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1章 第1章虐玩,自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色如魅,封闭的房间里,手铐、脚镣、鞭子,蜡烛……应有尽有,这些全都是男人在某方面的癖好,折磨女人的可怕癖好!


        

男人长了一张十分英俊的脸,但他额头上的疤痕给这张脸添了几分地狱森冷的味道。


        

他把玩着手里的蜡烛,似笑非笑的看着被捆绑在十字架上的虞清霜……作为他的新婚妻子,虞清霜的待遇比别的女人好点,男人的耐心也比往常要足些,“虞二小姐,选一个吧。”


        

虞清霜吓得浑身发抖,这房间里的器具全是折磨人的,她选哪个都是死。


        

“我、我不。叶顷,我可是虞家二小姐,你要是这么对我,虞家不会放过你的。”


        

“呵。”叶顷勾起凉薄的唇,坐在沙发上打量着虞清霜。


        

她长得很美,是那种不染尘埃、纯净清白的美,这样美丽的女人玩弄起来最有感觉。


        

只可惜啊……比小白兔还要单蠢!


        

“你这么盯着我干嘛,虽然我已经嫁给你了,但我还是有人权的。”虞清霜不想输了阵势,大声道。


        

没错,今晚是她和叶顷的新婚之夜。


        

她的身上还穿着洁白美好的婚纱,纤细玲珑的身躯被绳子捆着,一种凌虐的美感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叶顷眼底闪过一道强烈的欲望,“虞家已经把你卖给我了,知道我前头的六个老婆怎么死的吗?”


        

叶顷捏着她的下巴,目光幽暗:“她们不听话,该死,如果你乖乖听话,等我玩高兴了,我会让你享受叶太太应有的荣华富贵。”叶顷逗弄道,“乖女孩儿,选一样吧。”


        

虞清霜瞪大美眸。


        

“我、我不!”


        

“那就别怪我不怜香惜玉了。”


        

剧痛煎熬着虞清霜,房间里渐渐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儿……


        

伤痕累累的虞清霜被男人放了下来,此刻他将她搂在怀中,虞清霜疼得发抖,只觉得男人的怀里彻骨的寒冷。


        

“乖,别怕,我会好好疼你的。”叶顷慢条斯理地用手帕擦去她身上的血迹,低沉的嗓音好像催命的咒语。


        

不,她要逃离这个魔鬼!


        

察觉她的恐惧,叶顷轻笑一声,“宝贝儿,别急,我很快就让你感受更有趣的欢乐。”


        

“我不要,我不要——”虞清霜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推开男人。


        

她身上的婚纱早已被血染红,苍白的小脸上布满了倔强和愤怒。


        

叶顷眯起了眸。


        

这个样子的她,像极了那个女人。


        

虞清霜怕极了,她宁可马上死掉,一了百了,也不要继续被这个变态魔鬼折磨!


        

当叶顷想要褪去她身上最后一点衣物,对她进行更可怕侮辱和虐玩时,虞清霜心中绝望极了。


        

被送到叶园之前,她偷听到母亲和姐姐虞清月的对话,知道叶顷是个喜欢折磨女人的变态,那些失踪的女人名义上是他的老婆,其实都和自己一样,是被强行送到叶园的。


        

在父母眼里,她只是个换取利益的工具,是代替虞清月嫁给这个魔鬼的替死鬼!


        

他们明知她嫁过来凶多吉少,还是这么做了,想必自己真被这个变态折磨死了,他们也能从叶顷手里得到莫大的好处吧。


        

虞清霜自嘲的笑了一声:“真是可笑。“


        

一个月前被认领回家,她以为自己是虞家流落在外的千金小姐,可以享受父母的疼爱,一家和乐,谁知竟是跳入火坑,走进死路!


        

如果可以重来,她发誓,她决不再傻乎乎听信别人的话,更不会把那些冷酷无情的人当亲人。


        

”叶顷,我死也不会受你的侮辱!若有来生,我绝不放过你!“虞清霜说完这话,狠狠咬断了舌头。


        

……**美美分割线**……


        

“二小姐,二小姐您醒醒?老爷和夫人请了贵客到家里,您得起来梳洗打扮了。”


        

熟悉的声音唤醒了虞清霜。


        

她睁开眼,佣人小莲映入眼睑,她一惊:“我没死?”


        

“二小姐您做噩梦了吧,什么死不死的,贵客已经到了,您得赶紧梳洗打扮了。”


        

虞清霜被小莲推着到浴室洗漱,她脑子晕乎乎的,只记得自己不堪叶顷的侮辱和虐待,咬舌自尽了。


        

等等——


        

如果她没死,重生了,那今天就是她回到虞家的半个月之后,叶顷第一次见她。


        

叶顷原本点名要娶虞清月,虞正南夫妇不同意,就让她出去见人。


        

那对狠心的夫妇很清楚,叶顷喜欢美人,而她这张脸……


        

望着镜子里的瓜子脸,月牙眸,白皙如玉的肌肤,粉嫩诱人的樱唇,虞清霜重重叹了口气:这张脸还真有当红颜祸水的资本。


        

“二小姐,今日就穿这条裙子吧。”小莲从衣柜里拿出一条红色的连衣裙,这裙子还是太太特意吩咐的呢。


        

虞清霜眯起了眼。


        

“不,给我拿黑色那条裙子。”


        

“黑色?”小莲瞪大眼,“二小姐,您是要去见贵客的。”


        

变态也算贵客?


        

虞正南夫妇现在就是想让她打扮好,下去货“色”呢。【典故来自货腰】


        

“可是……”


        

小莲纠结了,太太的吩咐,她可不敢违背啊。


        

虞清霜冷了俏脸,“我让你拿什么你就拿什么。记住了,我才是小姐。”


        

见小莲犹豫,她干脆把小莲推出了卧室,自己打扮。


        

虞家客厅里,叶顷双腿交叠着,坐在沙发上,气质冷冽,诡异,让人不敢靠近。


        

虞正南干咳道:“清霜怎么还没下来?”


        

秦芬月忙道:“我这就去看看。这丫头,大概是害羞呢。”


        

“虞大小姐貌美动人,在阅城是出了名的,这位二小姐能美得过她?”


        

虞正南的脸色变了变。


        

要得到叶顷手里的项目,他也没办法了,哪怕对方是个传说中的变态,他也要满足。


        

可清月是他们夫妻的掌上明珠,他哪儿舍得?清瑶长得普通,叶顷根本看不上。


        

“叶先生有所不知,我们二女儿长得极美,说是沉鱼落雁也不为过,不信的话……”秦芬月的话没说完,就看到从楼梯上下来的女孩儿。


        

叶顷看见一袭黑裙,盘着头发,脸上生斑、妆容夸张的虞清霜,眉头挑了挑。


        

“清霜,你怎么……你怎么这个样子就下来了?走走走,妈咪陪你换件衣服。”


        

虞清霜是死过一次的人,才不相信这个家里有人真心对自己,她避开秦芬月,径直走到叶顷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