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安思柔冷夜机 > 第33章 小白狐灵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柔柔回到家中后就缩成一团,抱头大睡。


        

因为用掉了师父的护身符,她心情不好,但凡心情不好时她的解决方式就是呼呼大睡。


        

夏雨沫得知事情经过后,抱着小弟过来想安慰一番,见她沉沉睡着,便退了出去。


        

直到第二天清晨,阳光轻柔的洒了进来,柔柔被一阵喧闹声吵醒。


        

柔柔揉着惺忪睡眼,走到窗前。


        

却见一众保镖正在院子里围追堵截一只白狐,白狐一次次身形灵活的闪避开扑来的人群,柔柔眼前一亮,眸子里闪过无尽欢喜。


        

她连忙跑至院内,大叫一声:“住手!别追我的灵儿!”


        

众人停止追赶,柔柔小姐能叫出名字,想必定是认识。


        

白狐直窜到柔柔身边,欢喜跳跃,用鼻尖不停摩挲柔柔的小腿肚。


        

“哇啊~哇啊~”,小白狐的叫声像初生婴儿的啼哭,超萌超萌!


        

狐狸叫声是众多森林凶兽中最萌的,真正的嘤嘤嘤,以前很多人在山上被莫名的婴儿啼哭声吓到,其实就是狐狸叫。


        

“哈哈!师傅派你来的吗?还是宗门倒闭了,自己跑下山来!”


        

柔柔亲昵的搂着白狐的脖子,浑身雪白毛发的灵狐不停与柔柔嬉闹,把小公举逗得咯咯直笑。


        

众保镖对柔柔小姐的印象分又在不停的往上狂加,这可是一只狐呀!危险的食肉动物。


        

“大黑、小青还好吗?”,柔柔望向白狐灵动、璀璨的眉眼。


        

“伊~”,白狐不住的点头,大黑是一头黑熊,小青是一只会模仿人说话的鹦鹉。


        

“哈哈,我就知道师父就算破产了,也不会把他们卖了,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白狐其实长得极美,一团雪白的绒球,像冰天雪地里的精灵,洁白的皮毛更显她的华丽高贵。


        

鼻子尖尖长长,眼睛乌溜乌溜像黑色的宝石,笑起来时,眼睛也能眯成一道弯月;中心的眼眸呈火红色,因有特殊晶点,能聚集微弱的光线集合反射,所以可在暗夜中闪闪发光。


        

尾巴粗大,有点像松鼠尾巴,毛茸茸的,经常高高的翘起。


        

她是一只千年的白狐,飘逸于竹林水洞中!


        

“吴胖子,吴胖子”,人未至就先听得软糯的叫唤声。


        

吴大厨现在可是柔柔小姐的忠实铁粉,甩着肥大的身躯出来迎接:“小姐,有何吩咐!”


        

“煮一锅羊肉,送到花园中去,我要请灵儿吃饭!”


        

“灵儿?”,吴大厨思索之间,便瞧见她身后跟来一只雪白的毛团,正盯着他打量。


        

我嘀乖乖,这可是一只狐狸呀。


        

不敢不从,只好问道:“需要加辣吗?”


        

柔柔连忙摆摆手:“放生姜即可,千万不要放葱喔!”


        

吴大厨收到,根据白狐的体型,他已大概知道要做多大分量。


        

“走,灵儿,我们出去玩,吴胖子的手艺其实还不错的!”


        

吴大厨听到这一句夸奖,心里竟然莫名的感动:小姐认可了我的厨艺,突然感觉好幸福。


        

柔柔带着白狐回到花园中,一萌娃一绒球不停的追逐嬉戏,园中又多了一份生机,连几只黄色花蝴蝶也紧紧跟随,在她们周围不停翩翩飞舞,仿佛是人间最惬意的风景。


        

家里人都得知了白狐的事情,并且知道她叫灵儿,都在猜测是来自柔柔修行的山上。


        

吴大厨送来一锅羊肉,白狐大快朵颐起来,吃得眼睛眯成一道弯月。


        

“好吃吧!慢点吃,以后家里多的是好吃的!”


        

小软萌一边看她吃,一边帮她梳理着白色的绒毛,洁白纯净,连一根杂色的毛发也找不出来。


        

……


        

安老爷子书房里,再次召集了家庭会议。


        

管家徐甫汇报:“昨天抓回来的蒙面男人,已经交代了,是丰家的人,接到的任务是重伤柔柔小姐。”


        

一家人面沉如水,安老爷子发话:“把那人扔回丰家大门口,再留一道字条,劝其收手,若再有对安家不利的行为,丰家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这样做已经是极其隐忍了。


        

奶奶一脸的担忧,也反复叮咛:“最近不太平,家里人还是尽量少外出吧,即使外出也要加强安保数量……”


        

安景轩心里却有其他想法,他会随时做好准备,一旦丰家再有其他风吹草动,他将强势反击。


        

他目光冷洌,心中豪情激荡,是时候动用自己的一张底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