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安思柔冷夜机 > 第161章 我想去大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一早。


        

安老爷子就在酒店餐厅开了一个包间,他知道小孩子面子薄,如果柔柔不愿意道歉,他就代为道歉。


        

一家人都早早到来,大家都想见证小柔柔的成长。


        

一笼一笼的早点,摆了一桌。


        

小柔柔直接大快朵颐起来。


        

八点整,皇甫渊领着七个道门的老头准时到来,一个个笑嘻嘻的,每个人手上还提着一份礼盒。


        

小柔柔吃得嘴巴鼓鼓的,也不好先开口。


        

到是七个老头先打了招呼。


        

“安宗主,我是金丹道的三长老,这里有几株罕见的九叶老山参,请笑纳。”


        

“安宗主,我是遇仙派的六长老,我给你带来一把檀香扇,清代手工艺,奇香无比…”


        

“安宗主……”


        

一个个上前送礼,皆有表示。


        

小柔柔有点懵的望向自己爷爷,画风不对啊,难道自已哪里又做错了?


        

安老爷子慈眉善目的开口了:“各位,我是柔柔的爷爷,她年纪小,还很顽皮,昨天不小心把你们的胡子烧了,今天请大家来,是专程给大家道歉的!”


        

“啊!”


        

原来不是找茬啊!


        

可是。


        

这些礼物带来了也不好收回去吧。


        

一个个面容僵硬,忐忑不已,那些礼物每一件都价值不菲啊。


        

柔柔终于把嘴中的食物嚼完。


        

“嗯,我爷爷说烧了你们的胡子,我就不是好孩子,所以请你们喝早茶,顺便给你们道歉!”


        

小软萌起身,走到七个老头面前,微微的躬身致歉。


        

“对不起,烧了你们的胡子,请原谅!”


        

一群老头本来就没有什么怒意,现在一看,完全就是个瓷娃娃呀。


        

“嗯…安宗主不必行此大礼,我们也没什么损失,咳……”


        

这老头咳嗽了一声之后,就把眼神移向了安老爷子。


        

他想看看安老爷子会不会客气推辞一下,让他们把礼物提走。


        

安老爷子也有这个意思,毕竟无功不受禄嘛。


        

“哇,好香呀,这里面装的是扇子吗?”,小柔柔鼻子相当灵敏,闻到了檀香味。


        

“哎呀,喝个早茶还这么客气,谢谢哈!”


        

小柔柔人小鬼大,一把就把他们手上的礼盒全部收走,并且当场一个个的拆开,每个还点赞夸奖两句。


        

七个老头心里一凉,得,这礼物别想收回来了。


        

……


        

早茶过后,柔柔一家便收拾行装,前往大理。


        

彩云之南,汇聚美丽乡愁、诗和远方的地方,不管老中青,对那的向往都是:爱情。


        

老一代人记忆中的蝴蝶泉边、阿诗玛;


        

年轻人心中的丽江、香格里拉;


        

安家一家子可不是去艳遇的,而是去看苍山、洱海、泸沽湖。


        

私入飞机直飞丽江,再包车出行。


        

安老爷子一下飞机就感慨:“湛蓝的天、泼墨的山、写意的云!”


        

奶奶嘴角带笑的打趣道:“别文邹邹的了,盯紧你孙女,我眼皮跳,搞不好又是胆战心惊!”


        

南宫凝被一些五颜六色的民族服装吸引,嚷着要去买衣服。


        

但家里多数人对衣服没兴趣,便让晚馨陪南宫凝出去,逛完了就回酒店。


        

柔柔无所谓,今天安静得很,又乖巧。


        

此时正抱着小弟,扶着个奶瓶,给小安仔喂奶。


        

小弟虽然一岁零四个月了,但奶粉一天得冲三次,每次220毫升。


        

柔柔一边喂奶一边嘀咕:“喝这么快干嘛,又没人跟你抢,还有,喝奶就喝奶,小腿乱蹬干嘛!”


        

小弟瞪着双眼,虽不会说话,仿佛在表达:就你多话,我喜欢,咋地!


        

夏雨沫递过来一张纸尿裤,扔下一句:“喝完奶,把尿片换了!”


        

便风情万种的走了。


        

柔柔一捏小弟脸上的肉肉,埋怨道:“上辈子欠你的,我都快成你的丫鬟了。”


        

刚整理完一切,她的儿童手表响了,传来一道急促的求救:


        

“小姐,我是晚馨,南宫凝被人抓跑了!”


        

小软萌不可置信的露出一丝惊讶:“怎么可能,她会下毒谁打得过她?”


        

“真的,小姐,对方好像也会用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