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6章 居然是那只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虞清霜咬着唇,问道:“你已经是高高在上的虞家大小姐,还想怎么样?”


        

“我原本想毁了你的脸,可后来想想,你这张脸可以给虞家带来莫大好处,便算了。”虞清月淡淡道,“墨家三少爷答应娶你,只要你嫁过去,就是墨家三少夫人了。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


        

“什么墨家?我不嫁!”


        

“这可由不得你,爹地和妈咪都说了,如果你不嫁给墨三少,今晚就送你去叶园。”


        

虞清霜浑身一颤。


        

“你们一家人都没有良心!”


        

“虞氏都要破产了,要良心有什么用?嫁给墨三少还是便宜了你呢,你逃婚不说,竟还丢了清白之身,叶顷就算答应要你,也不会碰你。他那么喜欢折磨女人,你要是落到他的手里……”


        

虞清月的话提醒了虞清霜。


        

落到叶顷手里,生不如死。


        

她上辈子咬舌自尽不就是因为那个变态的狠辣吗?


        

“你也说了,我不是清白之身,那个墨三少愿意娶我?”


        

“要不怎么说姐姐救了你呢,以你如今的条件,哪怕嫁给一个保镖,一个下等男人都是好的,我却给你争取了墨家三少夫人这个位置,到了墨家,可要好好记住姐姐的恩德。”


        

虞清霜着实不解。


        

墨家三少是谁她不清楚,但没有哪个男人愿意娶一个刚刚逃婚又失身的女人吧。


        

“来,我带你去梳洗一下,一会儿还要送你去墨三少那里呢。”


        

“你们又在玩什么把戏?”


        

虞清霜心里大惊,难不成这墨三少比叶顷还可怕?


        

他不会也有什么恶心的癖好吧。


        

“你放心,墨三少和叶顷不一样,他比叶顷英俊,有身份,也比叶顷更有钱。对了,他不会像叶顷一样折磨女人,你嫁过去,也就是守个活寡罢了。”


        

虞清霜闻言,眸子一闪,守活寡?


        

这是不是代表,墨三少不会碰她?


        

“呵呵,看来你还真想守活寡呢。”虞清月打量着虞清霜,哧哧道,“你这张脸可惜了,不过能帮虞家度过危机,也算报答了父母的恩情。”


        

“哼。说面子话是你们虞家人最拿手的吧。”


        

“别不屑,你失身了还能嫁进墨家做富贵太太,已经很幸运了。”虞清月说着,起身走了出去,“小莲会伺候你,墨三少的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别失了礼数。”


        

“我……”


        

“你若不嫁给墨三少,爹地今晚就会派人把你送到叶园,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虞清月的声音,冰冷的传来。


        

虞清霜离开暗室后,吃了点东西,小莲便伺候她梳洗打扮。


        

“墨三少是什么人?”虞清霜问道。


        

为什么虞清月说她嫁过去只是守活寡?


        

如果只是守活寡,那岂不是比嫁给叶顷好一万倍?


        

“二小姐,墨家是阅城第一豪门,墨三少是墨家老爷子的幼子,今年二十五,原本很得墨老爷子的疼爱,只可惜五年前意外残废,之后外界就很少有他的消息了。”


        

“意外残废?”虞清霜勾起唇角,他不能行男女之事,她嫁过去当个摆设,以后的人生想怎么过,可以慢慢规划,这交易不错。


        

“听说墨三少十六岁时就已经是阅城第一美男子了,二小姐嫁给他,很幸运呢。”


        

“长得好看能当饭吃?”虞清霜嘀咕道。


        

“看着赏心悦目呀。二小姐,已经弄好了,我们下去吧。”


        

“哦。”


        

“老爷太太吩咐了,如果二小姐这次再不听话,他们就不客气了。”


        

“他们什么时候对我客气过?”虞清霜没好气道。


        

小莲犹豫了下,还是说道:“二小姐,我偷听到老爷太太的谈话,您如果惹得墨三少不高兴,他不乐意娶您,他们就要给你下药,把你送给叶先生。”


        

下药?!


        

这对奸诈夫妇,连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做得出来。


        

“行了,我知道了。”


        

虞家的车子沿着外环高速一路开到凤临山。


        

虞清霜被关了两天,吃过东西后就一直睡觉,一觉醒来,看见一幢极为熟悉的别墅。


        

这别墅……不是她才逃走的辉煌小城堡吗?


        

“二小姐,二小姐?”


        

“这是哪儿?”


        

“凤林别墅啊。”小莲扶着她下车,轻声道,“这里是墨三少的住处,一般人进不来的。”


        

“……”虞清霜大吃一惊,老天爷,你可别玩我。


        

那个墨三少不会就是那天晚上夺走她清白之身的饿狼吧!


        

玲达亲自出来接人,看见虞清霜,她恭敬地弯着身,“虞二小姐,请跟我来。其余人,去那边候着。”


        

小莲和司机被请到了另外一处,虞清霜步伐沉重的跟着玲达。


        

“玲达,你家主子叫什么名字?”她觉得事情有点玄幻,还是问清楚的好。


        

“二小姐一会见到先生就知道了。”


        

跟着玲达走了会儿,终于到了一间奢华的花厅。


        

“二小姐,请。”


        

虞清霜深吸口气,暗暗给自己打气:要真是那个坏蛋,扭头走就是了,怕什么!


        

她放缓步子,一进去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尊贵男人。


        

他周身弥漫着与生俱来的威严和冷冽,喝茶的动作彰显出雍容的贵胄之气,那张好看到妖孽的脸上噙着淡淡的笑意,好似在嘲讽虞清霜。


        

“还真是你!”虞清霜咬着牙,恶狠狠瞪着他。


        

墨临渊慢条斯理的啜了口茶:“是我。”


        

虞清霜冷哼一声,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你想嫁给叶顷?”男人的话,像彻骨的寒霜,冻住她的脚步。


        

“你根本不是残废,为什么要假装残废?还有,为什么要娶我,你是墨家三少爷,娶区区虞家的二小姐,还是一个刚从孤儿院认领回来的二小姐?我不信。”


        

墨临渊意味深长的瞧着小家伙脸上的疑惑,扬起嘴角:“交易。”


        

“什么?”虞清霜不解。


        

“你需要嫁给我,才能摆脱虞家,摆脱叶顷。”


        

“哈哈哈——感情你是上帝,嫁给你,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墨临渊放下茶盏,淡淡道:“我需要一个听话的妻子,而你,是最好的选择。”


        

“为什么?”


        

“墨麟想用你刺激我,试探我,你和虞家有仇,不可能听从虞家的话暗中监视我,不是吗?”


        

“我……”虞清霜咬了咬牙,纠结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