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98:死都不会放过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恒微顿,看向楚蔓,楚蔓在温了川同自己父亲说话的时候从他的身上跳了下来,动作果断而迅速,兼之身轻如燕。


        

她身材凹凸有致,净身高都有167,体重却不过百,完全是把肉都长到了该生长到的地方。


        

温了川平时看她做个瑜伽在空中转体都不觉得有什么,此刻看到她的动作之后,却是整颗心都随之一颤:“小心点。”


        

楚蔓站稳身体,冷冷且倨傲的看着他:“用不着你管。”


        

狗男人就是狗男人,以为她是怀上了她的孩子,就在这里矫情的表演,真是让人烦躁。


        

“听话,咱们先去医院看看。”温了川没有忘记正事。


        

楚恒看着两人相处的画面,“蔓蔓,你……怀孕了?”


        

楚蔓抿了下唇:“没有。”


        

楚大小姐从少女时期就被教导过两性教育,对于这方面,楚恒不方便跟她讲,但是却觉得自己的女儿应该早一点知道,不要在还懵懵懂懂的时候被人占了便宜受到伤害,所以楚大小姐是一直都很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的。


        

也正因为这样,楚恒在听到温了川的话后,顿了下。


        

温了川:“楚董,她现在只是还在气头上,这种事情,还是去医院做一下检查为好。”


        

楚蔓抿唇:“我不去!你算老几,让我去我就去!”


        

他以为他是谁?!


        

楚恒看着女儿排斥的小脸,对温了川说道:“检查的事情我会安排,你先回去吧。”


        

“楚董……”温了川出声,却在看到楚恒的视线后,就又把话给咽了下去:“好。”


        

在温了川走后,楚蔓的脸色还是板着,楚恒轻声说道:“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楚蔓烦躁的拢了一下长发:“不知道。”


        

只是……不愿意在这种时候承认,原本只是以为不舒服,但是想想,从回来之后,她的亲戚好像就一直没有来,原本就算是迟个一段时间也没有什么事情,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今天被温了川这么一说,楚蔓的心中就不确定起来。


        

“让你万姨陪你检查检查,结果出来再做决定,不管你的想法如何,都不要伤害到自己的身体。”楚恒说道。


        

楚蔓顿了顿之后,点头;“好。”


        

万管家心疼她,车上看着精致明艳小脸板着的楚蔓握住她的手掌:“小姐不用担心,无论结果怎么样,我们都是站在你这边。”


        

楚蔓靠在她的肩上,打了一个呵欠;“嗯。”


        

在司机开车送楚蔓去医院的路上,有一辆车在后面正不远不近的跟着,陈秘书瞥眸看向旁边的男人,温了川眸光如钩黑渗渗的看着前面的车。


        

两辆车相距五六米在医院附近停下来。


        

楚蔓在到了医院大厅后,因为事先跟医院这边打了招呼,有专门的护士将她带去了做检查。


        

给楚蔓问诊的是一个资历丰富的中年女人,翻看着楚蔓的检查结果:“楚小姐,你血液中HTC含量明显增高,且超声查到孕囊以及原始心管搏动,已经可以确定怀孕已经一月有余。”


        

虽然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这种心里准备,但是在具体的听到这样子的检测结果之后,楚蔓的心思还是沉了沉。


        

一月有余,算起来就是飞机场的那一次。


        

楚蔓捏着手指,没有说话。


        

医生行医多年,见过许许多多知道自己怀孕之后产妇的神情,如今看着楚蔓心中已经有些些许的猜测,这个孩子怕是……多半不会留下。


        

万管家就站在楚蔓的身旁,看着她。


        

楚蔓从诊室出来的时候,跟站在门口像是立牌一样的温了川撞了一个正着。


        

温了川目光注视着她,他说:“我们结婚,好吗?”


        

显然,他是猜到了结果。


        

楚大小姐看着他,以前是动过要跟这个男人结婚心思的,但那是……以前。


        

“结婚?”她红唇扯动,带着倨傲:“我都不知道自己已经不值钱到,要凭着肚子里的孩子才能嫁人了。”


        

温了川凝眸:“我并非这个意思。”


        

楚蔓“哦”了一声,说:“你什么意思我不关心,你最好离我远一点,这个孩子……”她抿唇,“我也不会留下!”


        

说完,她踩着高跟鞋,挺直着脊背离开。


        

玫瑰就是玫瑰,永远带刺,也永远美丽。


        

温了川大步流星的跟上,握住他的手臂:“蔓蔓,我们谈谈。”


        

楚蔓甩开他的手,光丽艳逸的眉眼上带着不耐烦,扬起唇畔:“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聊的。”


        

“蔓蔓!”


        

他颀长的身体拦住她的去路,他腿长胳膊长,挡着她的时候,她哪里也去不了。


        

楚蔓急了:“你跟我这里耍无赖是不是?!滚开。”


        

万管家追上来正待说话,就看到自家小姐被温了川直接给公主抱走了。


        

楚蔓气得要死,在被他塞到车里之后,“啪”的就给了他一巴掌。


        

开车的陈秘书听到这动静,不自禁的就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看着温总脸上醒目的巴掌印,默默的咽了下口水,这能动不动就扇他们温总,还好端端的没有断胳膊断手的,怕是也就只有楚大小姐了。


        

温了川动手揩了一下唇角,眸色深黑,瞳孔里倒映着她,蹙起的眉峰带着薄冷。


        

楚蔓捏着手指,对上他的眼睛,毫无畏惧,“干什么?你还想要打回来?!”


        

他要是真的动动她的手指头,楚大小姐势必会闹得天翻地覆,她从来都不是什么吃亏的性子。


        

她骄傲的很,就算是楚恒成为植物人的时候,气焰都不曾消减。


        

温了川就那么看着,指尖微动,下一秒就扣住了她的后颈,将她的身体整个的压在了椅背上,薄唇覆盖上她的,楚蔓挣脱不开,气急败坏,假意配合,在他长驱直入掠夺她呼吸的时候,用力的咬了下去。


        

血腥味在唇齿之间蔓延开,温了川吃痛,剑眉拧起。


        

楚蔓抬眸,要看他狼狈松开的模样,但她的预设并没有成功,他非但是没有松开,反而像是被刺激到,握着她纤细腰肢的手贴的更加紧密。


        

“你……唔。”


        

她凶狠狠的瞪他,抓他、挠他,激烈到前面开车的陈秘书几次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靠边停下来,然后下去找个地方,讲车子里的空间给腾出来。


        

车子在某一精神病院门前停下来,温了川余光瞥到车窗外面,这才松开她。


        

楚蔓抬手就想要再给他一巴掌,只不过这一巴掌还没有落在,就给他按住了手,他说:“待会儿还要见人。”


        

楚蔓冷笑:“真是难得,温总还知道要脸呢,你……你带我来精神病院干什么?”


        

她才看到门口医院的牌子,防备的看着他。


        

温了川大掌摩挲她的面颊:“现在知道怕了?”


        

楚大小姐瞪大了眼睛:“你翻了天了!”他要把她关进去?!


        

温了川:“带来来看看孟静娴。”


        

孟静娴?


        

楚蔓在顿了数秒钟之后,抬起头来,“什么意思?”


        

温了川的回答很是简洁,他说:“她疯了。”


        

至于是真疯还是假疯,都是不重要的事情。


        

楚蔓:“疯了?你弄得?”


        

温了川默认了这种猜测,楚蔓嗤笑一声,“温总还真是狠心,自己的小情人都能说关就关,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句话你还真是展现的淋漓尽致。”


        

温了川;“倘若不是她,我们也不会误会这么多年。”


        

录音在温了川走了之后,楚蔓也听了,知晓当年的短信和电话是怎么一回事,但孟静娴的过错她不会原谅,这也不会代表她就能跟温了川和好如初。


        

裂痕一旦出现,就是覆水难收,她心里有疙瘩。


        

精神病院内,处处都带着压抑,楚蔓虽然并没有进去过其他的精神病院,但是这处的精神病院显得有些过分的安静,除了偶尔路过的医生护士,你几乎是看不到什么病人。


        

“这里关着的人,要么是犯罪后被诊断为患有精神方面疾病的犯人,就是社会上被送过来的找不到亲人的病人……”温了川跟她解释。


        

楚蔓这才了然,难怪她从进来之后就觉得这地方有些阴冷。


        

而更让她想不到的事,几名医生护士抬出了一个蒙着白布鼓起来的担架,在楚蔓听到脚步声之后回过头的时候,担架上忽然露出一条紫青的胳膊,就在距离楚蔓不足两米的地方。


        

“啊!”楚蔓意识到担架上抬着的是什么时候,下意识的就后退拽住了温了川的胳膊。


        

温了川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大掌按住她的脑袋贴在自己的胸膛上,“没事,我在。”


        

楚蔓抬手捶了他一下,在脚步声离开后,她又厉害起来,“你故意的!”


        

温了川有些苦笑不得:“这事,只是意外。”


        

他怎么能算到今天精神病院里会死人,而且还真好是他们来的时候。


        

“温总。”院长知道他们来了,从办公室内下来,还未走近就已经在打招呼。


        

温了川理了理领带,握住楚蔓的手腕,确保她是在自己目之所及之处,之后这才对着前来的院长点了点头。


        

“上午的时候人在病房里闹了一段时间,我们的医生进去‘治疗’之后,现在人已经安静了。”院长一边走着,一边向温了川介绍。


        

楚蔓彼时虽然觉得院长在说起“治疗”的时候,语气有了奇怪,却也并没有多想,但是很快的,在看到孟静娴之后,楚蔓完全明白这份古怪到底是怎么回事。


        

按照温了川所说,孟静娴应该是昨天被送进来的,但是楚蔓几乎已经无法将眼前的这个女人同熟悉的孟静娴画上等号,不是蓬头垢面的狼狈,而是……


        

眼神飘忽,精神恍惚,她穿着破旧的蓝色病号服,身上不知道是怎么弄的,有一股尿骚味,此刻正抱着头蜷缩着身体躲在墙角。


        

在听到开门声响起的时候,一边尖叫着一边颤抖。


        

“不,不要过来,不要打我,不要……不……不要……”


        

温了川看了一眼院长。


        

院长会意的让负责“照料”孟静娴的护工上前,将孟静娴从墙角拽了出来:“跪下!”


        

楚蔓不知道护工是怎么办到的,短短一天的时间里,就能把孟静娴训练的跟狗一样,竟然真的跪在了地上,口中还在念念有词:“不,不要打我,不要电我。”


        

护工朝着她的肚子踢了一脚,“跪这边。”


        

护工让孟静娴转过头来,跪楚蔓和温了川。


        

温了川眸光深深,宛如是深不见底的幽渊,楚蔓却皱了一下眉头,她虽然脾气不好,但是也没有尊贵到让人跪着跟自己说话,也不喜欢做这种事情,“不用了。”


        

她怕折寿。


        

只是她的仁善,并不是什么人都会领受,原本颤抖受惊的孟静娴在听到她声音的时候,猛然之间抬起头来,然后忽然就朝着楚蔓扑了过来,目光神情狰狞的像是要咬掉她的一层皮。


        

虽然把她送到这里,把她折磨到这个地步的人是温了川,虽然这些事情同楚蔓毫无关系,但有时候一个人的怨恨就是这么的毫无理由,孟静娴最恨的人,就是楚蔓。


        

她觉得自己现在所遭遇的一一切,都是因为楚蔓。


        

她将这一切的过错,都算在了楚蔓的身上。


        

所以在听到楚蔓声音的一瞬间,孟静娴就扑了过来。


        

“砰咚。”


        

只是,她尚未靠近楚蔓,下一秒整个人就像是抛物线一样的飞了出去。


        

是被温了川踢的。


        

不偏不倚的正好踢中了她的肚子。


        

孟静娴捂着肚子在地上惨叫。


        

楚蔓眉头皱起,一旁的护工见状,生怕被怪罪,将地上的孟静娴给拽了起来,推到了两人面前。


        

楚大小姐从来都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这个孟静娴想要害她,都落到这个地步了,还想要伤害她,她抬手就给了她两巴掌。


        

孟静娴死死的盯看着她,嘴上被打出了血,但她就像是感觉不到一样的疯狂尖叫着:“楚蔓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不得好死!我就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温了川无声的递给楚蔓一只鞭子,楚蔓看了他一眼后,接过来,用鞭子指着孟静娴说道:“你活着我都不怕你,死了,又能动我分毫?!”


        

“啪啪啪。”鞭子在空中挥舞着,护工把孟静娴的手给绑起来之后就躲开了,所以鞭鞭都精准的抽在孟静娴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