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92:亲子鉴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所有人在听明白她这话里意思的时候,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瞪大了眼睛,“你,你怀孕了?”


        

孟静娴娇羞的低着头:“你们不要往外说,这件事情我还没有告诉了川哥哥,我想要等结婚的那天给他一个惊喜。”


        

“原来是这样,你……哈,哈,哈……”


        

原本要开口的人在余光看到了楚蔓之后,顿时就把到了嘴边的话给收了回去,匆忙转过头去。


        

其他的人见她诡异的举动狐疑的看过去,也是马上身体一僵。


        

唯独孟静娴微笑着同楚蔓对视,“大小姐。”


        

楚蔓的视线从她的脸上落在了她的肚子上,“孩子是温了川?”


        

孟静娴面露羞怯:“当然,我只有了川哥哥一个男人。”


        

楚蔓:“什么时候的事情?”


        

孟静娴:“就是有次了川哥哥喝醉了,我们……”


        

楚蔓忽然之间就觉得有些恶心,反胃的恶心,这让楚蔓生理厌恶。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楚蔓:“我问你,几个月了?”


        

孟静娴微笑,“我想我没有义务事无巨细的回答大小姐自己的私人问题。”


        

有了这个孩子,她像是也有了些底气。


        

楚蔓看着她的肚子忽的就笑了下,是嘲笑,也是不屑。


        

哪怕是真的怀上了,如今的温了川也不会选择孟静娴这种女人,他会选择一个对他事业上有所帮扶的女人,现实不是童话,从基层爬上来的男人不会真的娶一个一无是处只会撒娇扮柔弱的女人。


        

孟静娴够不上嫁给温了川的标准,她就看着这两个人到底最后能变成这样鬼样子。


        

楚蔓转身离开,孟静娴因为她刚才离开前那不屑的目光暗自握紧了手掌。


        

楚蔓加了个班,肚子传来的饥饿感让她从一堆报表和文件中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已经给八点了,中午的时候没有什么胃口,所以并没有吃多少,现在忽然就特别的想要吃东西。


        

“咚咚咚——”


        

办公室的门敲了两下之后,就被推开,温了川站在她办公室的门口,“还没有忙完?”


        

他已经听说了,她如今在公司早已经不再摸鱼抓虾,反而勤奋的很。


        

楚蔓靠在椅背上,看着他,本来她是饿了的,但是看到他那张脸,蓦然就想到孟静娴摸着肚子,以及他们在床上的事情,于是“呕——”


        

楚大小姐匆匆朝着外面的洗手间跑过去,在经过门口的时候一手捂着嘴,另一只手猛然把人给推开。


        

温了川被她的反应弄得楞了一下,之后大步流星的跟上去。


        

楚蔓弓着腰按着洗手台干呕,很难受。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被温了川这个狗男人管不住下半身的渣男给恶心到了。


        

温了川站在女士洗手间外面,剑眉紧皱,不确定里面有没有人,踟躇着该不该进去。


        

“蔓蔓?”


        

楚蔓听到他的声音,心生烦躁,漱了漱口,整理了一下头发之后,在门口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温了川抬手想要扶她:“怎么回事?什么不舒服?”


        

楚蔓避开他伸过来的手,红唇翕合,“脏。”


        

温了川轻笑:“脏什么?你什么模样我没有……”


        

楚大小姐颔首微笑,“我说的是你,温总。”她说,“你别碰我,我嫌脏,有这闲工夫去跟人家领个证吧,放着自己的小情人和孩子不照顾,你在我这里刷什么存在感呢?恶不恶心。”


        

温了川脸上的笑脸在一分一寸的凝固着,最后僵硬在脸上,眼底沉下一片暗影:“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小情人孩子?!”


        

楚蔓拨动长发,微微扬起头:“温总怕不是女人睡的多了,都不知道哪次中招了吧?你问我?我倒是也想要问问你,你没病吧?我是不是要去做个检查,早发现早治疗?”


        

温了川眸光黑如点漆,偶尔人经过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朝着这边侧目,见两人对峙,不敢轻易靠近,都是绕道离开。


        

温了川捏着他的手骨,把人拖拽进了办公室,按在了沙发上。


        

在楚蔓起身要反抗的时候,大掌把人重新按下:“把话给我说明白了。”


        

她求救信息的事情还没有彻底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又冒出来一个孩子?!


        

他哪来的孩子?!


        

楚蔓手臂推在他的胸膛上,但是却没有能够推动:“你戏演的这么好,怎么不干脆去娱乐圈发展?人家都公开说了,怀了你的孩子,说跟你上床了,还在这里装的什么都不知道呢?!”


        

温了川被她给气笑了:“要是出现是个女人说怀了我的孩子,我是不是都要去给人家当爹?!”


        

楚蔓吐出一个名字:“孟静娴。”


        

温了川:“什么孟静娴?”


        

楚蔓:“孟静娴怀了你的孩子,要在自己生日把这件事情当成是惊喜说给你,现在你还说自己没有碰过其他女人?她又多大的胆子去撒这个一戳就过破的谎言?”


        

温了川的眉头拧得死紧;“不可能。”


        

他碰都没有碰过她,怎么可能怀孕!


        

楚蔓在他分神的时候,把人猛然给推开,说道:“可不可能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你别来恶心我。”


        

温了川眸光沉沉的看着她数秒钟后,开口说道:“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但,我没有碰过她。”


        

在温了川离开后,楚蔓那种想要呕吐的感觉还没有下去,她喝了几口水,这才舒服了一点。


        

“你在什么地方?”温了川电话打给了孟静娴,沉声问道。


        

在楚蔓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孟静娴就一直在等着温了川找自己,她我这手中的检查报告,声音带着懵懂也带着甜美的问道:“我在公司楼下,一直在等了川哥哥,我有件事情想要跟你说。”


        

温了川对于她有什么事情没有兴趣,但他现在却有事情要找她问个清楚:“我马上下来。”


        

这该是他第一次对于见自己这么爽快,孟静娴的唇角勾了勾。


        

“上车。”


        

孟静娴下楼之后,陈秘书就按了一下喇叭,接着车窗降下,温了川沉声说道。


        

孟静娴打开了后座的车门,“了川哥哥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温了川没有回答,只是瞥了一眼陈秘书。


        

陈秘书点头,开车。


        

车上,温了川始终没有说话,孟静娴用手揪住他的衣角,轻轻的摇晃着,单纯无邪的模样:“了川哥哥?”


        

温了川抬手拿水,扯开了被她触碰着的胳膊。


        

孟静娴好像是没有什么察觉,也没有感觉到他的避嫌,“了川哥哥,我们是要去什么地方?”


        

温了川拧开矿泉水的瓶盖,仰头喝了一口之后,说:“听说你怀孕了?”


        

前面开车的陈秘书不自禁的朝着后视镜看了一眼:怀孕?


        

孟静娴捋了一下耳边的碎发,像是有些惊慌失措的模样,抬头看了他一眼之后又快速的将头给低了下来,“了川,了川哥哥是有什么人跟你说了什么吗?你怎么,怎么突然问我这种问题?”


        

温了川没有闲情去欣赏她的演技;“是谁的?”


        

孟静娴文言唇瓣先是动了动,然后又抿了抿唇,几次反复欲言又止,眼睛却一直都没有从他的脸上移开,最后涩涩的笑了下,露出一个坚韧的眼神:“是,是我自己的孩子。”


        

温了川:“孩子的父亲是谁?”


        

孟静娴还是看着他,握着自己的手指,像是有千言万语,但是最后都自己承担下来的脆弱感。


        

陈秘书看着后视镜里孟静娴的表现,顿时心中就咯噔了一下,心中生出了一非常不好的预感,不会是……他们温总的吧?


        

要真的是这样,那现在的局面会变成什么模样,陈秘书已经不敢去想了。


        

这简直就是修罗场。


        

“孩子的父亲是谁?”温了川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声音里已经有些不耐烦。


        

孟静娴看了他一眼后,低下头,苦涩的笑着,说:“我不能说,他不会想要这个孩子的,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他,他那么优秀,一步步的走上来,我不能,不能拖他的后腿,这孩子就是我,我一个人的。”


        

陈秘书倘若是第一天认识孟静娴的话,就她此刻的表演,多半会把她当成是一个苦情的痴情女。


        

“你一个人的?”温了川撇过面颊:“你真的这样认为?”


        

孟静娴看着他,露出痴恋的目光,好像是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是,只要他过的好,我做什么都愿意。”


        

温了川深沉的眼眸眯了眯;“既如此,蔓蔓为什么会说,你坏的孩子是我的?!”他说:“我怎么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碰过你?!”


        

孟静娴的眼睛红着,握住他的手,好像是不希望他误会自己;“不是这样的,我,我没有,我不知道大小姐是怎么跟你说的,但是我真的没有对她说这孩子是你的,是她,是她自己听到的,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跟你说,让你误会我,但我真的没有做过这件事情。”


        

她声泪俱下,说的情真意切,像是真的受了天大的委屈。


        

温了川凝眸:“她什么都没有说。”


        

孟静娴却不相信,但是还没有等她说出口,陈秘书就已经把车停靠,同时说道:“温总,医院到了。”


        

孟静娴看着近在咫尺的医院楞了一下,“你带我,带我来医院干什么?”


        

她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肚子,防备的看着温了川,生怕他是动了想要弄掉她孩子的心思。


        

温了川:“你不是说怀了我的孩子?既如此,那就做个检查。”


        

孟静娴听到他的话,忽然就松了一口气,但是也并没有完全的放松下来,她问:“你真的,真的只是,来让我做一个检查?”


        

温了川“嗯”了一声。


        

孟静娴:“我不会打掉这个孩子。”


        

温了川瞥看她:“那是你的事情。”


        

他来,不过只是为了证明这个孩子不是他的,然后拿了检测结果,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他没有兴趣知道是谁的,也没有兴趣去管到底是留下还是拿掉。


        

陈秘书一直观察着孟静娴的表情变化,感觉事情好像不会那么简单。


        

他们温总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模样,但……孟静娴好像很是笃定自己的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医生是温了川指定的,检查结果也会加急出来,孟静娴进去的时候,深吸一口气,她知道等几个小时以后结果出来,自己的处境就不会是现在这样。


        

这是温了川的第一个孩子,一旦孩子生下来,就是他们之间扯不断的羁绊。


        

因为还是胎儿,所以医生选择了对于孕妇和胎儿都没有什么损伤的检测方式——孕妇静脉血液检测,跟平常抽血一样的只需要对孟静娴的静脉抽血即可。


        

取血的过程,孟静娴一直都看着温了川,慢慢的就红了眼眶,像是一个不被自己丈夫信任,被丈夫执意要拉过来进行亲子鉴定的妻子。


        

温了川自始自终都没有什么表情。


        

“什么时候可以出结果?”在医生将针抽出来的时候,温了川沉声问道。


        

“最快也需要五六个小时。”医生说道。


        

这当然是在特殊要求加急的情况下,毕竟这种鉴定需要的严谨性很高。


        

孟静娴用面前按住手指上的创口,低声说道;“了川哥哥,我,我有些不舒服。”


        

医生闻言说道:“孕妇容易贫血,你刚抽了血,回去的时候小心一点。”


        

孟静娴轻轻的点头,然后看着温了川。


        

车上,温了川让陈秘书先送孟静娴回去,之后这才回到自己住的地方。


        

他在距离龙安壹号最近的一栋别墅买了下来,端了杯红酒摇晃着,站在阳台上,夜风贯穿他宽大的睡袍,亲吻他麦色的胸膛。


        

夜色融融,寂静一片,凉城的天空像是被遮盖下一层黑色的幕布,今夜无星,只有一轮弯月孤零零的挂在空中。


        

高脚杯中殷红的液体随着手腕的转动摇曳晃动,他脑海中浮现出今晚发生的事情,手指微顿。


        

孟静娴的举动太过配合。


        

配合到像是笃定,那孩子就是他的。


        

温了川眉峰拧起,湛黑的眼眸带着冷意。


        

一夜无眠,次日清晨,天还未大亮,书房内的温了川就接通了医院的电话。


        

“你说,什么?!”他从椅子上起身,声音里夹杂着无边的寒意:“你说,孩子是我的?!”


        

医生被他沉冷的声音弄得一顿,之后这才开口:“这……鉴定结果的确是存在亲子关系。”


        

“我没有碰过她,她怎么会怀孕!”跟他这里天方夜谭,无中生有吗?!


        

他的问题,医生自然是不能回答,毕竟……这是谁能说准的事情。


        

“温总,结果的确是这样,至于这……孩子是怎么来的,我们……”这话让他怎么说?


        

孩子,要是没有发生关系,这是怎么出现的?


        

温了川捏紧了手机:“鉴定过程没有问题?”


        

医生:“是,虽然加急出来的,但为了保证结果的准确性都是需要进行多次结果的叠加,不会只用一次的结果作为最终的结论。”


        

也就是说……没有问题了。


        

温了川:“在我没有碰她的情况下,她还有什么可能怀孕?”


        

这完全是把医生给问住了,因为逻辑上解释不通。


        

唯一可能的是——


        

发生了关系他不记得了。


        

但温了川不认为存在这种可能性!


        

“砰!”


        

温了川抬手就桌子上的东西扫了下去,他怒色的抓了把自己的短发,灌了半瓶凉水这才将心头的火气给压下去。


        

见鬼了!


        

天大亮,阳光从窗外洒射进来,大理石瓷砖折射着刺眼的光亮。


        

陈秘书将刚刚拿到的多年前的手机短信资料过来,看到靠在沙发上眼睛里带着红血丝的温总,顿了下,“温总,当年的短信都查出来了,这一条应该就是你要找的,上面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的是求救短信。”


        

温了川接过来,是一条连标点符号都没有的话“救我苏向宁手里不要回楚蔓”。


        

温了川看着上面的字眼,看了良久,他轻声喃喃:“真的有这条信息……”


        

倘若当年他看到了这条信息,是不是后来的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


        

温了川闭了闭眼睛。


        

“短息在发来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就被删除,之后……温总的手机就显示拨出了这个号码的电话,之后连同通话记录一起被删除。”陈秘书继续说道。


        

所以,楚蔓这些年恨他,怪他,这才是症结。


        

她将唯一获救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谁做的?”温了川问。


        

陈秘书:“因为是温总的私人手机,能接触到的人,应该不多,当年大小姐出事,温总彻夜难眠,除了忙碌公司的事情就是回龙安壹号……能做到这些的,一定只能是温总当时不会防备的人。”


        

现在,范围已经很小了。


        

能接触到他的手机,还不会被他起疑之人,温了川记得,自己当时手机不离身,生怕错过什么电话。


        

这个时候,谁还能拿到他的手机?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手机离开了他的视线?


        

“温总,那个孟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