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飘渺仙宗安思柔 > 第4章 这女娃,恐怖如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雨沫从目瞪口呆中清醒过来:“柔柔,你这是法术?”


        

柔柔小脑瓜一歪:“什么是法术?”


        

“那你刚才变纸为火是什么?”


        

柔柔若有所悟:“哦,这就是道啊,每天打坐就是学半天道!”


        

夏雨沫不淡定了,言语之中都有了一些惊慌失措:“那你懂多少这种道?”


        

小萌娃突然一脸傲娇:“师傅说我是先天道体,入了门就无师自通,想学多少就多少,而且一学就会,好多师兄三四十岁都没有我厉害!”


        

夏雨沫、安景轩对视一眼,心中不知是惊喜还是惆怅,这娃,太生猛了!


        

两人常年接受的是现代教育,这奇异之事压根就不相信,可是刚才,小不点不用打火机就将纸引燃,这也太颠覆认知了吧。


        

而且她还说,懂很多种道法,彪悍得不敢想象。


        

终于回到安家大宅,这里简直就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大山庄,中欧合壁风格,己有百年历史。


        

大宅内除了住着柔柔的爷爷奶奶,还有安景轩的大哥和二姐一家,光保镖、保姆、厨师、园丁加起来都有三十来号人。


        

夏雨沫先把柔柔带往大堂,安老爷子和奶奶一早就收到了消息,满心期待的等待在大堂。


        

见带回一个穿着道袍,挽着道簪的小道人时,二老的心中顿时生出一份敬畏和虔诚。


        

“爸、妈,柔柔带回来了,我有很强烈的感觉,这就是我们真正的柔柔”,夏雨沫率先把小萌娃推上前来。


        

随后又补充道:“可能孩子还认生,现在还没开口叫我们做爸爸妈妈呢。”


        

二老见小女娃,长得美若天仙,皮肤吹弹可破,萌态可掬,眼晴是充满了灵动和稚气,一时心里乐开了花。


        

尤其是奶奶,心尖上像抹了蜜一样,甚是满意。


        

却见小女娃一直盯着奶奶看,把奶奶盯得为之一愣,不明所以。


        

柔柔负手而立,眼眉低垂,不知在念叨着什么,突然猛一抬头:“奶奶,你有血光之灾!”


        

奶奶呵呵一笑,这小神棍专注的样子可把她给逗乐了。


        

但一旁的安景轩却深以为然,面色严肃:“妈,柔柔可能没在开玩笑!”


        

二老脸色一紧,满是震惊,自己家里这个老三可是从来不开玩笑的主,难道真有什么血光之灾?


        

夏雨沫半蹲下来,搂着小团子:“柔柔,你有办法帮奶奶解决吗?”


        

柔柔抬起藕尖般的小手指,在下巴上摩挲了几下,沉思了一会后,又从随身侧背袋里掏出一张小黄纸和那支特制的茅杆笔。


        

在全家人诧异的目光下,又画了一张鬼画符。


        

走到奶奶跟前:“奶奶,麻烦你蹲下来一下。”


        

奶奶不管信不信,就凭这可爱的模样,也要配合她一下,乖乖的听孙女的话蹲了下来。


        

萌萌的小团子双指夹着黄色纸符,低喝一声:“咒!”


        

蓬!纸符上闪出一道火苗,把纸符点燃,萌得一批的柔柔夹着燃烧的纸符在奶奶头顶上绕了三圈。


        

随后小手一抬,把火苗抛向高空,同时大喝一声:“破!”


        

轰!


        

火苗升高后爆出一团大的火焰,把屋里的所有人都惊得心头一震。


        

这……这……


        

二老,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仍深陷在震撼之中。


        

柔柔却拍了拍手,嘴角扬起一道优美的弧度:“血光之灾破了,奶奶你平安了!”


        

奶奶可曾经是大学老师呀,妥妥的唯物主义者。


        

眼前的一切把她的世界观都颠覆了。


        

还是安老爷子见多识广,他深知很多东西根本没办法用科学解释,慈祥温柔的问道:“小师傅师从何人呀!”


        

小萌娃使劲的摇晃脑袋:“不知道,师傅从来不说,也不许我问,就让我叫他师傅。”


        

老爷子穷追不舍:“那小师傅可有道号?”


        

叮!


        

萌娃突然两眼放光,脸上满是傲娇之色,嘴角高高扬起:“飘渺仙宗坤道羽柔道人!”


        

夏雨沫、安景轩心里一凉,像失去了什么宝贝,自己女儿怎么成道人了?而且还有道号,名字听起来还酷炫狂拽似的。


        

安老爷子眉开眼笑,与之呼应:“坤道是指女羽客吧,羽柔是你道号,这道人可是要些修为才敢自称的……”


        

他见过不少自封为道士、修士、居士的,称自己道人的还真很少。


        

小团子一喜,老爷子有点东西呀,随即嘟起得意的小嘴:“师傅说了,按辈分,但凡其他宗门羽客见我,都得叫我一声爷!”


        

嘶!辈分这么高。


        

安老爷子倒吸一口凉气,这女娃,恐怖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