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13章 洗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想要什么都给“那个,我去洗澡了。”虞清霜拿起床上的睡衣,朝浴室走去。


        

男人坐在轮椅上,眼底的欲望火焰,明明灭灭。


        

他抬起手腕,看了眼腕表上的监控,确定安全无虞,这才起身走向浴室。


        

男人的周身,弥漫着势在必得的气场,奈何刚推开浴室的门,就听到一声痛苦的尖叫。


        

虞清霜还在纠结自己是不是抢了容梓歌原配位置的事儿,自己把精油皂弄到了地上,还一脚踩了上去。


        

这不,摔了个结实。


        

“没出息。”一道低沉凛冽的男人嗓音传来,虞清霜身体一僵。


        

“啊——”


        

比刚刚摔倒时还要惨烈的尖叫。


        

“你出去啊!


        

色狼!


        

混蛋!


        

出去出去。


        

偷窥我洗澡,你变态呀。


        

你盯着我干嘛……喂,你抱哪里呢?”


        

男人的脸色越发阴沉:“闭嘴!”


        

她再这么吵,他就把她丢到窗外去。


        

目光,扫过她白皙柔软的肌肤,再看看这张哪怕鼓起来也很动人的小脸,心头凝了片刻:还是别丢了,丢出去岂不便宜了别人?


        

虞清霜不敢再闹,可这男人抱着光溜溜的她,走的这么急真的好吗?


        

这和电视剧里某些情节太雷同了好吗?


        

“啊,你不会温柔点啊?”一张薄毯粗暴地扔到她的脑袋上,她赶紧裹好身子。


        

坐在这男人松软的床上,虞清霜真想躺一躺,没法子,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脚心针扎似的痛。


        

墨临渊瞥了她一眼,“老实躺着。”


        

“啊?”


        

“没用。”他再次嫌弃道,转身走出了卧室。


        

虞清霜嘀咕道:“我再没用也不要你管,如果不是你,我能这么不小心?”


        

她以为自己说的很小声,殊不知,门外的男人因她这话微顿了脚步。


        

虞清霜裹着毯子,觉得不够安全,又盖了一层被子,心想,她都这么倒霉了,那个男人应该不会在这时候讨论未婚妻的义务。


        

还好地上有毯子,只是扭到了脚踝,至于手肘和胸口嘛,一会儿就不疼了的。


        

自我安慰着,虞清霜在剧烈的疲惫中睡了过去,脚踝处传来冰凉之感,她抿起小嘴,呻/吟了一声:“好舒服呀。”


        

她毫无意识的挑逗,让男人的身体瞬间着了火。


        

漆黑的眸子锁定着女人红肿的脚踝,再看看自己身体的异样,心中重重一叹。


        

没良心的小东西!


        

给她上了药,盖好被子,他直接去浴室冲了个冷水澡。


        

虞清霜隐约听到水声,挣扎着抬起沉重的眼皮,刚坐起来就瞧见美男出浴的美景……


        

就裹着一条白色浴巾的身躯和那张脸一样,都得到了上帝的偏爱,爆炸性的肌肉隐含着让人羡慕的力量,每一处都是恰到好处的阳刚,往上看去,深邃的眸子里暗含幽光,虞清霜的脸蛋莫名开始发热。


        

她别开眼,干咳道:“那个,我都受伤了,你还想着那事儿,未免太饥//渴了吧。”


        

墨临渊蹙起眉,这小东西说什么?


        

“墨临渊,我知道你快死了,想多体验一下男女之事,可这种事要两情相悦才美好,你把我这未婚妻当个发泄的工具,是不是不太道义?”


        

话都说到这里了,虞清霜干脆一股脑全说了:“我承认你身材很棒,但技术嘛,一般般啦,咱俩搭伙过日子也就三个月而已,不用太认真的,你如果真想发泄欲望,我可以免费帮你找小姐呀。”


        

她这话,瞬间刺破了男人最后的底线。


        

他高大的身躯逼近了虞清霜,“你再说一遍。”


        

虞清霜以为他不信,不由道:“我是真心的,我之前说的话依旧作数,只要你喜欢,养多少个女人都没问题,我绝对支持!”


        

她说完,发现男人的脸色不但没缓和,反而越发阴沉,不由一默:我都这么大度了,还不满意?


        

“要不我把容小姐接过来,给你们俩……唔!”


        

虞清霜的嘴,被男人狠狠堵住。


        

他用尽全力品尝这张小嘴儿,说出的话那么刺耳,可尝起来味道却是极好的。


        

他有些贪婪,吮吸着她的柔软。


        

虞清霜被男人娴熟又霸道的吻技征服了,险些心甘情愿被他进一步索取。


        

用尽力气推开了身上的男人,她恶狠狠道:“你若再逼我,我就悔婚!”


        

小脸上,充斥着浓浓的怒气。


        

墨临渊眯起锐利的眸:“是你一次次惹我动怒。小东西,知道我动怒的后果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要是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我就悔婚,逃婚。”


        

“你逃得掉?”他捏着虞清霜的下巴,冷声道。


        

这小东西,可爱时让他想吃掉,不听话时,他只想狠狠捏碎她的骨头,让她知道自己动怒的后果。


        

感受到男人身上凛冽的寒气,虞清霜缩了缩瞳孔,一字一句道:“我又不是没死过,你以为我怕?”


        

男人闻言,呼吸一窒。


        

她经历过什么?


        

“墨临渊,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满意?”虞清霜一阵无奈道。


        

他直接靠在了她的身上,隔着被子,圈住她娇小的身体。


        

“我要你听话,要你不再排斥我,要你乖乖留在我身边。”


        

他一口气说了三个“要”,虞清霜额间冒出几根黑线,“我说了,我要自由,你给了吗?”


        

“给。”他道,嘴角扬起邪魅的弧度,趁虞清霜愣神之际,吻了下她的嘴角,“你想要什么都给。”


        

温柔,深情,又致命。


        

再加上这张邪魅妖孽的容颜,虞清霜还差一丁点就丢盔弃甲了。


        

瞧着虞清霜凝固的美眸,墨临渊眉头微挑,得意于她对自己的痴迷,哪怕只是一瞬,也足以让他清楚一点:小东西爱上他只是早晚的事。


        

他轻轻咬了咬她的下巴,柔声道:“好好休息。”


        

“恩?”虞清霜下巴刺痛,“你是属狗的呀。”


        

墨临渊抿唇,片刻后,咬住了她的红唇。


        

……**……


        

良久。


        

男人得意洋洋的离开了卧室,而虞清霜则可怜兮兮的捂着自己的嘴巴,都被亲麻了。


        

这家伙……简直就是一头狼嘛。


        

心中,有个地方微微坍塌。


        

他尊重了她的意愿,没强迫她做那事儿,不过这利息是不是取得过高了,每次都亲得她要窒息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