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安思柔冷夜机 > 第165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佘蔓花正在一棵大树下调息。


        

仇恨已经遮蔽了她的双眼,对错在她心中已没了界限。


        

咻!


        

一人一狐陡然出现在她眼前。


        

“是你!居然追到这来了!”


        

“呵呵,是我,杀子之仇我今日必报!”


        

柔柔抠了抠脑瓜:“杀子?谁杀了你儿子。”


        

佘蔓花眼神更为阴鸷,满满的怒意:“我当时提醒了不要弄死那只蛊虫,那蛊是成对双生的,一只亡了另一只也会求死,我儿子……被噬心而亡。”


        

也许是感受到佘蔓花怆然泪下的悲情,小柔柔心中一软,放松了警惕。


        

“哦,我们都以为走了以后你能救儿子……”


        

柔柔托着下巴想了一下:“不对呀,就算是这样,杀你儿子是那蛊虫,下蛊的人也是你,与我们何干?”


        

“就是你,就是你……”,佘蔓花声嘶力竭,脚下踏出一步,挥出一掌,蓦然向小柔柔攻来!


        

砰!


        

柔柔没有移开,也挥出一掌应对,掌对掌,硬碰硬。


        

啪!


        

佘蔓花被一道巨大的力量反震到倒飞出去,她擅长下蛊,但武力真的不强。


        

她口角流血,但依然嗤嗤发笑:“呵呵,小看你了,没想到这么小的身躯拥有这么强大的武力,不过,你中了我的万毒手,你必死无疑,哈哈…哈哈哈……”


        

小柔柔甩了甩手,手上还真有一层黑雾。


        

她扯出一张纸巾,仔细擦干净后随手一扔:“谁跟你说我会中毒的?”


        

怎么可能!


        

佘蔓花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折寿三分之一练得的万毒手,居然对这小娃一点用也没有。


        

她脑子里凌乱了,像坠入冰窟一般感受到尽是寒意。


        

柔柔确认了自己没有中毒后,淡淡的说道:“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


        

佘蔓花生无可恋,一副死猪不怕热水烫的样子:“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柔柔下山以来,虽然教训了不少人,当从未有意的杀过一个人。


        

她幼小的心灵里接受不了这一点。


        

但,这个女人太毒了,如果不解决掉她,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命丧在她的手下。


        

是该下决心为了正义做一件事了。


        

她捡起一根树枝,打算用这根树枝刺穿她的脑瓜…


        

佘蔓花带着恨意,静静的闭上了双眼,她很清楚等待她的是什么。


        

刚一迈腿。


        

一道苍老的女声传来,有如深山里的老妖婆。


        

“手下留人!”


        

一个披着黑披风的老妪,拄着拐杖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佘蔓花惊叫一声:“老祖!”


        

她脸上深深的褶皱差点把小柔柔吓了一跳。


        

“小娃,我是苗疆蛊术的月门老祖,今日你饶她一命,老身我欠你一份情。”


        

柔柔揺摇头,极力反驳:“她太毒了,她若活着,以后不知会死多少人!”


        

“小娃,她也是可怜之人,没了丈夫又没了儿子,怒火攻心,你若饶她不死,我回去后定会严加看管。”


        

柔柔还是摇头:“我不信!”


        

“小娃,我们苗疆养蛊之人有一种血誓,若违背誓言会被蛊虫吸尽血液而亡。”


        

“真的!”,柔柔还是比较天真,偏向于相信她这一点。


        

血誓?佘蔓花一听,没听说过呀,她瞬间明白了这是个瞒天过海之计。


        

老妪一再催促:“怎么样,小娃。”


        

柔柔本就没有强硬的杀人之心,加上道人的慈悲心态,她妥协了。


        

“好吧,弄你们的血誓看看!”


        

老妪捣鼓出一只小虫子置于手心,装模作样的面对佘蔓花说道:“你面对这只盅虫立一个誓,发誓不得伤害无辜之人…”


        

佘蔓花照做,宣誓之后,老妪一把将虫子塞入佘的口中。


        

两人都知道,这就是山中鸟儿常吃的小虫子。


        

一套戏演下来,老妪还对柔柔行了一个礼:“老身从此欠你一份情或一条人命,他日有需要,说一声,定当奉还!”


        

柔柔打了个冷颤,还真的吃虫子呀,太生猛了。


        

她甩了甩手:“知道了,灵儿,咱们走!”


        

柔柔走后,佘蔓花起身道谢:“多谢老祖!”


        

老妪摆摆手:“走吧,回去再说。”


        

拐杖一拄一拄的往前走,心中回想:人生如戏,全靠演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