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温知夏顾平生 > 番外104:结局篇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只是,有了时候,做事情或许就是应该单刀直入才会免去麻烦,就在他们逛到一半的时候,忽的听到一道女生带着几分思索又带着几分雀跃的喊了一声:“温、了、川?”


        

一个黑长直垂肩,穿着蓝色棉质裙的女人怀中抱着本书,有着轻熟女的韵味,在温了川回过头来的时候,惊喜的朝着他走过来。


        

温了川在看到她的时候,顿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就看了一眼楚蔓。


        

偏巧,楚大小姐这个时候也正在看他,而且是一句道破天机:“前女友?”


        

温了川顿了顿,没有否认。


        

眼前忽然出现的女人偏巧就是他那个只牵了手没有交往多长时间的……大学女友——程敏。


        

程敏从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温了川,没成想今天下课后会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只是一开始她还不是很敢认,这些年,他的变化还是很明显。


        

程敏从毕业之后考了研究生,之后回到学校做助教,相当于是一直都待在学校里,所以感觉跟当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竟然真的是你,好久不见,你今天怎么突然回学校了?”程敏笑着过来问道。


        

温了川握住了楚蔓的手,说:“带未婚妻来看看以前的学校。”


        

温知夏看了眼自己的弟弟,这个时候倒是反应的快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楚蔓抽了抽手,没有成功。


        

程敏的笑容轻敛了一下,眼神之中带着些许的失落:“你……你们好,我是程敏,是学校的助教。”


        

“你留校了?”温了川有些诧异,但接着说:“很适合你。”


        

程敏在温了川的记忆中始终都是一个安静乖巧的存在,教师的职业跟她的气质很搭。


        

程敏点头:“嗯,我以前本身也是想要当一个老师,现在能在学校里做助教也挺好的,你……最近怎么样?”


        

温了川:“快结婚了。”


        

楚蔓:“……”她有说过要跟他结婚吗?


        

程敏有些惋惜的说道:“恭喜你们,你们……很般配。”


        

温了川略一点头:“多谢,我们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程敏看着眼神中有些不舍,但也只能说道:“再见。”


        

“哎,温了川。”在温了川要转身的时候,程敏忽然叫了一声。


        

温了川抬眸:“还有事?”


        

程敏看着眼前波澜不惊的男人,想到当年两人牵着手在校园里漫步的画面,一时之间有些恍惚,“我,我还没有问,你……是不在四方城工作吗?上次同学聚会,也没有见到你来。”


        

温了川点头:“嗯。”


        

他的回答敷衍道没有再多一个字,程敏抿了下唇,然后笑着,故作轻松的姿态说道:“很多年没有见了,大家也都想要见见你,下次同学聚会的时候我通知你吧,当然……也是可以带家属的。”


        

温了川报了个号码,楚蔓抬头:“你说我的号码干什么?”


        

温了川:“都一样。”


        

正在存储号码的程敏听到两人的话,手指顿了一下,然后楚蔓就看到她收起了手机,显然是在知道是她的号码后,就没有打算再存下。


        

温了川并没有注意,握着楚蔓的腰离开,程敏在后面看着,叹了一口气,有些留恋也有些可惜,原本她今天忽然看到温了川很是高兴,以为这是命定出现的缘分,却不成想听到的竟然是他要结婚的消息。


        

楚蔓回头看了一眼程敏,她还站在刚才的位置上,低着头,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扭过头后,对温了川说道:“温总怎么这么狠心,看到了旧情人,这么匆匆的就分别了,也不留个联系方式什么的。”


        

温了川睨她一眼:“有你一个已经比十个还能折腾。”再来一个,他恐怕是无福消受。


        

楚蔓抬起头瞪他。


        

温了川把人带上车,叮嘱温知夏帮忙照顾一下,然后自己就打开了车门,说道:“我有事情要先离开一会儿,你跟姐先坐车去。”


        

说完,他就下车了。


        

楚蔓还没有来及的去问是要去什么地方。


        

“他有什么事情?”楚蔓侧过头去看温知夏。


        

温知夏笑着摇了摇头,“这我也不清楚。”


        

楚蔓狐疑的看着车窗外的温了川,猜不透他是要搞什么鬼,想不明白也就索性不想了,“我们是要去什么地方?”


        

温知夏:“好像是一个对了川来说比较特殊的地方。”


        

楚大小姐更加不解,对他特殊的地方?


        

难不成他要带她一路从大学参观到高中、初中、一直到小学?


        

虽然这种事情楚蔓觉得其他人做不出来,但是放在能今天莫名其妙的带她来大学参观的温了川身上,她已经觉得没有什么不可能。


        

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红裙子,也是有些莫名奇妙,是温了川给她挑选的,她拿起其他任何的裙子,他都在旁边钢铁直男一样的说“不适合”,“不好看”,“还是红色的那件好”。


        

气的楚蔓差点把裙子丢在他的脸上。


        

但是到了最后也还是爱美,就把红裙子给穿上了。


        

简直莫名其妙。


        

楚蔓拨弄着脖颈上的项链,也是温了川给她戴上的,是他一开始送给她的那条项链。


        

“怀孕以后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温知夏作为一个过来人,问道。


        

楚大小姐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刚开始的时候就是吃什么吐什么,后来都是温了川做的,竟然鬼使神差的就度过那段时间,现在就是回经常容易饿,半夜醒了以后就想要吃东西。


        

温知夏听到后,说道:“孕妇是经常会感觉到饿,床边可以放些喜欢吃的饼干,当然我觉得更为合适的是,直接把旁边的了川叫醒,让他起来给你做,你现在是两个人,他是应该多照顾照顾你跟孩子,这是他的本分。”


        

楚蔓点头,她本来使唤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但……


        

“你,怎么知道他在我房间的?”


        

楚蔓这才反应过来。


        

温知夏轻笑:“你别误会,我没有监视你们,只是早晨起来的时候,看到了川从你的房间里出来,你们能和好,我也很高兴。”


        

楚蔓抿唇,“我可没有跟他和好,谁跟他和好,他是怎么对我的,你以前也是看到了。”


        

温知夏笑容不变:“我以前也觉得自己不会同平生和解,但是你看我们现在不是也很幸福?了川的确是有错,但两个人磨合总是需要时间,感情不是童话,相遇只是开始,后面漫长的几十年,总是要有磕磕碰碰,只要他对你的心没有变,中间经历些波折,老来也未尝不是一种谈资,不是吗?”


        

她说:“很多事情在现在看来就是过不去的坎,但多年之后你再看,好像也没有那么困难,也许在后来只是一种笑谈,了川的品行不坏,你也是他一直以来唯一用过心的。”


        

温知夏是觉得,他们该是和和美美走到最后的。


        

楚蔓的唇瓣动了动,但是到了最后没有说话。


        

温知夏见状,递给她一直唇膏,微笑着说道:“你的嘴唇有点干,涂一下吧,这个挺好用的。”


        

楚蔓接过来,对着小镜子缓慢的涂抹着。


        

“砰——”


        

在涂抹到一半的时候,车子忽然跟前面的什么东西碰撞到,陡然踩下刹车停了下来。


        

楚蔓来不及收起来的唇膏蹭到了一旁的脸上,明艳的眉眼抬起来:“怎么回事?”


        

司机连忙道歉:“对不起小姐,好像是,撞到,撞到人了……”


        

楚蔓楞了一下,“下车看看情况。”


        

说完,她看着车窗外,又看着手里的唇膏楞了一下,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温知夏看着折腾出这一出的温了川,有些想要笑,不过还是认真的在配合演出。


        

“蔓蔓,一起下去看看吧。”


        

今日的阳光如同当年一般的炽烈,司机在这个时候已经扶起了地上的男人,“您,您没事吧?”


        

骑车单车被撞倒的不是别人,赫然就是——温了川。


        

这一瞬间,忽然楚蔓就什么都想起来了。


        

她记起了为什么会觉得此情此景透着古怪的熟悉。


        

这不就是,不就是——当年的画面重现?


        

只是当时的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多年之后,会意外的重逢,还会牵扯出那么多年的恩怨情仇。


        

一瞬间,楚蔓忽的就轻笑了下。


        

她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而笑,就是忽然时光辗转之后,好像就回到了一切开始的地方,觉得……有趣。


        

被扶起来的温了川看着穿着红裙的楚大小姐,骄阳不及她热烈。


        

“叭”一个响指在他的耳边响起,温了川深黑的眼眸盯看着她,这朵世间最娇艳的玫瑰,听到她说出同当年一般无二的话:“需要去医院吗?”


        

他摇头,同当年一样看着她不说话。


        

楚蔓微微侧了侧头,说:“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温了川垂了垂眼眸,没说话。


        

楚蔓葱白的手指勾住他的下颌:“被我说中了?”


        

当年他是怎么回答的?


        

他好像是说——没有。


        

但如今,他说:“是。”


        

被她说中了。


        

温了川一直都觉得自己会喜欢上一个同自己的姐姐一般温柔聪慧善解人意的姑娘,没有遇到楚蔓之前,是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会爱上一朵带刺的玫瑰。


        

楚蔓抬头:“嗯?”


        

他这般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眸,说:“对你一见钟情,后来再见,处心积虑,想要把你变成……我的。”


        

他抬手,将她脖子上的项链中间的吊坠打开,然后忽的单膝跪在地上,说:“蔓蔓,我们结婚吧。”


        

项链是温了川第一次送给她的礼物,几乎是花光了他的积蓄。


        

楚蔓在他跪下之后,这才看清楚,他从项链的吊坠里拿出来的是什么东西——戒指。


        

她拿到这条项链这么多年,竟是从来都不知道,里面,藏着一枚戒指。


        

是他在送她礼物之初,就想要……娶她。


        

时光往复,过往婆娑。


        

那年,上了高中的温了川在周末骑着单车来四方城大学找温知夏,结果在快到校门口的一个拐角处同一辆豪车相撞,将他连人带车一起颠倒了地上,撑在地上的手掌被柏油路上的石子擦伤。


        

车上正对着镜子涂抹润唇膏的楚蔓被司机猛地一停车,润唇膏就擦到了脸上,那双漂亮的眸子不高兴的抬起头。


        

司机连忙解释:“对不起小姐,前面……前面突然一个骑着单车的少年,被……被咱们的车撞倒了。”


        

楚蔓顿了一下:“去看看。”


        

司机匆忙下车。


        

车子压在温了川的腿上,他手上和胳膊上有着不同程度的擦伤,司机连忙把他扶起来;“小同学,你没事吧?怎么样了?”


        

温了川看了看自己的胳膊,正待说话,车上下来一个穿着法式方领高腰大摆泡泡袖连衣裙的明艳少女出现在他的眼前,她身后是炽烈的骄阳,却不及她的颜色耀眼。


        

被司机扶着的温了川微怔。


        

从小美到大的楚蔓对于这样子的目光早就习以为常,在他出神的时候,打了一个响指,宛如是最娇艳的那朵玫瑰:“需要去医院吗?”


        

温了川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楚蔓见他也不像是碰瓷的,就让司机给了他点钱,见他的目光还似有若无的落在自己的身上,人也长得俊俏,就逗了逗他:“这难道就是……一见钟情?”


        

温了川反应过来自己还盯着人家看,耳根瞬时就红了起来。


        

楚蔓见他耳根通红的模样觉得分外有趣,笑着问他:“难道……被我说中了?”


        

温了川面红耳赤的摇头,“没,没有的事情。”


        

楚蔓“哦”了一声,把玩着胸前的波浪卷发,“真可惜。”


        

可惜什么?


        

等轿车和那道殊丽的身影消失,温了川都没有问出口。


        

等温了川来到校门口见到温知夏,人还未完全回过神来。


        

彼时,楚蔓看着眼前单膝跪在地上的男人,周遭过往的行人发现是在求婚,纷纷鼓掌呐喊:“答应他。”


        

“答应他!”


        

“答应他!”


        

“……”


        

温知夏站在一旁,看着两人,微微而笑。


        

楚大小姐抿了下唇,说:“你这个钻石都看不见。”


        

温了川当即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带着鸽子蛋大小的钻戒,“那……这个?”


        

楚蔓看着他数秒钟,高傲的扬起头,说;“也就……马马虎虎。”


        

但下一秒,却伸出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