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10章 履行未婚妻的义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放心,在其位谋其事,我既然当了你的未婚妻,肯定不做让你难堪的事。”等你翘辫子了,我就是单身贵族一枚,那时自由了想干嘛干嘛。


        

虞清霜偷瞄一眼男人的脸色,怎么还这么难看?


        

“你不信?我可以发誓啊,如果我虞清霜在墨临渊有生之年背叛了他,我就……唔!”


        

她的可爱,呆萌,甚至那点小妩媚,全都引诱着他。


        

浑身细胞叫嚣着,要她,再要她。


        

墨临渊是个成年男人,生理欲望强烈,这些年洁身自好,碰了她之后才知道,什么叫做天堂之乐。


        

如今她在怀中,他哪里还能忍?


        

房车的隔板被司机识趣地放了下来,隔音效果贼好。


        

车内,男人和女人的呼吸声,渐渐沉重。


        

……**……


        

良久,虞清霜艰难地推开男人,气的小脸都皱巴了,“墨临渊,你装残就算了,怎么还装正经?”


        

在那对母女面前,他不是挺高冷挺傲娇的吗?


        

“小家伙,不是你说的,在其位谋其事?”


        

虞清霜眨巴下眼,男人挑着她的下巴,意味深长道:“既然做了我墨临渊的未婚妻,就得履行好未婚妻的义务。”


        

“你、你想……”那个?


        

“嗯哼!”


        

“可是你不是要死了吗?”


        

“在我死之前,我有必要享受这其中的快乐。怎么,觉得我要死了,就想忽悠我?”


        

虞清霜摸了摸脑袋。


        

她怎么觉得,自己才是被忽悠的那个?


        

“可我是有原则的人,我不能……”夺人所爱。


        

虞清霜这话没说出口,墨临渊和容梓歌的事情她虽然知道了,但这不代表墨临渊知道,就算墨临渊知道,也不代表墨临渊想听到自己提起这事儿。


        

他娶自己,而不是娶容梓歌,不就是不想让容梓歌伤心吗?


        

这会儿自己要是提起来,这厮肯定不给自己撑腰了。


        

狐假虎威的感觉太爽了,目前这男人就是她的顶头boss,她还是好好哄着点吧。


        

“墨临渊,关于夫妻之间那点事儿,咱们赞且不提,说点别的吧,你怎么知道我会被欺负?”


        

墨临渊斜睨着她,“想套话?”


        

“谁套话了,你不说就算了。”虞清霜别开眼。


        

只要不说夫妻那点事,什么都好办。


        

“想怎么报复虞家?”男人突然来了句,虞清霜险些撞在车窗上。


        

他,他有读心术吗?


        

“让虞氏破产,如何?”


        

虞清霜再次震惊。


        

果真会读心术?


        

“叶顷对你很有兴趣,我劝你,以后还是乖乖待在凤林别墅。”男人又道。


        

虞清霜干咳一声,无语了:“大哥,你这么有智商,会让别人自尊心受伤的。”


        

墨临渊握住她的小手,意味深长道:“现在知道嫁给我的好处了?”


        

“额,好处是挺多的。”


        

他望着她,连自己都不知道,眼底的宠溺浓烈到无法言喻。


        

虞清霜也不知道,这男人看她的眼神不是看猎物,也不是在看小宠物,而是在看一个让他心动的对象。


        

车子里的气氛,越发暧昧。


        

墨临渊的手机一震动,虞清霜立马抽回小手,努力离男人远一点。


        

这房车虽然大,可对她来说,还是不够啊,和他在一个密闭空间里很容易被迷惑得失去理智的好吗?


        

“三少,容小姐在别墅门口。”


        

电话来自别墅的管家,亨特。


        

墨临渊眯起眸子,周身泛起一阵寒气。


        

虞清霜耳力好,听得清清楚楚。


        

前任找上门了,他带着自己是不是不大方便?


        

“不必理她。”墨临渊吐出四个字。


        

电话一挂,虞清霜尴尬道:“要不一会儿我换辆车?”


        

“怎么?”


        

“万一被容小姐误会了,岂不是……”


        

墨临渊反手捏着她的手腕,“你是我未婚妻,她算什么?”


        

虞清霜暗道:瞧他这小怒气,难不成被容梓歌伤过心?


        

哎,爱情果然是个不大好的东西,最伤人了,这么睿智威严的男人都会露出如此难过又愤怒的表情。


        

爱有多深,就有多恨。


        

听他这语气,怕是很爱容梓歌了。


        

墨临渊紧盯着虞清霜,见她眉眼动人,眼睛里却没有自己,不由动怒:“在想什么?”


        

“情爱磨人哪。”虞清霜想也没想就把心里话说出了口。


        

说完才发现不对劲。


        

“哈哈,那个,我梦游呢,胡说八道,你别介意。”


        

受了情伤的男人最怕别人揭短了,这男人现在是她的boss,可不能得罪了。


        

墨眸闪了闪,他沉沉道:“容梓歌和你说了什么?”


        

“你知道我见过她?”虞清霜刚问完就后悔了,这男人知道叶顷要找她麻烦,及时赶到,英雄救美,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和容梓歌在咖啡厅“聊天”呢。


        

“也没说什么,就是相互认识一下,其实容小姐看起来挺可怜的,你别对她太无情了。”


        

虞清霜将来是要拿这男人遗产的,还是在他活着的时候对他好点吧。


        

“你放心,不管你喜欢谁,我都乐见其成,唔,我不介意小三,真的!”虞清霜怕他不相信,一本正经的补充道,“你就是在外面养十七八个美人儿,我也不会生气的。”


        

对她来说,这男人是她暂时的避风港,她没必要纠结那些原配该纠结的东西。


        

她如此大方,却惹怒了墨临渊。


        

如果她知道这男人心里想的什么,大约又要吐槽了。


        

又想要大方的老婆,又想让老婆吃醋,这不是人格分裂嘛。


        

墨临渊气的心口憋闷,双手按着她,一步步贴近。


        

灼热的呼吸弥漫着她的脸颊,面对着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颜,她快窒息了。


        

心脏,越跳越快。


        

男人的逼近,让她的世界瞬间兵荒马乱。


        

这一刻,虞清霜险些丢掉了自己的心。


        

车子猛地刹车,墨临渊反应极快,敏捷地抱住虞清霜的脑袋和身体。


        

他身上的香味淡淡的,就好像小时候闻过的无忧花香……


        

虞清霜听到男人稳健的心跳,有那么一会儿,真想溺死在他的怀里。


        

“怎么回事?”男人冰冷的语气中,夹杂着难以掩盖的愤怒。


        

司机连连道歉:“先生,对不起,刚刚有一辆车突然冲出来。”


        

片刻后,司机惊呼道:“先生,是容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