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飘渺仙宗安思柔 > 第19章 小道童坐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到家中,两保镖例行公事的向管家汇报情况。


        

听到柔柔小姐逢初一十五要到一个残破的道观里坐堂,心里一愣,柔柔小姐想要做的事情,肯定是阻止不了的,但不能丢了安家的门面与身份呀,于是一顿安排。


        

第二天正午过后,一辆保姆车如约开到道观前。


        

两保镖一顿搬搬抬抬,做了一些布置。


        

小柔柔阔步而入,对保镖的安排很满意。


        

在大殿右侧,铺了一块高档地毯,上置一张低矮案几与一蒲团,案几上一杯香茗,一壶好茶。


        

柔柔行至蒲团盘腿而坐。


        

两保镖分立地毯两侧,如山峦般站立,晚馨则伺在一旁,大保温瓶里装着家里带来的热山泉水。


        

刚才与老头寒暄了一阵,得知老头外号马半仙!


        

马半仙见此阵仗,不禁感慨:大宗门的人,果然逼格够高。


        

他今天约了三位香客,听说有高人到观,三位香客都早早到来。


        

可一见是个四五岁的小女娃时,都无不感觉心头有千百头羊驼飞奔而过。


        

“马半仙,这……”,一位香客给老头递来一个怀疑加不可思议的眼神。


        

马半仙老神在定:“闻道有先后,达者不分长幼,小道爷本事大着了,你们尽管一试,一个个来,没轮到的在我这边静静待着!”


        

一位年约五十多的大婶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勉强试试吧。


        

她牵过来一名五六岁的男童:“小神仙,我家孙子,半年前还是聪明伶俐、活蹦乱跳,可一个打雷的晚上过后就像丢魂失魄一样,呆若木鸡,平时谁跟他说话也不理,到医院去医生也查不出什么问题……”


        

柔柔原本盘腿而坐,闭目养气。


        

听完诉说后,抬起小蒲扇般的睫毛,亮出闪若星辰的眸子,软糯软萌发声:“中邪了,邪气入体。”


        

大婶被小柔柔的独特气质震惊到,好有仙气的小女娃!


        

柔柔把头偏向一边,召唤一名保镖过来:“把手掌推平,置于案上!”


        

保镖照做,现在保姆保镖都是柔柔的脑残粉。


        

柔柔用葱白小指蘸了一点茶水,在保镖手心上画着看不懂的符号。


        

画完后,对保镖说道:“用这手掌抽那少年一巴掌,打在脸上,力度一般就行!”


        

保镖起身照做,大婶却有点不情愿了,这打人能治病?


        

“小姑娘,我这孙子精神本来就不太好,再挨打,真打疯了怎么办?”


        

柔柔轻敲一下茶杯,示意晚馨再泡一杯,头也不抬,轻藐的飘出一句:“信则灵,不信,自求多福!”


        

大婶骑虎难下,思索了一下,狠狠的一咬牙,把孙子推向保镖跟前。


        

啪!


        

保镖一巴掌抽在男童脸上,在场的人无不屏住了呼吸。


        

大家都在期待与验证小道童的能力!


        

数秒后……


        

“哇呜呜~”


        

“奶奶,有人打我,他们都是坏人……”


        

大婶喜极而泣:“宝贝,你终于开口说话了!”


        

自从惊吓后,就像自闭一样,半年来都没开口说过话,目无表情的过了半年。


        

大婶搂完宝贝孙子后,连忙躬身向柔柔小团子道谢:“多谢小神仙,多谢小神仙……”


        

打人保镖回位,嘴角浅浅拉高:连柔柔小姐也敢质疑,刚才下手重了两分。


        

老头,即马半仙,深叹一口气,飘渺仙宗……果然名不虚传!


        

其后两位争相上前,太神奇了,虽然年纪小,但道行绝对不浅。


        

两人相争时,被保镖一把拉开,维持了秩序。


        

双方一阵商量,年纪偏大的大爷先来。


        

“小神仙,一到刮风下雨,我就胸闷不已,还常常做噩梦,都是梦见一些妖魔鬼怪,你看,我请了护身符,念珠都没什么效果……”


        

柔柔瞥了他一眼:“坐下,把手伸来!”


        

大爷把手平放,柔柔小姐伸出萌得无比的小手,将三指搭在大爷脉上,这画风不要太萌,一个四五岁小女娃居然给人搭脉诊断,俨然一副小神医的模样。


        

“晚馨姐姐,帮我开方,瓜蒌皮、薤白、半夏、柴胡、各一钱,虎杖、赤芍、西洋参、五味子各两钱,水煎服,一日一剂,连服七天……”


        

当小团子熟练的报出中药材名一时,现场的人无不震惊,没有人再去质疑小柔柔的能力,反而在心里多了无比的虔诚和敬畏。


        

大爷还想问点什么的时候,柔柔的樱桃小嘴微微开启:“下一位!”


        

嘶!好霸道,不容冒犯。


        

最后一位上前时,无比恭敬,肥头大耳,一看就是暴发户。


        

“小神仙,我也没什么病,就是最近几个月霉运连连,逢赌必输,求了很多东西都没用,我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什么煞?”


        

小柔柔从闭目养气中睁开双眼,望了一眼后又重新闭回。


        

只轻轻吐出一个字:“滚!”


        

肥头中年还想再问多一点什么时。


        

却被两保镖快速的走过来,架起、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