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飘渺仙宗安思柔 > 第1章 师傅有话要交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2020年,秋,云雾山间。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一流檐飞瓦、巍峨古朴的庭院内,一老一小两人盘坐于蒲团上。


        

“徒儿,咱们宗门破产了!”


        

“啊!”一粉雕玉琢的小女娃,盘着丸子头,插着道簪,一身洁白羽衣道袍,听到师傅的话,一脸不解。


        

她抠了抠小脑瓜:“师傅,什么是破产?”


        

老者手抚白须,眼眸中尽是落寞之色:“为师前些时日下山与人对赌,输了山门,这宗门内的一切物品都要成为别人的了。”


        

听到即将失去一切,小女娃明亮的眸子里闪烁着泪光,却倔强地不让眼泪流下来,鼻子红红,粉若樱花的小嘴微微颤动着:“师傅,那我们怎么办?”


        

“徒儿,你已经四岁半了,不再是三岁小儿了,要开始学会自强自立,待会你师兄会过来接你下山,为师也要去云游四海。”


        

“师父!”,小女娃的眼中泪花盈盈打转,心中满是对师傅的不舍。


        

老者眼眶酸涩无比,还略带一丝自责:“徒儿,为师一直没告诉你身世的真相,你其实是为师四年前从人家宴会中带上山来的!”


        

“啊!”,小女娃小团子般的身躯猛然一震,呼吸一滞,满眼的不可置信,内心犹如惊涛巨浪在翻腾,难道自己不是孤儿,父母仍在?


        

老者伸手轻抚她的额头,满眼慈爱:“你生于富贵之家,嗯……家里好像是做房地产的,你百日宴之时,为师见你骨骼精奇,灵根充裕,就将你带上山来,临走前留了一字条,相约十二年后归还他们!”


        

小女娃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阵懵懂、一阵腹诽:“师傅,你这不叫带,叫拐,拐带幼儿!”


        

老者嘴角微微抽搐,像是猝不及防的被刀刺中,脸一阵红一阵白,狡辩起来:“怎么能叫拐,谁会对拐来的人这么好,小没良心的,这几年给你泡澡用的药材若拿去卖,至少值几个亿!”


        

小女娃见老者又吹胡子又瞪眼的,白色长眉上下飞舞:“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你看你胡子又飘起来了……”


        

小女娃懂事的起身,用耦节般的短手给老者捶背。


        

老者深深叹息一声:“徒儿,时间无多,为师给你交代几件事,你可要铭记于心。”


        

小女娃可劲的点头,师父说重要的事情一定很重要,扬起脑瓜认真聆听。


        

老者掏出一个白石瓷瓶:“这是五味石,你常偷来用,其中用途我就不说了,为师送你了。”


        

又变魔术般掏出一个木锦盒:“这是砭石神针,医道中的至宝,你可要小心收好,下山后一定要隐蔽收藏!”


        

最后神情严肃的从怀里拿出一本发黄的古籍:“这是飘渺天书,以你现在的修为,看到的可能全是白纸,等你长大以后修为上来,自然可以看见里面的内容。”


        

小女娃嘴巴张得鸡蛋大,这些可都是师傅不让动的东西,有几次动了,都被师傅打屁屁。


        

“徒儿可曾记下?”


        

小女娃狠狠的点了一下头,眼眸中闪过一抹坚毅:“师傅,我全记下啦!”


        

老者轻轻一抱小女娃,看着她粉嘟嘟的模样,乖乖的、软软的,心里不由的一软,不禁在心中感慨:唉!若非本次宗门有难,为师怎舍得撒下这个谎让你下山,为师还有好多本事没教你呢……这次把宗门至宝全托付在你身上,也不知是对是错……


        

这才是老道的真实计划:强敌来袭,宗门遭遇百年难遇的危机,老道用一个善意的欺骗将小娃打发下山,并将宗门至宝藏于小道童身上,以避免宝物落入敌手,只是,这计划能否成功?有太多的不确定性……


        

见师傅眼眶湿润,小女娃眼中泪花像水龙头开闸,哇的一声,两行晶莹剔透的清泪凶猛的往下掉。


        

咻!


        

一道身影闪入,身形鬼魅!


        

“师傅,弟子冷夜机回来了。”


        

老者抹了抹双眼,恢复了镇定与仙风道骨:“夜机,你随我来!”


        

院中独留小女娃一人,眨着大眼晴,抹着泪水,想到要与师傅离别,无尽的忧愁不停的袭扰她那懵懂的脸庞……


        

良久,冷夜机背着一大一小两个包裹出来。


        

“小师妹,你叫柔柔是吧!你的行李师兄帮你收拾了,走,师兄带你下山!”


        

“师傅了?”,柔柔满脸疑惑,师恩难忘,她还有好多话没对师傅说。


        

“师傅年纪大了,见不得沉甸甸的离别,他就不送你了,有缘自会再相见的……”


        

冷夜机仔细打量小师妹,才发现柔柔长得如此水灵圆润,眼中带有无尽灵光,定神时如清水,闪动时如繁星。


        

“哦!”,闪过一抹失落过后,她用耦节般的小手把师傅交待之物装入侧背袋囊中。


        

随后对着师傅住的宅院方向,重重的叩了三个响头,一抹眼角泪痕:“师傅,保重!”


        

带着浓浓的不舍,跟随师兄下山!


        

渐渐远去,小蒲扇般的眼睫毛不停闪动,每一次回望,都扑腾出一滴晶莹的泪花。


        

别了,山门!


        

别了,师傅、师兄们!


        

别了,大黑、灵儿还有小青青……


        

此时山峰上的一头黑熊、一只白狐、一只青色鹦鹉,也是不停遥望,含泪送别小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