌,她是第一百零一新书海阁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