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安思柔冷夜机 > 第20章 给老爹破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马半仙终于见识了小柔柔的能力。


        

内心隐隐的期待,只要有小道爷坐堂,这破落的道观,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为小柔柔奉上瓜果。


        

“道爷,后学不明白,这第三位香客怎么就被赶出去了?”


        

柔柔呡了一口清茶,吧唧吧唧小嘴巴:“他满身邪门歪气,就是大坏蛋,坏坏坏坏坏!”


        

马半仙明白了,那人定是行了很多违反道义或大逆不道之事,不然小道爷也不会用五个坏字来形容,于是频频点头:“小道爷望气之术,果然不同凡响!”


        

柔柔小团子伸了个懒腰,这坐堂比她想象中轻松多了,只不过要在大家面前装成一副深不可测的样子,太憋得慌。


        

此刻她更想尽早离开,第一次如此工作,很不适应:“今日香客看觉了,我这个专座你可不要动喔,每天还要打理得干干净净的……”


        

财神爷发话,哪敢不从,于是连忙应承:“小道爷放心,后学保证它每天一尘不染。”


        

柔柔微微点头后便转身离开,马半仙一路礼送她至门外。


        

望着柔柔的车辆远去,马半仙眼角隐隐闪着泪花,喃喃自语:“苍天不负我,道门不负我呀!”


        

……


        

“小姐,我们现在是回家还是去哪?”


        

柔柔望了望车外的风景,看着高楼大厦节次橉比,突然好想知道自己老爹的办公室是怎么样的,她轻敲一下车窗:“去轩哥那!”


        

“好的,小姐!”


        

保镖习惯了小姐对父母奇葩的称谓,无论如何就是不叫爸爸妈妈,爸爸叫轩哥,妈妈叫沫姐。


        

不多时,车辆行至安氏集团大厦楼下。


        

小大人下车后,犹如领导视察,两手背在身后迈着大领导的步伐,不停四望,觉得好的地方,就点一下头,看到哪里不爽,又轻摇一下小脑瓜。


        

当然,她看的不是风景,而是望气,判断哪里煞气重,哪里有生机之气。


        

保镖保姆紧紧跟随,将一切想靠近拍照的宵小挡在其外,因为太多人凑上来只为合一张影。


        

前台处围拢过来不少人,纷纷窃窃私语。


        

“知道吗,刚才那位萌娃就是安总失而复得的亲闺女。”


        

“哇,一身道袍,一副仙气飘飘的样子……”


        

“听说她还有神奇的异能……


        

“那不叫异能,叫道术……”


        

“那颜值,一眼就爱了,一眼心就融化……”


        

……


        

安景轩的办公室在十八楼,装饰豪华,大落地窗,可以俯瞰这个城市的风景,此时他正与两位副总边喝茶边谈公事。


        

也许是对报表上的数据不太满意,安景轩脸上充满了寒意,深邃的眸子带着极强的压迫感,眸底讳莫如深。


        

两位副总犹如被人扼住了脖子,呼吸都不顺畅,情不自禁的抬手抹了抹额头。


        

没有细汗,却感觉到冷汗淋漓。


        

突然,门被美女秘书推开,汇报道:“安总,小姐来了!”


        

安景轩眉毛一挑,淡漠的面色瞬间转暖,嘴角微微向上拉起一丝弧度,顿时失去了所有的淡定。


        

只见小柔柔负手在后,大摇大摆的,直接闯了进来。


        

没有打招呼,而是四处打量,小团子在办公室里四处转悠,目光将整个办公室扫视了一遍,小脑瓜又摇了起来:“阴气太重,积气成煞!”


        

两位副总面色一滞,小姐?那肯定是安总的女儿;道袍,一出口就是玄之又玄的话,难道是世外高人?


        

安景轩摆摆手,两位副总如获大赦,这次遇到大救星了,连忙起身退出了房间。


        

“柔柔,你说怎么改,爸……轩哥听你的!”


        

柔柔微微点头,用小团子的身躯,软糯软萌的声线,开始指点江山。


        

“增加多一些花草,多摆一些玉石,这……这……还有这个,全都要移走……”


        

安景轩将她说的细节全都铭记于心,心里像抹了蜜一样甜。


        

柔柔好像不太满意,直接跑到门口,拉开房门,把两名保镖叫了进来。


        

“这……这……还有这个,全部搬走,立刻,马上!”


        

两名保镖甚至没有跟安景轩进行目光交流,就直接动手执行,现在在他们心里,柔柔小姐的地位至高无上。


        

得罪了安少爷,大不了东家不打打西家,得罪了柔柔小姐,那可是拿命来开玩笑。


        

随后,柔柔又从侧袋中掏出黄色符纸和茅杆笔,一阵涂画,破煞可是她的拿手本领。


        

她于办公室一角站定,对着墙角念念有词。


        

“咒!”


        

符纸,火苗乍起!


        

“破!”


        

火光飞出,在墙角不停旋转,然后犹如一道烟花炸裂开来,火光瞬间又消失不见。


        

稍后,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似乎高了两度,阴寒气息一扫而尽。


        

小脑瓜轻轻一扬,双手叉腰,望向自己老爹:“轩哥,你房间的煞气被我破掉了,幸好被我及时发现哟,不然半年内你必死无疑的啦……”


        

安景轩内心猛的一震,惊出一身冷汗,小柔柔的话他可是百分之两百的相信。


        

这么说来,女儿可是救了自己一命啊!


        

他此刻,脸上极尽温柔,目光像一缕春风,徐徐拂过小软萌的身上。


        

“柔柔,你让轩哥怎么感谢你,要不轩哥带你出去吃饭吧!”


        

柔柔小脑瓜一歪:“吃啥?”


        

安景轩微微一笑:“烛光晚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