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安思柔冷夜机 > 第43章 乖,吃药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就是安家老三吧,别整这些没用的,把你的闺女叫来吧!”


        

白虹在丰家地位超然,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也多数由他来亲自解决,据他了解,安家在商业上比较强势,但灰色部分涉及不深,所以他多了一份底气。


        

安景轩蓦地轻笑一声,目光中尽显轻蔑:“柔柔是我的女儿,才四岁半,我是他的监护人,你们有什么条件或者仇恨冲我来吧!”


        

师爷直摇头:“不不不,你没你女儿重要,她可是身上有道行之人,而且也是出手打我家少爷的真凶!”


        

安景轩直接回怼:“呵呵呵,你多大人了,跟一个四岁多的小屁孩置气……”


        

正说话间,丰家师爷白虹的耳机里突然传出一道悉悉嗦嗦的声音,而后面色一滞。


        

不久后又转为仰天长笑:“哈哈哈,好哇!安家三少,你居然玩这一手,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还嫩了点!”


        

听到这句话,安景轩心里一紧,难道猎风小队暴露了。


        

只见白虹转身就往仓库内撤去,被一众人保护着退出仓库。


        

一位安家保镖及时提醒:“安少,咱们快撤,这里地势开阔,一旦他们从里面掩体射击,我们只有挨打的份!”


        

安景轩一摆手,也往车上撤,好在不远,只有十几米的距离。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一阵关车门与发动机启动的声音,安景轩一行人倒车撤退。


        

砰!砰!砰!


        

枪声大作,仓库四周射出一阵子弹,果然在一些暗角里,丰家布置了不少枪手,安景轩实然就身陷火力包围之中。


        

此刻,猎风小队还没有布置完毕,就传来了枪声,那说明自己一方已经暴露。


        

狂狼立刻下令掩护安少撤退,击杀躲在暗处的丰家枪手。


        

丰家枪手多数隐藏在射击死角,即使猎风小队手中有狙击步枪,也难以对其定点清除。


        

狂狼沉着冷静,多年的战场经验告诉他,伏击已没有了胜算,当务之急就是把安少抢出来。


        

他立刻带领一人,朝安少方向奔去……


        

安家保镖也不是吃素的,枪声一响,安景轩就被人按低下头,躲避子弹。


        

幸好对方使用的都是手枪,基本上没有办法打穿车身,仅能射碎车窗,若对方使用步枪的话,一行人身上,已不知会有多少弹孔了。


        

疯狂倒车,甩尾,三辆车均脱离了火力包围圈,远离仓库而去!


        

狂狼见状,对着耳机下达了一串指令,八人的猎风小队也退出了现场,消失在夜色之中。


        

驶到安全区域,安景轩右手紧按着左肩,指缝间有液体点滴落下,绽放出朵朵鲜红的血花。


        

六名保镖没有一人受伤,但,最应该受到保护的安景轩却中枪了。


        

保镖们心惊不已,立刻驱车驶往医院……


        

救援唐笑的行动失败了,纸也包不住火了。


        

安景轩自嘲的冷笑一声,自己还真的有点黑仔呀。


        

先是行动暴露,后来成为了唯一的中枪者,叹息一声,命保镖向徐管家汇报事情经过,如此一来,全家人也会知道这件事情。


        

……


        

坐在家里带娃的夏雨沫见安景轩没回来吃饭,就有些心神不宁。


        

谁知管家进来后,通报了一个令她差点晕厥的消息:安景轩中枪了,现在医院;唐笑被绑了,生死不明!


        

小柔柔此时正在大厅的电视上点播电影《哪咤》,正到笑点,乐呵得不行。


        

突然听到管家的消息,笑容立即转为凝重,眉毛蹩成倒八字,像极了电影哪咤里生气的魔童。


        

一旁的白狐灵儿也警惕的立起身来,竖起了尖尖的耳朵。


        

安老爷子发话了:“先去医院,稳住老三伤情,并搞清楚怎么回事?”


        

夏雨沫把小屁孩安慕熙交给保姆,自己也跟随大队人马去往医院,柔柔带着灵儿也在其中。


        

到了医院后,直达安景轩所在病房。


        

他刚做完外科手术,从手术室里连人带病床一路被人推了回来。


        

“都来了!”


        

安景轩支起一个勉强的笑容,此刻内心复杂无比,毕竟唐笑的事隐瞒了大家。


        

小柔柔见自己老爹身上缠着纱布,葡萄般的眼珠上一层水雾。


        

虽然跟自己老爹在家中不算是最亲近的,但时常能从他冷酷的俊脸中感受到浓浓的父爱,那是一种血浓于水的亲情。


        

她伸手掏向自己的金色侧袋。


        

从中掏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粒黄豆大小的丹药,二话不说,直接用葱白般的粉嫩小手,将丹药塞入安景轩口中。


        

“乖,服下此丹药,伤口几天后就会愈合!”


        

安景轩突然被一种莫名的感动震到,“乖”字一出口,他突然想到了自己七老八十后,被女儿劝着喂饭的情景。


        

那时候,小柔柔估计也得有六十岁了吧。


        

想到这一反差,安景轩会心的笑出声来,眼中尽是无尽宠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