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飘渺仙宗安思柔 > 第132章 一不小心成了罪恶克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花怎么还没搬完?”


        

“小姐,马上就好!”


        

柔柔将手背在身后,一副大爷的模样。


        

白少见所谓的柔柔小姐是个小不点,更是气上心头:“你居然敢挑衅我,知道我是谁吗?”


        

小柔柔小嘴一撇:“管你是谁,搬完花再找你算账!”


        

白少乐了:“哟呵,还找我算账,你哪来的底气!”


        

柔柔懒得搭理他,而是问向保镖:“老表怎么还没下来!”


        

“来了!”


        

果然,唐笑跟顾倾城都下来了。


        

小柔柔把头一仰:“是你自己出手,还是我帮你揍?”


        

唐笑一激,当然是自己了,早上是对方人多,现在是自己人多,道馆保镖加起来有三十来个,谁怕谁!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他挥手一拳就冲过去。


        

砰!


        

攻击不中,反倒被人一脚被踹了回来。


        

那白少是个练家子,从小就练武,普通人还真不是他对手。


        

小柔柔白了他一眼:“真没用!”


        

砰!


        

柔柔出手了,结果可想而知。


        

白少倒飞出去,这次不是腾空,而是贴着地面摩擦了十几米才停下。


        

直接晕死过去。


        

白少的跟班们急了,连忙上前查看,太狠了,人估计是废了!


        

勉强还有一口气。


        

哪里敢逗留,抬起人就要装上车往医院里送。


        

“等等,我让他走了么?”


        

小柔柔再度上前:“打了我安家的人,哪有这么好放过,放心,他死不了!”


        

白少的跟班们傻眼了,刚才那一掌大家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简直就是不能招惹的一小魔女呀。


        

小柔柔小手一挥:“抬进去,给老周老赵练手,救活了,再揍!”


        

保镖们一拥而上,把人抢过来,像抬猪仔一样抬进道馆。


        

剩下一群跟班们在傻眼。


        

有机灵点的,一个个电话拨了出去。


        

老周老赵最近学了不少医术,这身体被重创的还是头一回接触。


        

龙葵草还阳吊命、各种药材化淤、止内出血、药酒通经络等一系列操作,人居然缓过来了。


        

这可把俩老头乐得不行,积累了不少实战经验呀。


        

柔柔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沐振国打来的。


        

“师傅,你是不是招惹了一个京城来的人呀,那人来头很大,部里直接有人打电话下来过问。”


        

“嗯,又怎样!”


        

沐振国心里一紧,还真是,小师傅在功法上逆天,但在这人情世故、复杂的人脉圈的事上还真是一张白纸状态。


        

这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有的能力,于是他给小师傅出谋划策:“师傅,这件事上要占理占主动,一定要善用社会舆论的手段,暴光他搞臭他,才能让那些帮他的人适可而止……”


        

沐振国讲解了很多细节,小柔柔一点就明。


        

生怕小柔柔理解不了,沐振国又打电话给沐月讲解一番。


        

沐月雷厉风行,找来安泉涛负责录像,丰思明负责联系水军。


        

小柔柔只负责一件事,让他把黑点都暴出来。


        

白大少刚苏醒,仍在深深的震撼之中。


        

一个小不点居然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他害怕了,尤其是刚才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让他更惜命。


        

小柔柔掏出砭石神针。


        

她对着白少微微一笑:“我能让你变哑巴,信不信?”


        

咻!


        

一针往喉间下去,白少开不了口,说不了话了,他拼命的挣扎,但就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还让你永远下不了床,你信不信?”


        

白少拼命点头表示相信,但小柔柔还是继续动手。


        

咻!


        

两针扎在他腰间,他的两条腿瞬间失去知觉。


        

白大少哭了,我都点头表示信了,还扎!


        

小柔柔依然用甜死人的微笑,警告道:“想要没事,就乖乖的,把你做过的坏事都说出来吧!”


        

在痛不欲生面前,说出之前自己的那些坏事,算得了什么?


        

他现在对小柔柔的恐惧,犹如地狱深渊一般。


        

喉间的针一拨,他可以开口说话了。


        

“说吧!”


        

“我说,我说……”


        

他开始竹筒倒豆子一般,开始说出自己干的一些坏事,比如说去葡京赌钱、去海天盛宴开派对、交过几十个女朋友、让多少个女人做人流等。


        

但沐月在一旁却皱眉:“师傅,他说的都是一些属于道德范畴的事情,虽然很坏,但是还不足够!”


        

柔柔马上明白了,这白少还在藏着掖着。


        

她从侧袋掏出一张已经画好的符纸,拈在手中:“既然你不肯说实话,我就让你见见妖魔鬼怪吧!”


        

“咒!”


        

符纸自燃!白少心里突然涌现出极不好的预感。


        

“灭!”


        

她灭了一盏他身上的天灯,三盏灭一盏可让人心智失常,看到一些他内心恐惧的妖魔鬼怪,其实都是一些幻觉。


        

“啊,别过来……我不是有意杀你的……”


        

“鬼呀……妈呀,救我……”


        

十五分钟后,白少平静了下来,他身上的一盏天灯,自动被点燃,又恢复了正常的神智。


        

但这十五分钟里,每一秒都是煎熬,每一刻都是痛苦与恐惧。


        

沐月双手抱于胸前,冷淡严肃:“说,你杀了谁,在哪里,怎么动手的?有半句假话,我们师傅可以让你一辈子都生活在刚才这种痛苦之中。”


        

白少,怂了,真的怂了!


        

他可不想死呀,更不想处于刚才那种暗无边际、撕心裂肺的痛苦之中。


        

痛哭流涕的把前两年的一件奸杀案的细节全抖了出来……。


        

沐月忙打出电话:“小伯,来抓人吧,他自已交待了一起命案,比想象中更严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