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飘渺仙宗安思柔 > 第7章 老杂毛不是坏得很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饭后,夏雨沫将柔柔带到她的房间。


        

粉色格调,墙上画着美人鱼,数不清的玩具,完全就是一个公主房。


        

这是柔柔出生之后就准备的,不过很多小玩具都是三岁以下小孩玩的,已经完全不适合柔柔。


        

“柔柔,这就是你的房间,爸爸妈妈的房间就在隔壁,有事就找爸爸妈妈!”


        

柔柔扫了一眼后,脸上充满了鄙夷:这些玩具,太幼稚了吧,师傅说过我已经不是三岁小孩了。


        

不过她没把真实想法表露出来,毕竟初来乍到。


        

夏雨沫又介绍了一位小姐姐给柔柔认识:“这位是晚馨姐姐,以后就是你的贴身保姆,她会负责照顾你。”


        

“哦!”,柔柔没有太多的惊讶,山上有几个师兄都自己带有丫鬟,也许保姆跟丫鬟差不多吧。


        

“柔柔,有什么需要尽管跟妈妈说哦!”


        

柔柔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两眼眨了眨:“有有有!有什么地方存放东西最安全?”


        

夏雨沫听到她的问题满是诧异,一个小屁孩有什么的重要东西要存放,不过还是耐心解答:“存放东西安全的话,就只有保险柜了!”


        

“保险柜?”,什么东东,柔柔完全没听说过呀!


        

“嗯……爸爸有一个,要不带你去看看?”


        

“好吧!”,柔柔像个谨慎的小大人,跟着去看保险柜。


        

当在书房见到纯钢铁制,厚重的保险柜时,柔柔不禁摇头:太弱了!自己小手掌,一掌就能劈开。


        

“有更坚固的保险柜吗?”


        

夏雨沫真的被问到愣住了,你小屁孩到底要干啥?放军事机密吗?


        

幸好安景轩及时赶到,了解情况后:“呵呵,当然有更安全的保险柜,柔柔,你确定真的要吗?”


        

柔柔狠狠的点了一下头,神情严肃:“必须要!而且要快!”


        

安景轩、夏雨沫对视一眼:“柔柔,要不这样吧,爸爸妈妈陪你出一趟街,主要去买保险柜,顺便再买些好看的衣服,好不好?”


        

“嗯哪~”,柔柔点头,当务之急没有什么比买保险贵更重要,师傅可是说过要把东西好好藏起来。


        

一行三辆轿车,开出安家大宅,前往中海最大的一家保险柜专卖店。


        

夏雨沫突然觉得有点逗比,别人家的女娃都喜欢买好看的衣服,自己家的却要去买保险柜。


        

到了专卖店,一行人威风凛凛的下来,把专卖店的职员吓了一跳,这是来了什么大佬。


        

经理亲自接待,柔柔却懒得听解说,直接一个个的看过去。


        

直到见到一个四门冰箱大的保险柜时,嘴角才露出一丝弧度。


        

葱白小指指向这个乌金色的柜子:“我要这个!”


        

安景轩面无表情望向销售经理:“介绍一下!”


        

经理心花怒放,这个是店里最贵的一个,若卖出去,光提成就有近百万。


        

“先生,小姐,这款保险柜主体结构使用的是钒钛合金,并设有多道防潮隔热层,以及石墨层、活性炭层,可防导弹攻击、核辐射、以及毒气,指纹瞳孔双识别,一般用来保存世界顶级名贵字画,价格有点贵,600万!”


        

安景轩正在思考,不是买不起,而是弄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在家里干嘛?


        

却听得柔柔坚定无比的声音:“我就要它!把它放我房间里。”


        

夏雨沫满头黑线,这娃到底要存放什么?


        

安景轩倒是镇定,总裁气质凸显:“就它了,苏助理,搞定这件事,送到小姐房间里!”


        

一旁的一个黑衣人,点头领命,他会完成后续的一切。


        

夏雨沫及时上来提示道:“柔柔,柜子买了,咱们去买好看的衣服吧!”


        

天底下哪个妈妈不想把自己的孩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所以不停的怂恿柔柔去买衣服。


        

柔柔小眼珠滚动一下:“买什么衣服?我只穿道袍!”


        

夏雨沫心里犹如一道闪电劈过,被轰得外焦里嫩的,只好求助老公安景轩。


        

安景轩也是无语,怎么碰到一个这么奇葩的怪胎?


        

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保持镇定:“要不这样吧,凡事有个过渡,咱们去陈大师那里帮她定制几身道袍吧!”


        

陈大师是中海有名的服装私人定制大师,擅长制作唐装与华夏传统衣服。


        

一行人又驱车前往陈大师的工坊,在一个园林式的创业园内,环境优美,文化氛围浓郁,这里还同时存在不少文化公司、创意公司。


        

非常碰巧的,陈大师就在店内。


        

夏雨沫向陈大师说明了来意:“陈老,我家孩子不喜欢穿其他衣服,就想穿道袍,要不你仿着她身上这一身,给她做几套不同花色的!”


        

陈老推了一推眼镜,带上衣袖筒,打量了一下柔柔身上的衣物。


        

突然眼前一亮,两眼放光,像见到什么稀世之宝,不停的在柔柔的道袍上仔细摩挲,查看针线纹路。


        

不禁赞叹一句:“惊为天人,惊为天人呀!”


        

夏雨沫一脸懵逼,不就是一身白纱状带点金线的衣服吗?


        

安景轩纵使久经名利场,也失了一丝淡定,他有一种强烈预感,柔柔身上穿的衣服定是不凡之物。


        

陈老顿了顿,让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开口道:“这道袍的面料用的是极品天蚕丝,黄色针线用的是黄金蜘蛛丝,抗拉强度甚至可以与制作防弹衣的凯夫拉纤维相比……”


        

他没有说下去,问向柔柔:“小姑娘,你这衣服多久洗一次!”


        

柔柔伸出一根小手指:“一个月,每月初七洗衣日!”


        

嘶!又仔细看向道袍,揣摩起来,感受布料的柔软。


        

“一尘不染呀,自动防尘、隔尘、去污……”


        

惊叹过后,陈老对夏雨沫、安景轩说道:“这道袍我还真的仿不出来,若做几件低配的仿品还没问题,就这小姑娘身上的衣服,拿出去拍卖,至少值个一千万,当中的手艺早已失传……”


        

夏雨沫:“……”


        

安景轩:“……”


        

不是说老杂毛坏的很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