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安思柔冷夜机 > 第274章 我就是家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雪糕刚吃完,正想晒晒太阳就回去。


        

欧阳飞飞却找了过来。


        

“小师妹,终于找到你了!”


        

“咋了?”


        

欧阳飞飞神色腼腆,吞吞吐吐:“嗯,有这么个事,我培训班上有个同学,我们一见钟情...”


        

柔柔大吃一惊:“啥,你找女朋友了?你才多大?”


        

欧阳飞飞略有点不好意思:“嗯,刚过了生日,十二了。”


        

“那她呢?”


        

“她十五了?”


        

柔柔更加震惊了:“什么,她还比你大三岁!”


        

“嗯,不是说女大三,抱金砖么?”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柔柔揉了一下眉心,这师兄的屁事还真多呀。


        

她语重心长的说道:“飞飞呀,飞飞,你年纪还小,不应该早恋,知道不!”


        

小师兄却一蹬脚:“哎,感情的事你不懂,对了,我是来找个帮忙的。”


        

柔柔翻了个白眼,还我不懂。


        

“说吧,什么事?”


        

小师兄清了清嗓子:“是这样,这事被她家里人知道了,她父母找上门了,说要见我家长,你知道,师傅在象国,你是掌门是宗主,那就是家长呀。”


        

柔柔点头,他说的不错,也很欣慰,关键时刻还记得她是宗主。


        

“他们在哪?”


        

“就在学院门口那街上的一间咖啡厅里。”


        

“好,走,咱们去会一会!”


        

柔柔一招手,把附近的四名保镖也叫上,以壮声威。


        

到达咖啡厅,柔柔被前呼后拥的走进厅内。


        

欧阳飞飞带路,引到了卡座。


        

“叔叔阿姨,这就是我的家长!”


        

虽然被四个西装大汉拥着进来,可,这是个五岁左右的小萌娃呀。


        

夫妻俩对望一眼,这不是瞎闹嘛!


        

“欧阳,我们是要见你家长,谈谈你跟我们家月儿感情的事情,你怎么整这一出。”


        

欧阳飞飞急了:“这真是我家长!”


        

柔柔背着手,阔步走到对面位置,一屁股坐下。


        

“我就是他的家长,有话跟我说吧!”


        

夫妻俩一阵懵逼。


        

柔柔发话了。


        

“我是他宗门的宗主,还是猎魂大队的副大队长,还是这个学院导演进修班的学员...”


        

柔柔啪啪的扔出一个红本子,跟一个学员证。


        

夫妻俩一人一个的拾起来一看,还真的是。


        

“咳咳,真人不可貌相呀,好,既然你是欧阳的家长,那我们就直说了。”


        

“欧阳、月儿年纪还太小了,他们这叫早恋,是胡闹!”


        

柔柔点头,她同意夫妻俩的说法。


        

“他们两个现在心智还不成熟,纯粹就是怦然心动,是一种心理反应,多年以后,他们会为这种冲动后悔的...”


        

柔柔继续点头,她仍然同意他们的说法。


        

“你看,小家长,咱们为了孩子好,一起努力,劝劝他们,引导他们走正确的路,等他们都过了十八岁,再谈感情好不好,到时候,他们真想在一起,我们绝对不反对!”


        

人家说的有道理呀,柔柔也觉得真的没说错。


        

欧阳飞飞低着头,一言不发。


        

柔柔终于发声了。


        

“欧阳飞飞,你就这么不懂事么,非要早恋?”


        

“我,情不自禁呀,我跟月儿一见钟情,现在每天我不见到她,心里就发慌,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柔柔撅起小嘴,啐了一口:“没出息的家伙!”


        

然后,望向对方家长。


        

“你们的观点,我同意,他们还太小了,脑子里尽是浆糊,没脑子。”


        

“这样吧,我做主了,让他们分开!”


        

对方家长,深表疑惑,这小娃说的话有算话吗?


        

欧阳飞飞还想争取点什么,柔柔伸出一只手掌,示意他不要再说。


        

柔柔气场一变,十分霸气的发话:“玄空,我以飘渺仙宗宗主的身份命令你,不许早恋,跟月儿分手!”


        

欧阳飞飞一看柔柔霸道的眼神,泄气了,像霜打的茄子。


        

柔柔继续发话:“要分开,俩人肯定不能再在一个培训班上了,这个,谁离开,说一下吧!”


        

夫妻俩也有些为难,他们家的月儿,是通过才艺选拔好不容易才被推送到这个培训班,他们当然不愿意让女儿离开的。


        

但若是欧阳飞飞,又让他放弃爱情,又让他放弃培训机会,也貌似太不公平。


        

一时间,大家都不好做决定。


        

柔柔用小手指敲着桌面,开动脑筋。


        

哎,清官难断家务事呀!


        

忽然,柔柔提议:“要不,这样吧,咱们抓阄吧,抓到谁,谁就离开培训班!”


        

那俩夫妻虽心有不甘,但这也不失为一种公平的方法。


        

正要找人找纸笔来时。


        

欧阳飞飞起身发话了。


        

“不用抓阄了,我退出培训班,我回道馆!”


        

说完,带着落寞的身影离开了。


        

柔柔摇摇头,示意对方家长不用太在意,还发表了一番感慨:“哎,宗主难当呀,这些弟子们不知道,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