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飘渺仙宗安思柔 > 第227章 被低估的存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柔柔一行,吃饱后就返回了招待所。


        

翁老,中医界的泰斗,这次也应邀来参加针灸研讨会。


        

他是战部医学院的重点接待对象。


        

他的待遇比柔柔高多了,直接入住五星级大酒店,还有接待人员全程陪同。


        

上次在中海,就是他邀请柔柔到医科大学作讲座,而后又拜欧阳飞飞为师。


        

本来也只是走个过场,重在参与,毕竟,他也清楚,战部的教育机构,更注重立竿见影的西医。


        

第二天,研讨会按时召开。


        

好家伙,各路研究针灸的大神还真来了不少。


        

一切,其实都是京城郭老的推波助澜,他只是在一次喝茶时提了一句,自已的病是针灸治好的,而负责医疗教育这一块的人就折腾了起来。


        

柔柔带人入场,坐在了听众席。


        

上面一排主席台上坐的,全是胡子花花的老头跟各种名头很响的学院派大佬。


        

而且研讨会的形式也很中规中矩。


        

以轮流作报告的形式展开。


        

柔柔听了第一个人开讲,长篇大论,她就听不下去了。


        

这么冷的天,听这个,还不如能灵儿在被窝里睡觉舒服。


        

她起身,招呼随行的炎戮、夏如烟他们离开。


        

因为,这大礼堂里听研讨会的人有近千人。


        

坐在台上中心位置的翁老,当柔柔站起来时,才发现了她。


        

咦,是小神医呀。


        

看到柔柔离场,翁老也不管不顾了,走身离开主席台位置,追了出来。


        

“小神医,小神医!”


        

柔柔停住脚步,昂起脑瓜:“你是?”


        

时间有点久,她是真记不起是谁了。


        

“师伯,我是老翁呀,上次中海讲座,还有拜欧阳飞飞为师...”


        

“哦~”,柔柔记了起来。


        

“是你呀,咋了?”


        

翁老停顿了一下,刚才走太快,气喘吁吁的。


        

“师伯,你怎么在这?”


        

“来给人上课,有人听就讲,没人听到时侯就回去。”


        

翁老带着一丝疑问:“那这研讨会没邀请你吗?”


        

柔柔一撇嘴:“请啥,不就是通知坐在下面么,没啥好听的,我回去睡觉了。”


        

翁老急眼了,哪个家伙这么不长眼,怠慢了小神医。


        

“师伯,别别别,你跟我回会场,我让你有意思起来。”


        

柔柔不知他要干啥,听说有意思,也就点点头,返了回来。


        

回到会场,第一个作汇报的老头还在洋洋洒洒的讲个不停,翁老直接走上去,打断了他。


        

抢过了话筒。


        

“各位来宾,我翁老头子参加的研讨会没有一千场也有几百场了,这种形式的东西真看不下去了,我们行医讲究的是务实,达者为尊,而不是论资排辈混资历...”


        

“在这现场,就有一位惊世骇俗的神医,却遭受到冷落与怠慢,我翁老头子在这里放话,这台上坐着的专家,有一个算一个,加起来都不够给这神医提鞋的...”


        

哗!


        

台下一片哗然。


        

院方的学术大佬脸色相当难看,这个翁老要干嘛,从来没试过这种状况,一时间也不好出面,只能任其表演。


        

翁老不紧不满,缓缓的道出:“现在,就邀请我的师伯,小神医安思柔上来,给我们讲讲真正的神针。”


        

柔柔从来就是个惹事的主,看到这样的状况,嘿嘿,终于觉得有意思了。


        

在近千人的注视中,她背着手,像个小老头一样阔步上台。


        

翁老将话筒递了过去。


        

“讲啥?”


        

“就介绍下你的神针吧,师伯。”


        

“好吧!”,她一脸小骄傲的扫过全场,全然不管主席台上的老头们黑着脸。


        

“我的助教告诉我,古时侯传下来不少针灸方面的书,上面都提到下针要有气感,我就问你们,你们有真气吗?”


        

全场沉默,她说的没错,几乎上点年份的书上都是这样说的。


        

但后来,人们把气感转化为手感,以感觉到震动为准。


        

气感这个概念被人淡化了。


        

“我给你们看看什么是气,夏如烟。”


        

“到!”,夏如烟一个标准的立正。


        

“抽一张手帕纸出来。”


        

“是!”


        

夏如烟从身上的包装纸巾中,抽出一张交到柔柔手里。


        

柔柔抓住一角一甩,纸巾撑开。


        

随手往上一抛,白色的纸巾飘在空中。


        

柔柔伸出两指,将真气集中在指尖,对着飘着的纸巾一指。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纸巾悬停在空中,柔柔手指向左偏,纸巾就像左飘荡,向右偏,则向右飘荡。


        

一直在空中,就是不下来。


        

柔柔另一手提起话筒,傲娇的说:“看到没,这就是真气,不仅身体内要练出真气,还要做到真气外放,然后气经银针进入病人的身体,以气度穴...”


        

“这就是针灸的根本,没有气,一些针法都免谈!”


        

哄!


        

全场震撼了,包括主席台上的全部号称专家的老头们。


        

原来大家,一直在缘木求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