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安思柔冷夜机 > 第231章 大秦风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演示完过后。


        

柔柔由浅入深地讲解了原理。


        

但是有一个很深的问题困扰着大家,即使学会了这套理论也用不了啊,因为大家没有练出真气。


        

“老师,我们没有真气,如何使用这种针法?”


        

柔柔想了一下之后,只有一个办法了。


        

“我让飘渺道馆华西堂的人过来,在长安设一个分点,你们可以去报名拜师,如果你们能练出真气,那就能使用针法,如果练不出,那也没办法。”


        

虽然有一定的成功率因素在里面,但至少为大家打开了一扇大门。


        

柔柔当场给皇甫渊打了个电话,学院表示,工作点最好能设在学院内,柔柔同意了。


        

随着课程的推进,大家见识了柔柔医术的神奇,同时也知道了她是一宗之主。


        

在众人心中的地位扶摇直上。


        

柔柔走在学校里也更为自信,一是因为自己的身份是讲师。


        

二是,她把小学三年级的语文课本也学完了。


        

“少主,真的,你现在识的这么多字,在我之前的大明,可以考秀才了。”


        

柔柔一阵飘飘然,终于是文化人了。


        

可以走路都带风了。


        

“少主,如果你再学些唐诗宋词,你会更加风雅。”


        

“好,那就学,你来教吧。”


        

炎戮心中一喜:“好勒,少主。”


        

“少主,你看那天边的夕阳,你会怎么形容?”


        

柔柔小嘴一撇:“这还不简单,落日呀,像个红色的柿子。”


        

“嗯,少主英明,能比喻成柿子也是一绝,但也可以说成是天长落日远,水净寒波流。”


        

“或者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柔柔一撅小嘴:“你说的别人能听得懂吗?啊,柿子多直接呀,大家都吃过。”


        

炎戮满头黑线:“是是是,少主比喻得对。”


        

看来,少主字是识了,但理解力没跟上呀。


        

柔柔昂首阔步向前走时,战鹰的电话打了进来。


        

“小雨点,我们全队已集结,正赶往长安,有情况……”


        

又有情况?


        

柔柔叫上所有人,赶往指定地点与战鹰汇合。


        

两小时后,大家碰上面。


        

“咱们现在去长安西郊的一个村落,那里是古咸阳的遗址!”


        

“古咸阳?”


        

柔柔不了解历史,战鹰就给她解释。


        

“以前有个朝代叫秦朝,国都就是咸阳,不过不是现在的咸阳,当年西楚霸王攻入古咸阳,放了一大把大火,传说火烧三月不止,把古城烧了个精光,很多先秦以前的宫殿、壁画、甲骨文、竹简文献全部烧成灰烬……”


        

“而古咸阳是当时的经贸中心,当年秦统一六国后,始皇为方便管理六国遗留的贵族与富人,从全国迁徙了十二万户富人,约六十万人入居咸阳,里面各种奇珍异宝数不胜数。”


        

“另外,始皇执念长生,全国的术士也集中于那里……”


        

柔柔听后明白了,那里是个突然从历史中断层的遗址,而且之前底蕴深厚,什么怪事都有可能发生。


        

到达了目标地点,现场被封锁了起来。


        

当地警方通报了事情经过。


        

“这条村有一条国道经过,今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开始是一辆装满羔羊的运输车撞开护拦,冲往前面那片洼地,后面很多车像被磁铁吸住一样,全部失控吸到那片洼地上,连我们开来的警车也吸了过去,打方向盘没用,就是直挺挺的开过去了,然后车子死火,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又补充了一句:“人没伤亡,能走出来,但羊全死了,血流了一地,而且好像往地下涌去。”


        

战鹰心里松了口气,只是出现了奇异现象,暂时没发现怪物之类。


        

而柔柔一旁的炎戮略显不安:“少主,你买你买的这把新剑,一直震颤不己!”


        

柔柔接过那剑,果然颤抖不停。


        

嗡~


        

一声剑啸,青铜剑脱手而出。


        

飞向前面的洼地。


        

柔柔见铜剑不受控的自行飞出。


        

她聚集真气在手中,一指铜剑,并低喝:“剑来!”


        

没反应,铜剑继续直飞前方。


        

柔柔气得一跺小短腿:“你这臭剑剑,不听话,再不回来我就不要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