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5章 残废配破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哈哈哈——一家子的财狼虎豹!”虞清霜大笑着,“若我虞清霜好运不死,我一定让你们亲眼看着虞家破产!让你们一个个失去现在的荣华富贵!”


        

她的声音,仿佛地狱深处的诅咒,一屋子的人都惨白了脸。


        

“妈咪,虞清霜这么任性,怎么送给叶先生?”虞清月不安道。


        

“给她喂点药,她会听话的。”


        

虞正南沉声道:“这事儿交给你了,我去公司。”


        

秦芬月握着虞清月的手,凝重道:“清月,叶顷那边不一定靠得住,要不你找墨麟说说?”


        

“我已经和他说过了,可他说还没到时机,不能来提亲。”


        

“就算不来提亲,好歹出手帮一帮虞家呀,墨家是阅城第一豪门,实力比叶顷大多了,你和他商量一下,这对他墨家大少爷而言,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虞清月沉吟了会儿:“那我今晚再找他谈谈吧。”


        

帝特斯酒店。


        

虞清月刚见到墨麟,就被他扛到了房间,一时间,卧房里不停传出男人沉重的喘息,以及女人难以抑制的呻/吟。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良久。


        

虞清月枕在男人的手臂上,柔声道:“麟,我求你件事。”


        

“恩?”


        

“我们家公司的流动资金……”


        

“虞氏的事我听说了,你父亲和叶顷不是开始合作了?”


        

“别提了,我妹妹逃婚了,好像还和野男人鬼混,现在没了清白之身,叶顷要不要她还是回事儿呢。”虞清月也是出门前才知道虞清霜失身的事。


        

现在的虞家,风雨欲来。


        

墨麟微微挑眉,冷硬的俊脸上浮现一抹深意,“竟还有这种事?”


        

“可不是嘛,这事儿要是传出去,整个阅城都不会有人娶她的,她这辈子算是废了。”虞清月故作可惜道,“麟,你帮帮我们家吧,咱们在一起都半年了,你……”


        

“帮。”墨麟翻过身,压住虞清月。


        

虞清月眼底一喜:“真的?你愿意娶我了?”


        

“不,我三弟愿意娶你妹妹。”


        

虞清月愣了愣,他的三弟?那不就是双腿残疾的墨家三少爷,墨临渊吗?


        

他原本是人中之龙,容貌出众,手段厉害,可二十岁一场意外,双腿残废,之后性情大变,常年独居在凤林别墅,连墨家人都很少能见到他。


        

这样的人,愿意娶一个失身的女人嘛?


        

“麟,你别开玩笑了,墨三少怎么可能娶我妹妹?”


        

“他会娶的。”墨麟扬起一抹自认高深的弧度,“残废配破鞋,天造地设不是吗?”


        

虞清月眸子一闪,墨麟向来忌惮墨临渊,即便墨临渊残废了,他也没放松过对墨临渊的监视和警惕,这次这么做……


        

是要试探他,还是侮辱他?


        

“他娶了虞清霜,就能帮我们虞家?”


        

“当然。到时墨虞两家联姻,虞家紧缺的资金,墨家补上。”墨麟打量着虞清月媚眼如丝的模样,欲望再次爆发。


        

虞清月还没想明白,再次沦陷在男人的攻击里……


        

凤林别墅。


        

墨九步伐急切地走向池塘。


        

看见静坐在轮椅上钓鱼的尊贵男子,他放轻了脚步,“三少。”


        

“事情办妥了?”


        

“如您所料,属下把您想成家立业的消息放回老宅,大少爷立刻就向老爷子提出,虞家二小姐虞清霜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与您极为般配。”


        

“哦?”


        

墨九严肃道:“三少,属下实在不明白,虞大小姐和大少爷的事情咱们虽然早就查出来了,可那只是大少爷玩玩而已,您怎么确信大少爷会让您娶虞二小姐呢?”


        

“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打击我的机会。”墨临渊淡淡道。


        

墨九知道三少揣测人心向来厉害,却没想到他连这个都能算进去,当真是算无遗策。


        

墨临渊见他还没明白,便道:“叶顷不会到嘴的肥肉轻易送给虞家,虞清月必然要去求墨麟,以墨麟的深沉,他不会出面。联姻一事,既可打击我,也可试探我,最重要的,他想试探老爷子的心思。”


        

“您出意外后,搬出老宅,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他却始终盯着您。”墨九咬牙道,“若不是您让咱们忍着,这次他算计您,差点害死您的事儿,兄弟们早就子弹上膛找他算账去了。”


        

“不急,有些账,慢慢算。”墨临渊的鱼竿突然动了一下。


        

鱼儿终于上钩了。


        

“盯紧点,别让小东西出了意外。”那小家伙性子烈,怕是不会轻易答应联姻。


        

墨九点了点头,暗道:三少对那位虞二小姐真是上心。


        

莫非不止女人有初次情结,男人也有?


        

“三少,叶顷对虞二小姐似乎也很感兴趣。”墨九突然道。


        

墨临渊把钓上来的鱼放回池塘,漆黑的眸闪过一道寒芒,“去查清楚,叶顷的癖好是如何形成的。”


        

一个有手段,有头脑的男人,不可能生来变态,他一定受到了很大的刺激,这刺激很可能和女人有关。


        

“三少,咱们查他那恶心的癖好做什么?”


        

“知己知彼。”


        

叶顷阅美无数,不可能因为容颜对小东西感兴趣。


        

墨九摸了摸后脑勺,“哦”了一声。


        

“还不走?”


        

“那个……梓歌小姐回来了。”墨九犹豫了下,说道。


        

墨临渊扔下手中的鱼竿,凛冽的寒气骇得墨九连忙弯腰,“三少,我错了。”


        

“传我的命令,不准容梓歌进凤林半步!谁要敢让她进来,自我了断。”


        

“是!”


        

容梓歌,一个曾经辜负了墨临渊的女人。


        

她出国五年,竟然回来了!


        

她竟敢回来!


        

墨临渊捏紧拳头,额间冒出几根青筋,那段尘封多年的不堪记忆如潮水般汹涌袭来。


        

被关在暗室里两天两夜了,虞清霜又冷又饿,强烈的求生意志支撑着她,可要是再关下去,她真要死了。


        

虎毒不食子,虞正南夫妇莫非真要让她死吗?


        

吱呀。


        

暗室门打开,光亮照射进来,虞清霜眯起了眼。


        

“清霜,这次姐姐为了救你,可是费了大力气呢,你出来之后千万不要忘记姐姐的恩情哦。”虞清月高高在上 的看着虞清霜,语气森森。


        

虞清霜冷笑道:“你会救我?”


        

“当然了,你不是不想嫁给叶顷吗?”


        

她蹲下身,平视着虞清霜的脸,“这张脸长得真是好看,比我更甚三分,初次见你,我就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可我实在看你这张脸不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