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飘渺仙宗安思柔 > 第289章 别以为我小就好欺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把猎魂的事情解决完之后,柔柔就带着灵儿回到了学院。


        

学院内的生活,一如既往的平淡。


        

接下来的几天,柔柔一边让保镖继续出售养颜汤,一边准备电影的开机仪式。


        

这天柔柔才刚刚离开教室,就看到了龙晨等候在教室的外面。


        

“小安导,您可算出来了。”龙晨见到柔柔,凑近到了柔柔的身前说道。


        

“小安导,今天就是咱们的开机仪式,我们大家就等您了。”


        

柔柔轻咳一声,背着双手很满意的点点头。


        

等到保镖赶来之后,一行人就向着开机仪式的会场走去。


        

会场外,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柔柔自然不用跟他们一样,龙晨出示了工作牌,就带着柔柔进入到了会场内。


        

会场里面,柔柔已经看到了很多熟悉的身影。


        

几个人见到柔柔的出现之后,也都要靠近过来。


        

但没有想到,却被几个陌生人抢了先。


        

“您就是安导吧?”两个电视台的记者,举着话筒问道。


        

“小安导,他们……”龙晨见到记者靠近,生怕柔柔生气,抬手就想要解释什么。


        

立在柔柔身后的几个保镖,也赶紧往前几步,挡在了两个记者的身前。


        

“没事情的,让他们过来吧。”柔柔的目光在两个记者的身上打量一圈,早在到来之前,就听帆帆说过了,这些记者很烦人。


        

但是,最好能拉拢他们,因为对电影的宣传有好处。


        

两个记者终于出现在柔柔的身前,其中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年轻女记者,赶紧弯腰问道:“安导,听说您就是电影《笑熬浆糊》的投资人?”


        

“对呀。”柔柔点点头,声音软萌萌的。


        

记者见到柔柔这么可爱,也忍不住想要更亲近一些。


        

但另一个记者,明显心里憋着坏。


        

见到柔柔承认下来,便也将话筒递到了柔柔的身前:“安导,听说您的电影,在之前就备受争议,能说说您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吗?”


        

他指的当然是柔柔与王大虎之间的纠葛,可今天提出这个问题,明显有些不合时宜。


        

柔柔如果说不出来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这个记者多半会在背后说一些不中听的话。


        

龙晨听到记者的提问,已经抬手拦在了记者的身前。


        

并开口阻止道:“如果是想要询问类似的问题,我可以给你答案。”


        

“我们的小安总,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


        

“那我想问下,安导是否承认,目前圈子里,就是因为有了她这样的投资人,才会导致烂片扎堆的呢?”


        

记者见到龙晨站出来,说话也更加露骨了几分。


        

这样子的记者,是来找事情的吧?


        

龙晨摇摇头,厉声说道:“那些人拍烂片,跟我们小安导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如果你继续泼脏水的话,我不介意让保安把你赶出去。”


        

记者的眉头一皱,并没有因为龙晨的威胁有丝毫收敛:“是不是因为安导心虚,不敢自己回答?”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们的电影《笑熬浆糊》,其实就是安导……”


        

“问完了吗?”柔柔也听出了来那个记者的意思。


        

真的是太气人了!


        

柔柔挺起了小胸脯,脸色也变得很严肃。


        

但她天生婴儿肥的小脸蛋,还在随着她的呼吸轻轻颤动,任谁看过来,都忍不住想要rua一把。


        

“小安总。”龙晨回头,悄悄打量了几眼小安总的脸色。


        

柔柔叉着腰,一身飒气荡漾,满是正气的回应道:“我安思柔,不会拍烂片。”


        

“剧本是我亲自看过的,剧情我也是仔细斟酌后才认可的。”


        

“你们不能因为我年纪小,认为我什么都不懂,就想着欺负我。”


        

柔柔说着,已经到了那记者的身前,一把抢过了话筒,继续说道起来。


        

“你如果非要这样子问的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并不是一个合格的记者?”


        

“你看到我拍的电影了吗?还是你看过剧本了?你凭什么就在这里说,我们拍的是烂片?”


        

说完之后,柔柔怒瞪了记者一眼,就把话筒递了回去,然后头也不回的向着会场的里面走去。


        

立在原地的记者,在风中凌乱许久,没有说出来半句话。


        

倒是另一旁的年轻记者,看着柔柔的背影,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


        

刚才柔柔的一举一动,她可都记录下来了。


        

她也在到来这里之前,就收到了台里的电话,知道有些事情不能问,有些人也不能得罪。


        

一个干枯的大手,拍在了那名记者的肩头:“你是中海新闻的记者吧?”


        

记者听到了温和的声音,瞬间像是再次活了过来。


        

他急忙回头,看向了身后的老人。


        

“您是沐老?哎呀,早就想采访您了,就是一直没有机会,不知道您哪天有时间……”


        

“我师傅说了,你不合格。”老沐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那握在记者肩头的手掌轻轻拍动了几下。


        

“我也觉得是,我稍后会给你们台里打电话,你准备准备换个行业吧。”


        

老沐说完,对着另一名女记者点点头,转身离去。


        

师父?记者彻底被搞懵了,什么情况啊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