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安思柔冷夜机 > 第246章 手段变高级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四小时后,柔柔带着炎戮降落到中海。


        

丰思明来接:“师叔,我查过了,京城来的那位姓年,家里正好管文化口,就摆了穆一道,想吞了那批古铜剑。”


        

“怎道在哪吗?”


        

“知道,这家伙会玩得很,在一会所里。”


        

柔柔面沉如水:“我为这个世界斩妖除魔,连我的钱钱也敢碰。”


        

她将头偏向一边:“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炎戮上前一步:“少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嗯,恁他!”


        

一行人驱车赶到会所,正好丰少也是会员,带着柔柔就直冲了进去。


        

在一个包间里,年少与一群莺莺燕燕品着红酒。


        

砰!


        

门被一脚踹开。


        

柔柔背着小手走了进来:“谁姓年?”


        

包间内的人被巨响吓得一愣,反应过来后仍无比嚣张。


        

一发型光鲜的男人起身:“我就是,哪条道上的。”


        

柔柔小手一指:“这人身上有邪物上身,抓回猎魂吧。”


        

“诺!”


        

炎戮三步并两步上前,就把年少拎了起来,逮着就走。


        

所有阻拦的人全被炎戮一拳放倒。


        

柔柔一摆手:“回猎魂!”


        

猎魂基地内,战鹰不知小雨点要干嘛。


        

柔柔站在训练场:“把他的衣服扒了,吊起来!”


        

炎戮很快执行,把年少的衣服扒了,吊到一个训练用的单杠上。


        

年少见自己进了战部,还有一群大兵过来看热闹。


        

再蠢也知道这次踢到铁板上了。


        

柔柔背着小手,望向瑟瑟发抖的年少:“就是你要打我那批铜剑的主意?”


        

年少除了求饶,别无选择:“误会,误会,我这就打电话回去放人,货也放了……”


        

“你以为想抓就抓,想放就放啊,把我柔柔女侠当什么呀,我可是专门为这事从芭提雅赶回来的……”


        

年少欲哭无泪,一个如此娇小的身体里,装着个腹黑无比的小魔女。


        

“你身上有邪物,叫蛊,放了你出去就是害人!”


        

年少急忙大嚷:“不,我身上没有!”


        

柔柔轰出一掌:“含笑半步癫!”


        

年少被吊着,像出水的鱼一样,不停的扭动,直到口吐白沫。


        

这次他真的哭了,眼泪刷刷刷的往下掉。


        

在飞机上的时候,炎戮给柔柔讲了一个概念,打服一个人很容易,如果将一个人打服,并让他出去传播你的名声,这才是打人的至高境界。


        

以后就没人敢招惹你了。


        

柔柔现在做的就是这件事。


        

她望向旁边的丰思明:“我再给他一掌,你用手机拍下来。”


        

丰思明乐此不疲。


        

柔柔又轰出一掌:“逍遥笑笑掌!”


        

视频中,正在哭泣不已的年少,忽然的就大笑不止,还不停的扭动,像神经病一样,停止之后,又是不停的哭泣。


        

这下真是被玩惨了。


        

以前只有他玩别人的份,今天终于见识了什么叫大神的玩法。


        

柔柔继续下达指令:“把视频发出去,让那些二代们都瞧瞧,配上一句话,得罪柔柔女侠的下场!”


        

丰思明嘿嘿一声就这样做,并把文字改成了:得罪我师叔柔柔女侠的下场!


        

视频像一阵风一样在二代圈里传开。


        

“这不是滨江路老车神的徒弟吗?”


        

“芭莎公主号的小主人!”


        

“这可是不能惹的存在!”


        

“姓年的眼睛长在屁股上了。”


        

“哈哈,打得好,回京城呆着吧,没事别来中海……”


        

柔柔走到年少跟前:“怕了吗?”


        

年少拼命点头。


        

“我打了你吗?”


        

年少拼命摇头。


        

当然没打了,连身体触碰都没有,怎么算打?


        

就算去举报,别人也不信啊。


        

“炎戮,放他下来,让他现在就打电话,我要最快的时间看到穆榕云和铜剑送到这里。”


        

柔柔纵身一跃,跳到一训练攀爬的高台之上,立在风中。


        

思索着:“本小姐是不是太低调了,总有不长眼的人招惹自已,哎,心塞。”


        

战鹰终于了解到了事情的起因。


        

心里一阵发麻:柔柔可是猎魂的顶梁柱,万一把她激怒了,离开猎魂怎么办?


        

他也默默的打出一个电话。


        

得到确认后,他下达一个命令:“狼五,派直升机去把穆榕云和铜剑带回来,参与事件的全被就地免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