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安思柔冷夜机 > 第10章 狂风,乍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画风突变,安老爷子从震惊中缓缓清醒过来。


        

小柔柔已被奉为座上宾,老周老赵二人忙着又是奉茶,又是端上果盘之类的。


        

柔柔盘腿而坐,俨然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老周走来对小柔柔嘘寒问暖,把安老爷子直接晾在一旁。


        

老周一脸谄媚的问道:“无量寿,小道爷所修何道?”


        

柔柔不急不缓的端起茶呡了一口:“无量福,医、符、咒、诀!”


        

老周连忙竖起大拇指:“高!不才只能修斋醮……”


        

……


        

安老爷子把老赵拉到一旁,小声的问道:“你们怎么都称我孙女为爷?”


        

老赵白了安老爷子一眼:“外行了吧,道门里男为乾道,女为坤道,不论男女,道行高深的人都称之为爷,道门里没有姐妹、道姑之称……”


        

“另外飘渺仙宗修的是玄道,比我们修斋醮的辈分高一点,另外还有修相术、丹道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安老爷子恍然大悟,难怪自己的小孙女这么神奇,能画符纸,能念咒。


        

原来是跟了一个牛逼的宗门。


        

老赵没再理会安老爷子,跑去巴结小柔柔:“小道爷,能不能演化一下玄门的本事,让我们这些只会祈福、做法事的开开眼?”


        

柔柔望向了自己爷爷,安老爷子心想:此时不装逼,更待何时!


        

也跑过来助攻一下:“柔柔,他们都是爷爷的好朋友,你就随便演示一下。”


        

柔柔撇了撇小嘴:“好吧!”


        

她从侧袋里掏出一张符纸,以及那支特制的茅杆笔,小脑瓜一歪,在纸上卖力的涂画一阵。


        

忽然将符纸拈在手中,二指夹住符纸,屏气凝神注视一阵后,低喝一声:“咒!”


        

蓬!


        

符纸开始自行燃烧,火苗滚滚,烟气飘渺……


        

快要燃尽时,又听得粉嘟嘟的脸上,冒出一句奶声奶气的声音:“风起!”


        

呼!


        

一阵大风突然刮过他们所在的亭阁包间,四周的窗纱、竹帘被风吹得随风飘摆……


        

安老爷子眯得睁不开眼,他本以为柔柔就是表演一下不用打火机烧个纸,谁知道玩的是招来一阵风!


        

这孙女也太牛批了,居然还能呼风唤雨!


        

老周老赵激动万分,几乎是热泪盈眶:道门不欺我,果然有仙人。


        

演示过后,风平浪静,小柔柔仍然一脸淡定,揭开茶盖又呡一口:“茶不行!”


        

“明白!明白!”,老周老赵连忙表态,明天一定搜罗两罐顶级好茶,去送给这位小萌娃道爷。


        

安老爷子此刻心里是无尽酸爽,简直就是人生巅峰时刻,以前生意场上的两个老友,居然对自己的孙女恭恭敬敬,唯唯诺诺的,哈哈,想想都开心!


        

小柔柔出棋艺馆时,是被老周老赵一路礼送出来的,大有众星拱月之势。


        

回到家中后,安老爷子一直笑得合不拢嘴。


        

小柔柔则独自跑回房间,药柜已送到,拣药、分药,在保姆的帮助下,将药煮好倒入药浴桶里,把所有人赶出房间,美美的泡了一个药澡。


        

“虽然药力不强,远胜过清水了”,嘀咕一句,想起了师傅的好。


        

……


        

安景轩在早上收到亲子鉴定结果后,就尽快处理完公事,提早回家。


        

他要好好亲近一下自己女儿,在之前因没最后确定鉴定结果,或多或少还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与隔阂。


        

现在,一切障碍都没有了,她就是自己的宝贝女儿。


        

回到家里直奔女儿房间,什么情况?


        

所有玩具一个不剩被移走,取而代之的是两条长长的药柜,还有一个大木桶,看见浴室门打开却有流水声,安景轩迈着他的大长腿,徐徐靠近。


        

小柔柔居然自己在洗衣服,洗她换洗的肚兜、亵裤。


        

安景轩顿时心如刀割,自己宝贝女儿怎能干这样的粗活,而且还是只有四岁半。


        

他迈步出去,找到她的专职保姆,眼中带有一丝寒意:“晚馨,你怎么让柔柔自己洗衣服?”


        

“啊!少爷,柔柔不让我们碰她的衣物,她说以后买来的衣物可让我们帮她洗,凡从宗门带来的所有物品,都不让人碰……”


        

安景轩略微缓和下来:“知道了,你去忙吧!”


        

他想回去劝慰一下,但又尊重女儿的想法,女儿身上有太多不解之谜,她这样做一定有自己的道理。


        

静静的守在门口,却见柔柔抱着一小盆出来,里面是她洗好的衣物。


        

“三少爷,你回来了!”


        

噗!


        

安景轩哭笑不得,这小家伙自回来后叫了爷爷奶奶,却从未叫一声爸爸妈妈,居然叫自己“三少爷”!


        

“你就这么不愿意叫一声爸爸么?”


        

“不能叫,这是为你好!”


        

安景轩嘴角一抽,这小妮子从不开玩笑,难道真是为我好,叫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一股凉意从后背透入,凉彻骨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