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93:孩子不能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孟、静、娴?”温了川的声音陡寒。


        

陈秘书:“我是说,孟静娴肚子里孩子的鉴定结果,我拿回来了。”


        

具体他并没有看。


        

温了川将鉴定结果拿在手中,数秒钟后“唰”的撕的粉碎。


        

“再去给我找其他的医院进行……”话未说完,温了川的脑海中忽的闪现出了什么画面,接触他手机,还没有让他起疑的人——孟静娴。


        

当年她跟楚蔓一起被绑架,他选择了救楚蔓,让她被人糟蹋,他心中怀有愧疚,对她便多加照顾,那日,她来龙安壹号要拿走一些东西,遇到了大雨,说是给孟父打电话。


        

当时他的手机就在一旁,她拿去打电话。


        

难道——


        

温了川去翻找那天的通话记录,指着上面的一个号码说道:“这个号码给我打回去,看看是谁的。”


        

陈秘书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还是依照他的吩咐拨通了电话。


        

“喂?”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电话接通,陈秘书正待询问对方姓名,手机就被站起身的温了川拿走:“喂。”


        

孟海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号码显示,有些狐疑的开口:“是温总吗?”


        

温了川下颌紧绷,湛黑的眼眸眯起:“孟海。”


        

孟海:“是我,温总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温了川眼色森然:“孟静娴在什么地方?”


        

孟海听到他要找自己的女儿,当即高兴起来,连忙说道;“她去买早餐了,很快就回来,等她回来了,我让她给温总回个信息?”


        

“不用,让她来我这里一趟。”温了川声音阴沉,但处于兴奋之中的孟海并没有听出任何的异样。


        

昨天自己的女儿回来以后就哼着小调说自己马上就能成为温太太,孟海还不相信,觉得她是在臆想,但是现在温了川亲自把电话打过来,孟海忽然之间又觉得这件事情或许还真是的……梦想成真。


        

孟静娴知道今天检查结果就会出来,一大早就醒了,然后性质非常好的去买了早餐,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自己父亲欣喜的笑脸;“静娴啊,你赶紧收拾收拾,刚才温总给我打电话过来了,说是让你去他住的地方找他,一大清早就想要见你啊这是。”


        

孟静娴放下东西,抬头:“他真的这样说?还说什么了?”


        

孟海:“其他的也没有说什么,就说让你尽快去。”


        

孟静娴此时却闲适的坐下来慢条斯理的吃起了早餐,并对孟海说道:“爸,这件事情不着急,先吃早餐,顺便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我知道他这么着急找我过去是为了什么事情。”


        

孟海见她这幅姿态,坐在她的对面:“什么事情?”


        

孟静娴轻轻的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说道:“我怀孕了。”


        

孟海猛地一拍桌子:“什么?!你交往男朋友了?”


        

在这种时候她怀孕了,那温了川那边……孟海觉得她太糊涂了!


        

孟静娴却气定神闲,她说:“是温了川的。”


        

孟海脸上尚未发泄出来的愤怒陡然之间就变成了狂喜:“是,是,是温总的孩子?你看你这孩子,说话怎么还大喘气,什么时候的事情,孩子多大了?我说温总怎么会忽然之间联系我,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温总的嘴也太严实了,刚才在电话里竟然什么事情都没有说。”


        

孟静娴;“是昨天才做的亲子鉴定,他应该是已经拿到了鉴定结果,所以这才会给你打电话,才会让我去找他。”


        

孟海大喜:“待会儿我送你过去,你现在怀孕了,一定不能跟以前一样乱走,再坐公交车了。”


        

孟静娴吃着早餐,心却跳的很快,“噗通”,“噗通”,“噗通”,好像随时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她废了这么大的功夫,终于怀上了,她仿佛就看到自己追逐多年的目标就在眼前。


        

孟海在知道她怀孕之后,嘴角的笑容就没有落下来过,当年温了川当上了温总之后,为了弥补孟静娴被糟蹋的事情,就已经提升了他做了一个小主管,现在自己的女儿怀上了他的孩子,眼看着孟家就可以光耀门楣了。


        

“你跟温总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也一直都没有跟我说?你要是早说了,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孟海说道。


        

孟静娴听到他的问题,眼睛闪烁了一下,却并没有说出来什么,处于极度兴奋之中的孟海也没有察觉出任何的异样,完全沉浸在喜悦之中。


        

在孟静娴吃早餐的时候,孟海随便的塞了两口,就去换了一身衣服,他拿出了自己所有衣服中最贵的西装穿在身上,西装已经不是很合身,强硬的裹在身上之后就像是在裹肥肠。


        

两人开车前路,在快到地方的时候,同开车从龙安壹号出来不久的楚蔓撞了一个正着。


        

“爸,不要让道,我有话要跟她说。”孟静娴看到楚蔓的车,连忙说道,像是终于找到了扬眉吐气的机会。


        

孟海不想要她惹事,说:“有什么事情还是以后再说,温总不是还在等着你?”


        

孟静娴已经打开了安全带,说道:“不需要多长时间,我只是有些话,要跟大小姐说。”


        

就是因为现在温了川在等着她,所以孟静娴才会挑选在这个时间点。


        

这些年,她始终都被楚蔓给压制着,现在终于找到了机会,她怎么肯放弃。


        

楚蔓看着下车走到自己车窗边的孟静娴,微微瞥了一眼。


        

孟静娴一向最看不得她这种始终居高临下的状态:“我昨天跟了川哥哥一起去做了检查,了川哥哥今天一大清早就叫我过来,没有想到竟然会碰到大小姐,说起来我真的还是要好好的感谢一下大小姐,如果不是你告诉了川哥哥我已经怀孕的事情,我还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开口比较好。”


        

楚蔓冷笑一声,这种喝绿茶带手表,她跟她在这里计较,就是拉低自己的层次,“滴滴滴滴滴——”


        

楚蔓开车上前,车喇叭按得很响,逼迫孟海不得不让开道路。


        

踩下油门前,楚蔓终于是回了她一句,说的是:“婊子配狗,天长地久,我祝你们长长久久。”


        

孟静娴:“你!”


        

愤怒的话还没有吐出口,楚蔓已经直接开车离开。


        

孟静娴看着跑车离开的方向,跺了一下脚:“你也不过就是比我会投胎,什么东西!”


        

孟海:“快上车吧,你跟她较劲儿干什么?你不要忘记自己现在已经怀上了温总的孩子,不能动气。”


        

孟静娴摸着自己的肚子:“你说得对,等我成为温太太,看她还怎么在我眼前嚣张。”


        

孟静娴一定是忘记了,楚大小姐嚣张起来从来都不会看对方是什么身份,不要说她还没有嫁给温了川,就算是嫁给了,楚蔓也是该如何就如何。


        

开车的楚蔓在等红绿灯,一大清早的就见到了这么晦气的一面,她觉得自己胃里又开始不舒服了,想吐。


        

昨天被温了川那个狗男人恶心到,现在又被孟静娴这个绿茶婊膈应到,她还真是时运不济。


        

“呕——”


        

走到一半,楚蔓反胃的感觉再次涌出来,她紧忙将车停靠,拿出了水喝了两口。


        

但是这反胃的感觉却一点都没有消解下去,反而还有点愈演愈烈。


        

“这个王八蛋!”楚蔓现在想到这两个人就生理性的反胃,她思索着自己是不是抽空去做个检查,这个狗男人不要把什么不干不净的病传染给了她。


        

你大爷的,脏死了!


        

楚蔓是越想越气,肚子都气疼了。


        

“不气不气,为了这种狗男人不值当的,他算是什么东西,气坏了自己不划算,不气不气……王八蛋!!”


        

去到公司,楚大小姐的脸色都不是很好。


        

“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苏远航看着她难看的脸色,问道。


        

楚蔓深吸一口气:“没什么,可能……呕……”


        

楚蔓跑去了洗手间,感觉自己把苦胆都给吐出来了,难受死了。


        

她站在盥洗台前漱口,这两人真是把她给恶心着了,竟然真的吐出来了,楚大小姐心中恨不能给狗男人扎小人。


        

“大小姐,你这……真的没事?是不是吃坏什么东西了?”苏远航看着她去而复返脸色有些苍白的模样问道。


        

楚蔓喝了口水:“没事,只是碰到了什么坏东西,生理性反胃。”


        

苏远航闻言也不再多问,两人继续商谈项目的事情,等最终敲定之后,苏远航对楚蔓说道:“明天我们需要去跟信华珠宝的负责人见面,地点在高尔夫场。”


        

楚蔓点头;“可以,这些你安排就行。”


        

苏远航点了点头:“好。”


        

……


        

到了地方的孟静娴,从下车开车就捂着自己的肚子,像是有些不舒服的样子,孟海扶着她一同走进来。


        

客厅内,温了川正在喝着一杯咖啡,听到脚步声,微微侧过头来,瞥了一眼。


        

“了川哥哥对不起,我来的有些晚了,来的路上碰到了大小姐,就……大小姐就随便问了两句。”她说是随便问两句,但是模样神情却一点都不像是随随便便说上两句。


        

就差直接在脑门上写着——楚蔓欺负人。


        

陈秘书见状,眼神变得有些诡异,这个孟静娴真是演戏的一把好手,到了现在还不忘记给大小姐挖坑。


        

“是吗,肚子怎么了?”温了川问道。


        

孟静娴低着头,小声的像是受尽了委屈:“没,没什么,可能是我,是我刚才情绪不太好,有些肚子疼。”


        

“跟蔓蔓有关系?”他又问。


        

对于他现在还这么亲昵的呼唤楚蔓的名字,孟静娴心里有些不舒服,“没,没有,跟大小姐,跟大小姐没有关系,她只是随便的问了一下我们孩子的情况,并没有怎么为难我。”


        

陈秘书暗中悄悄的观察了一下温了川的表情变化。


        

温了川喝着茶,神情之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他沉沉的说:“是么。”


        

意味不明的一句话,孟静娴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欣喜着前来的孟海,看到温了川的举动和表情,心中的高兴慢慢的就消减了几分,因为他从温了川的神情和模样中,看不出……任何高兴的意思。


        

“温总,今天叫静娴前来,是……”孟海忍不住的开口说道。


        

孟静娴也期待的看着温了川。


        

温了川放下茶杯,唇角扯动了下,他说:“孟静娴说怀了我的孩子,亲子鉴定结果现在出来了。”


        

孟静娴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看着他,等待从他口中亲口承认这个孩子的身份。


        

温了川;“孩子跟我……”他说:“没关系。”


        

陈秘书没有忍住,再次看了他一眼,而孟静娴则是完全失态:“不可能!这不可能!鉴定结果一定有问题?!”


        

她没有任何迟疑的就在质疑鉴定结果,这说明她非常肯定这孩子就是他的,温了川的眸色深深。


        

不过,是不是,这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早晚会弄清楚,但并不是现在。


        

而现在他说这个孩子不是他的,那便……不是他的。


        

而这个孩子也不能留下。


        

孟静娴激动的走过去抱住温了川的胳膊,说道;“了川哥哥,这个孩子肯定是你的,一定是鉴定结果出问题了,咱们再去做个检测好不好?你相信我,这个孩子肯定是你的。”


        

温了川捏着她的面颊,“不如你告诉我,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嗯?”


        

孟静娴说出自己早就已经准备好的说辞:“是,是两个月前,有一次你,你喝醉了,我们,我们当时……就发生了关系,但是事后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先,先走了,我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怀孕。”


        

她不说实话,温了川也懒得再问,把人甩开,不再跟她浪费不必要的时间,将多年前的通话记录和那条被删除掉的信息砸在她的身上,说道:“孩子的事情你说不清楚,那这个,想必你应该清楚了!”


        

孟静娴一开始以为是亲子鉴定书,但是在看到上面的内容之后,整个人都楞了一下,下意识的就想要将那张纸给丢开,但是最后强忍着,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将东西给捡了起来。


        

“这,这是什么?”


        

“蔓蔓被绑架的时候,曾经给我发过求救短信,我却一直没有看到,你说,这是因为什么?”温了川声音带着阴戾和冷剐,眸色森然泛寒。


        

孟静娴此刻真的有些慌了,她没有想到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温了川竟然还能查出来当时被删除掉的信息,只是……她现在不知道,他只是怀疑她还是已经有了什么实质性的证据。


        

孟静娴告诉自己要冷静,如果他只是在诈自己呢?


        

能查到短信和通话记录,并不代表就能肯定一定是她做的:“了川哥哥,难道在你的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我没有做过,我怎么可能会删除大小姐的信息,我没有理由那么做啊。”


        

温了川眸色深沉如夜,“啪啪啪”拍了两下手,进来两名医生模样的男人,手中提着药箱。


        

“了川哥哥,你,你叫他们过来干什么?”孟静娴看着突然进来的两个男人,心中生出了非常不好的预感,就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温了川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后,沉声说道:“把她肚子里的孩子拿掉。”


        

他一句话,在场的孟静娴和孟海都变了脸色。


        

“了川哥哥!不,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孟静娴躲到了孟海的身后,孟海伸出手将她护在身后,看着温了川拔高了声音;“温总,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事情咱们都可以慢慢说,你怎么能……怎么能这样伤害我的女儿,她肚子里还怀着你的骨肉啊!”


        

孟海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样的冷血无情,大声的喊道。


        

温了川眼眸深黑:“骨肉?笑话!你该好好的问问她,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当年又是存了什么心思想要致楚蔓于死地!”


        

孟海:“不,温总,这里面一定有误会,静娴,静娴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你相信她,就算是你不看在她喜欢你多年的份上,你也应该看在她肚子里孩子的份上,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


        

孟海想要带着孟静娴出去,但是已经被进来的保镖围了起来,而与此同时,接到了温了川电话的楚恒也由人推着来到了客厅。


        

刚一进来,就听到了里面吵闹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