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飘渺仙宗安思柔 > 第175章 上课不听讲的熊孩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反正只有十几个兄弟在场,战部里又是强者为尊,有了第一个人开始叫,后面跟风一大片。


        

一顿肉下来,十几号人全叫了姐姐。


        

小柔柔在猎魂里一姐的地位算是妥妥的了。


        

月朗星稀,大家就地宿营,一夜无话。


        

可是在基地里,坐在大屏幕前的战鹰却不淡定了,屏幕上显示十几个红点图标聚集在一起,尤其是小雨点也在其中,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他黑沉着脸。


        

“这群家伙搞什么名堂,不是说好三人一组吗,全集中一块,就是一群猪也能走出森林呀。”


        

他相当无语,哪个环节出错了,原本对队员的考验,在这一刻怎么就被人带偏了。


        

第二天一早,这一队人就在灵儿的带路下,一路顺畅的往基地走回。


        

临近中午十一点就到达了基地。


        

成为了第一批,且同时到达的人员。


        

小柔柔被大家簇拥在中间,个个都是人精,教官肯定会发火,关键就看教官敢不敢对小柔柔发火了。


        

果然,原本想大发一顿脾气、呵斥一番的战鹰,看到大家全围在柔柔身旁时。


        

脾气没有了,转而是一脸热情的微笑:“不错嘛,懂得变通,有团队合作意识,团队精神可嘉!”


        

“不过了,这肯定是小雨点的指挥有力对不对?”


        

众人点头,不敢不点头,不然就得罪了小雨点了呀。


        

“那既然如此,你们其他人作为老兵为什么没有这种指挥意识了,完全就是不合格嘛,除了小雨点外,全都给我20公里全副武装越野,立刻,马上,快!”


        

姜还是老的辣呀,即捧了小雨点又罚了众人,众人也接受,毕竟这已算很好的结果了。


        

......


        

在基地集训的日子,就在这种每天汗流浃背的氛围中度过。


        

因为猎魂要应对的超自然能力事件,所以聘请了一些高人来担任客座教官,教一些奇门异术。


        

这天,来了一位正一道天师派的牛天师,给猎魂队员进行为期三天的培训。


        

柔柔学的道门之术与他的天师道有很大不同。


        

玄门之术偏向实战,天师道则偏向体系与理论。


        

牛天师洋洋洒洒的讲了一个早上,最后总结:


        

“天师道重斋醮规仪,今早讲的就是九等斋十二法的斋醮系统;金箓、黄箓、明真、三元、八节、自然等斋法的具体仪式将在之后慢慢说明与演示。”


        

大家都听了个半懂,大概就知道是一种开坛作法的仪式,有很多细分,条条框框也很多,还很复杂。


        

有人举手提问:“天师,这天师道之术多数靠仪式来完成,若遇到凶猛的奇异之物,如何破解?”


        

牛天师一抚白须:“对付邪恶之物,多用符箓,不过符箓要有法力需要多年的修为,三十年小成,一甲子(六十年)方有大成者也是凤毛麟角。”


        

柔柔自进入基地后,她在符咒术上能力刻意的低调,因为她来之前安老爷子说过:战部里相信科学的人多,你的符咒之类的能力还是少用,以免树大招风。


        

所以,来了几天,没人见识过柔柔施展符咒术。


        

而且,她对飘渺仙宗之外的道术完全不感兴趣,为了不让大家讲闲话,她勉强的坐下来听了一阵,而后就是靠在灵儿身上打瞌睡。


        

牛天师早就看不顺眼了,以前他到处讲经布道,大家都是听得聚精会神的,今天的队员们也是打起精神来听,唯有一个女娃,相当的不尊重,听了十分钟就开始打瞌睡,一直睡到讲完还没醒。


        

回答了一个问题后,他决定敲打一下那个小不点。


        

“咳咳,第一排睡觉的那个小童,醒醒!”


        

小柔柔被旁边的狼五推了一下才醒来,还带有一丝起床气。


        

小奶萌也是有脾气的,她蓦地起身,对着狼五大吼:“干啥!”


        

狼五神色木然的指了指台上。


        

柔柔这才明白,台上的老头在提问,狼五是在提醒她醒过来。


        

她安静的坐下,望向牛天师:“咋了?”


        

牛天师见这小童如此狂妄,猜想一定是某个大佬家的千金,过来摆摆样子的。


        

“小童,老道我在台上讲了一早上的科仪之法,你可明白一二?”


        

柔柔脑瓜一偏,用一只手托着腮,貌似还想继续睡:“我要懂这个干嘛,无聊!”


        

牛天师气得血气上涌:“你......无知小儿,大不敬!”


        

柔柔被说成无知小儿,仿佛被什么剌中了她那傲娇的自尊心,也当场发飙:“你才大不敬!老杂毛,你一早上嘚嘚嘚的说个不停,有啥用,能驱邪吗,能破煞吗?”


        

“你......好,无知小儿,老道我就下一道符箓让你见识下什么是道门真传!”


        

他从身上摸出一张符纸,上面画满了红色的符文。


        

“这是我独门的清心符,此符一焚出,在座各位会都感觉到一阵清爽的洗礼,有如清风拂过心间...”


        

牛天师解释完,又在身上摸了个遍,最后抬头问向听课的众人:


        

“有谁带了火机,借个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