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安思柔冷夜机 > 第164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心血管疾病在医学界有个共识,可以通过微创手术或外科手术进行修复,配合药物进行控制,但很难根治。


        

若通过药物就能根治与恢复,那就为整个医疗界打开一扇大门。


        

这也是慕容教授这么急切找到出手之人的原因。


        

他根据妇人的描述与时间点,来到了苍山。


        

找熟人找关系调取监控,终于找到了柔柔出手的画面。


        

更重要的是,他获取到一个信息,柔柔一家人此时仍在山上。


        

慕容教授安静的在山下入口处等待,直到太阳下山,柔柔一家人悠哉游哉的走出来。


        

他连忙上前问好:“小朋友,今天是你出手救了一位心脏有问题的老人吗?”


        

柔柔眨巴着眼晴:“咋了?”


        

慕容教授欣喜的进行自我介绍:“我是滇省医科大学的教授,主攻心血管疾病,不知方不方便了解一下你今天所用的药物。”


        

柔柔随口一答:“哦,那是我们宗门的丹药,可治的病多了去了。”


        

宗门?丹药?


        

怎么有武侠片、仙侠片的即视感。


        

教授仍不放弃,现在的科学检测设备这么先进,只要弄到药物样本,就能检测出成分。


        

“不知道小朋友愿不愿意,卖一颗那个药丸给我!”


        

小柔柔摇摇头:“我也不多了,只剩几粒。”


        

“而且,就算给你了,你们也造不出来。”


        

慕容教授真的不想放弃这一次机会,厚着脸皮:“事在人为嘛,这可是对医学界的一大贡献。”


        

柔柔不想纠缠,伸出一只手指:“一百万!”


        

慕容教授心里一想,一台心脏搭桥手术起步就二十万,一百万真心不贵。


        

很快双方爽快的成交。


        

小柔柔给了一粒药丸后,还是补充了一句:“你们真的做不出来,有几味药材根本就买不到。”


        

慕容教授只相信科学,心里想着检测完之后再说。


        

看到转帐成功,小柔柔对着家人晃了晃自己的手机。


        

“又赚钱钱了,今晚的大餐,我请!”


        

……


        

回到酒店时,一下车,远处黑暗中有一道阴郁的目光,注视着他们。


        

是佘蔓花,她的傻儿子没活成,被蛊虫噬心而亡。


        

她恨,恨那个狠心的女人,恨突然出现的小女娃。


        

心灰意冷的她,找到了深藏在屋子暗格里的一本发黄的古籍。


        

那是一本养蛊之人的禁术,一般人不会修炼,因为那会消耗自己的生命。


        

她感觉失去了一切,所以毫不犹豫的打开了那本古籍。


        

仅一天时间,她就练成了万毒手。


        

只要被自己一掌拍中的人,必死无疑。


        

她还发动寨子在外面的所有关系,寻找柔柔她们的行踪。


        

一路从丽江追到苍山脚下。


        

她嘴角露出一抹阴狠:“今晚,就是你们的死期!”


        

柔柔与家人吃了一顿大餐后,回到房里带娃。


        

爷爷奶奶有些累了,就先睡下。


        

“小弟呀,长大后你可不能忘了姐姐呀,姐姐可是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带大呀!”


        

柔柔在帮弟弟换了尿片后一阵感慨。


        

小弟似乎听懂了,有所触动,伸出双手,嘟起小嘴要木嘛!


        

柔柔刮了一下他的小鼻子:“小色痞,就给你亲一下,只能一下哦!”


        

木嘛!


        

柔柔主动把脸贴上去,让他木嘛了一下。


        

顿时姐弟俩都笑逐颜开,咯咯咯的打闹起来。


        

白狐灵儿在一旁慵懒的看着,哼唧一声,埋下头,不停的舔着自己毛茸茸的爪子。


        

突然,灵儿的耳朵耸了耸,竖了起来。


        

鼻子抽动了一下。


        

“伊~”


        

柔柔看见灵儿的双目变得猩红,全身绷紧,进入了战斗状态。


        

“有敌人?”


        

“伊~”


        

她连忙起身,把小弟交回沫姐手里。


        

唤来灵儿,小手一挥:


        

“走,找到他,把他消灭掉!”


        

今夜,在敌我双方心里。


        

都是月黑风高杀人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