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飘渺仙宗安思柔 > 第61章 拜师请排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徒儿,是你让为师要与时俱进的。”


        

“你看,为师不仅学会了赛车,还学会了蹦迪……哈哈,原来年轻人的乐趣这么多!”


        

“为师是想把很多东西玩个遍,再告诉你什么东西好玩!”


        

柔柔扫视了现场一圈,发现没有自己喜欢玩的,尤其是她不喜欢这里的女人胭脂气太浓。


        

嘟哝一下小嘴:“你自己慢慢玩吧,这些都不好玩,我先走了!”


        

阔步走出别墅之外,抱起灵儿,开动三千雷动。


        

犹如一道闪电,又奔回安家大宅去了。


        

唐笑扑通扑通的小心脏终于安静下来,看来自己要加快跟老师傅的熟络,不然哪天又被小表妹拍一掌,划不来呀。


        

“老师傅你还有什么想玩想见识的,会所、蹦极、跳伞……我全带你去!”,唐笑一脸谄笑,对着老师傅狂舔。


        

……


        

柔柔回到家中安安分分的玩一样:小弟安慕熙。


        

抱着他与灵儿一起到处乱窜,把家里搞得鸡飞狗跳,尤其让保镖们胆战心惊。


        

柔柔小姐抱着小少爷上蹿下跳的,摔倒小少爷了可不是开玩笑的。


        

幸好,又有人上门来拜访了。


        

是沐振国,案子告破后,他脸上可是狠狠的贴上了一块金闪闪的荣耀。


        

他带着各种适合四至六岁女孩玩的玩具上门来拜访了。


        

“小师傅,咱们又见面了,这次是我以个人的名义上门来感谢你的,感谢你帮我们抓住了采花贼……”


        

沐振国以感谢的方式开场,并想着逐步试探拜师的事情。


        

小柔柔眉毛弯弯,嘴角拉高,她最喜欢的就是被人夸。


        

粉嘟嘟的小脸上溢满了笑容,毫不客气的摆摆手:“不用谢,不用谢,行侠仗义是我宗门的本分!”


        

“厉害厉害,不知小师傅的宗门是?”,沐振国明知故问,就是想往拜师的事上引。


        

小软萌一脸傲娇:“哎呀,飘渺仙宗啦……”


        

沐振国故作震惊之色:“一定是大宗门吧,不知道拜入师门难不难?”


        

小软萌一愣,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你要拜师?”


        

“宗门直接收弟子很严格,好像在身体属性上都有要求,不过……”


        

也许是小柔柔看多了光头强,她居然学会了主动推销。


        

“不过你如果拜在我的门下的话,要求就会低点,人品好就行!”


        

哈,沐振国要的就是这句话。


        

“小师傅,我对玄门之事一直很感兴趣,如果不嫌弃的话,我愿意拜你为师,人品的话你不用担心,我从事的就是惩恶扬善的 Police工作,我还因为抓贼拿过奖章了……”


        

小柔柔眯着眼睛打量了他一番,他说的没错,身上透着一股正气。


        

“好吧……”,正要答应之时,却听得一道声音传来。


        

“师傅且慢!”,说话的是老沐,他急匆匆的赶来。


        

刚才在不远处看到自己侄儿的表情,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走近一听,更是验证了自己的想法。


        

“师傅,此人乃是弟子的侄儿,如果拜你为师,那辈分岂不是乱了。”


        

小柔柔抠了抠脑瓜:“好像说得也对!”


        

“师傅,我有个建议,以后凡是有拜师的,像沐月一样,给个记名弟子的身份,等他们表现突出,再任其为正式弟子!”


        

小柔柔觉得相当有道理:“好,就依你所言!”


        

沐振国虽然心里有点不舒服,但好歹也达到了目的,更何况另一个是自己的亲叔叔,在家族里面辈分高着呢。


        

“行,记名弟子好呀,凡事都有一个考察的过程!”


        

果然是个圆滑的家伙,方的圆的扁的,他都能适应。


        

小柔柔从兴奋中回味过来,仔细的又盯着沐振国看了一下:“咦,你有血光之灾呀!”


        

“老沐,你帮他破一下吧,就当是练手了!”


        

老沐也认真的用望气之术看了一遍,果然,有煞气!


        

他拈出一道符纸,完全按小柔柔教的操作。


        

“咒!”


        

蓬!符纸无火自燃,把沐振国惊的一批,自己的叔叔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破!”


        

符纸在沐振国头顶绕了三圈后,化作一团大的火焰。


        

小柔柔在一旁看的很满意,道门的破煞之术,终于被老沐学会了。


        

另外三个徒弟学不会的话,估计这辈子也没办法学会了,那就老老实实的学医吧。


        

沐振国这次终于被眼见为实震撼到了。


        

人上了一定年纪,对这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都会心存敬畏不已。


        

不管他在普通人面前多么的高高在上,在奇人异士面前,都是小心谨慎、敬若神明。


        

“师傅,我侄儿所在之地正气十足,为什么会沾上煞气?”


        

小柔柔搓了搓鼻尖,认真思考起来:“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非常特殊的人或事,才会沾上煞气!”


        

嘶!沐振国认真的思考起来。


        

他现在担任的是领导职务,一般不需要出外勤。


        

最近一次外出是督导一宗文物盗窃案,近距离的接触了一个古代铜镜。


        

至于其他案件,都非常的正常,只是些打架斗殴诈骗之类,没有特殊之处。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阵煞白。


        

那次接触到文物铜镜的人可不止他一个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