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命之途 > 第五七七零章:直接放出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错,虽然凌天的分身实力很强,不过对宇宙之主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如果宇宙之主愿意可以轻松将他们击杀,如此一来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机会能从天目星那里挣脱出宇宙之主的束缚来到域外。


        

也就是说宇宙之主是默许了那两个分身来到域外,而既然他默许了这点自然也会对凌天、小噬这些被他选择的修士放水,换句话说明日凌天、小噬定然能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


        

确定了这点在破穹等器灵心中还是很重要的,毕竟之前他们也有些担心凌天是否能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而不能成功很有可能就以为着他定然会陨落了。


        

“嘿,没想到两个分身成功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来到域外还能证明这些。”幽夜道,说着这些的时候他语气中满是欣喜:“不过既然确定了这点那自然再好不过了,我们再也不用担心凌天是否能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了。”


        

“其实之前就算不能十分确定也能确定九分,毕竟宇宙之主所需要我们做的事情定然是域外。”凌天道,说着这些的时候他语气颇为平静:“如今不过是十分确定罢了,倒也没什么值得太过开心的。”


        

“嘿,能确定自然再好不过了。”破穹笑道:“因为这对你来说是否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到时候你和小噬也不用刻意留手了,可以肆无忌惮地攻击,如此能对宇宙之主造成的影响自然更大一些。”


        

“别忘了如果你不十分确定宇宙之主会对你放水那就意味着你还是有一些机会陨落的,面对这种局势你多多少少会有一些束手束脚,比如保留一些力量应对突发状况。”破穹补充道,发现凌天沉默之后他继续:“如今你不用保留了,可以全力攻击,这种情况下不仅仅能对宇宙之主造成更大影响,甚至有机会强行击穿苍穹打开一条通道,如此的话那么你就很有机会直接将凌仇他们尽数带出宇宙了。”


        

闻言,凌天点了点头,他自然也知道破穹所说的很有道理,一时间想到明日可以更加肆无忌惮地攻击继而会又怎么样的结果,他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对于明日渡劫他也更加期待起来。


        

“那个,既然宇宙之主会对我和天哥放水,那他会不会直接将我们放出宇宙呢?”突然小噬道,不待破穹、凌天开口,他继续:“如果宇宙之主在我们触发最终雷劫的时候直接将我们放出宇宙,那我们岂不是没有什么机会对之展开攻击了,如此自然就不能尽可能对之造成影响了。”


        

“呃,这好像也有可能啊,而且好像可能还不小。”长相思的声音响起在凌天、小噬脑海中:“毕竟宇宙之主也知道凌天、小噬你们的实力是如何的强大,特别是凌天可以控制强大的融合万剑诛魔大阵、佛国世界大阵攻击,宇宙之主知道这会对自己造成怎么样的影响继而使得自己的实力虚弱,如此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他很有可能会直接将凌天放出宇宙。”


        

“而一旦宇宙之主阵的这样做,那么你们就没有什么机会攻击宇宙之主继而对之造成影响了,自然也没有什么机会强行破开苍穹、打开一条通道继而将留在神界的亲友带出神界了。”长相思补充道。


        

听到长相思他们的话之后凌天也想到了这些,一时间他的神色凝重起来,因为他也知道如果是这样那么对他留在神界的亲友会有怎么样的结果,最起码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那个,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凌天你要怎么做呢?”丹碧询问道。


        

“凌天还能怎么做,他只能离开宇宙了,难不成他要强行留下来?”破穹没好气地道:“如果凌天真的要这样做那么他很有可能会因此得罪宇宙之主,也许宇宙之主不会直接将凌天、小噬击杀,不过他却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惩罚凌天,比如惩罚凌天的亲友,如果真是这样,那凌天就只能顺从宇宙之主直接离开神界了。”


        

不待凌天开口,破穹继续道:“不仅仅凌天、小噬会直接离开宇宙,破天、赤血也是如此,毕竟他们也不可能违背宇宙之主的指示,也就是说他们也不能发挥自己的战力继而尽可能对宇宙之主造成影响了。”


        

闻言,丹碧他们默然,因为他们也知道如果宇宙之主真的这样那么凌天根本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想到这些一时间他们多多少少有些憋闷,毕竟凌天为了明日渡劫的事情已经准备了太久太久了,比如布置的融合万剑诛魔大阵、佛国世界就准备了近十万年之久。


        

准备了这么久却没有发挥的余地,如果是换做其他人倒也罢了,毕竟他们巴不得会如此轻松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不过对凌天他们来说就有些憋闷了,毕竟对他们来说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并不是他们唯一的目的,他们最希望的是对宇宙之主造成最大的影响继而方便日后凌仇、华敏儿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


        

不过形势比人强,特别是想到如果宇宙之主以华敏儿等人为要挟凌天只能妥协之后,想到这些之后破穹他们一个个郁闷不已,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那个,凌天,你也不要太纠结这件事情了。”看到凌天沉默还以为他心情很是糟糕,破穹安慰道:“毕竟这是你不能违背的事情,再说你已经挣脱了宇宙之主的束缚,这对你来说才是最重要的,毕竟也只有挣脱了宇宙之主的束缚之后你才有机会帮宇宙之主完成任务,而在你帮宇宙之主完成任务之后自然就能将你留在神界的亲友都救出去了。”


        

“没错,没错。”小噬忙不迭地道:“我对我们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日后根本用不着仇儿他们自己触发最终雷劫继而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既然如此那么我们是否能对宇宙之主造成影响倒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另外,我也不想让仇儿他们这样做,毕竟纵使我们明日尽可能对宇宙之主造成影响他们日后也不见得一定能成功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总之对他们来说太过冒险了,如果我们能亲自完成继而将他们救出去自然最好。”小噬补充道。


        

当然,虽然这样说着,不过小噬也知道他和凌天不见得一定能帮宇宙之主完成任务继而将凌仇等人救出去,如此最好、最稳妥的做法自然就是借助明日渡劫的机会尽可能对宇宙之主造成影响。


        

“不,如果我没有猜错宇宙之主不会直接将我们放出宇宙。”突然凌天道,说着这些的时候他语气颇为笃定。


        

“嗯?”微微一愣,继而小噬脱口而出:“为什么这样说?难不成宇宙之主会想看到我们尽可能对他展开攻击继而对他造成较大的影响使得实力大打折扣么?”


        

“宇宙之主自然不想看到自己的实力因为我们而大打折扣,不过他却不得不这样做。”凌天道,说着这些的时候他之前凝重的神色彻底舒展开来,看到小噬疑惑不已,他出言解释:“因为宇宙之主定然也想通过最终雷劫对我们进行磨砺,这样能最大限度的提升我们的实力。”


        

“呃,好像还真是这样。”破穹在最初的惊愕之后也醒悟过来:“嘿,毕竟宇宙之主很希望你们的实力尽可能提升,因为你们的实力越强越有可能帮他完成任务,特别是你我都猜测出宇宙之主需要凌天你们做的事情定然很危险,这种情况下宇宙之主自然更希望你们的实力越强越好了。”


        

“而利用最终雷劫对你们进行洗礼无疑是最可能让你们实力提升的办法,也是宇宙之主最后能让你们做的事情,所以他定然不会直接将你们放出宇宙,而是尽可能对你们进行洗礼。”破穹补充道。


        

“没错,就是这样,哪怕这会让宇宙之主受到一些影响而使得实力削弱也是如此。”凌天道,说着这些的时候他语气依然很笃定:“也就是说我们依然能借助触发最终雷劫尽可能对宇宙之主进行攻击继而最大限度对之造成影响,如此自然能最大限度削弱他的实力了。”


        

“嗯,没错,就是这样。”小噬道,想到什么他讪笑道:“天哥,宇宙之主对我们进行洗礼是对我们好,而我们却想这借助这一次机会尽可能削弱他的实力,这是不是有点不太厚道呢?”


        

“嗯,是有点不太厚道。”丹碧脱口而出,不过很快她就语气一转:“不过谁让你们别无选择呢,更何况你们这是跟宇宙之主做交易,既然是做交易自然是有得有失了。”


        

“不用说的那么好听,不厚道就是不厚道。”凌天道,而后他看向远处的凌仇、楚莹,语气一转:“不过为了敏儿他们我们只能这样做。”


        

“嗯,没错,为了我们的亲友我们只能这样做。”小噬道,而说着这些的时候他语气也毅然了几分:“更何况宇宙之主对我们进行洗礼我们总不能任凭他攻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