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21章 一件礼服惹的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虞清霜放下鼠标,转过头恶狠狠道:“我今天在容梓歌面前已经帮你演戏了,你还想怎么样?”


        

“你吃醋了?”


        

“谁吃醋了,我只是觉得你这么瞒着容梓歌不好,既然你都活不了多久了,不如好好和她在一起,珍惜在一起的时光。”


        

墨临渊咬着牙:“还有呢?”


        

“她是你的白月光,你不该这么对她的。”虞清霜一本正经道,压着心底那股子奇怪的郁闷,语重心长道:“我虽然不大喜欢容梓歌,但她对你的心意我却是感受得到的,她很爱你。我这人也不稀罕别人的东西,更没有夺人所爱的癖好,你大可不必……唔!”


        

书房里,有一间阳光房。


        

墨临渊把虞清霜横抱起来,走进阳光房。


        

“墨临渊,你干嘛?”


        

男人把她丢在床上,整个人覆盖过去。


        

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陡然袭来,虞清霜屏住呼吸,“你可别乱来,我……”


        

“不稀罕别人的东西?”墨临渊咬着牙,问她。


        

虞清霜打了个冷颤,说错话了?


        

“没有夺人所爱的癖好?”


        

虞清霜干笑两声:“我也是为你好,如果我要死了,我肯定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


        

将心比心嘛。


        

她都这么大度了,这男人怎么还不满意?


        

墨临渊漆黑的眸子闪烁了几下,盯着小女人紧张不已的小脸,一字一句道:“你喜欢谁?”


        

“这……我暂时还没有喜欢的人,可我终究会有的。墨临渊,你知道男女之间这点事怎么做最舒服吗?”


        

她红着脸和男人讨论这样的话题,还是在床上,想想都尴尬。


        

墨临渊挑眉,压着她,正经道:“你说说看。”


        

“这种事必然要和喜欢的人做才是最舒服的,要不然就和动物交//配一样了,咱们是人,不是动物,随随便便就和别人做这样的事,那和动物有什么区别,你说对不对?”


        

她意图说服墨临渊,却不曾想,这么一说,墨临渊抱得更紧了:“我不是动物。”


        

“那你还不放开我?”


        

“我从不随随便便和别人做这事。”


        

“那你赶紧放开我呀。”虞清霜重复道。


        

盯着她单纯的月牙眸子,墨临渊重重叹了一声:“小笨蛋。”


        

话落,如愿把人纳入自己的怀中,给她最美好的体验。


        

……**……


        

这一折腾,又是许久许久……


        

虞清霜昏了过去,等她醒来,身侧已经没了男人的踪影。


        

“大混蛋!你是上辈子都没见过女人嘛?”


        

虞清霜真的很怀疑,墨临渊是不是真的没碰过女人,要不怎么每次都那么强,弄的她像要死掉似的。


        

玲达轻轻敲门,得到她的同意后,捧着一套尊贵耀眼的银色礼服进来,“少夫人,先生吩咐我把这套礼服送来给您试试,如果有需要修改的地方,可以马上让大师修改。”


        

“好端端试礼服做什么?”


        

“明晚是老爷的继室,也就是林小夫人的生日,老爷让先生务必带着您出席。”


        

虞清霜愣了愣,“可墨临渊不是鲜少回墨家的吗?”


        

“现在不一样了,先生要娶妻了,必须得回去,况且这次大少爷极力在老爷面前称赞您,老爷想亲自看看您。”


        

“又是墨麟搞的鬼。”虞清霜无语,“你放下吧,我去洗漱。”


        

“这是先生吩咐拿给您的药,他在见冷少,一会儿就来给您上药。”


        

“……别!我自己来!”虞清霜披着睡袍,抢下玲达手里的药膏。


        

天知道一会儿那个色狼给自己上药又会发生什么。


        

她说了那么多,口干舌燥的,还是没能逃过未婚妻的“义务”,真是悲催。


        

玲达在外面等候了许久,虞清霜终于出来了。


        

“我伺候您换礼服吧。”


        

“好。”这种礼服最难穿了,没人帮忙,肯定穿不好。


        

这套银色礼服剪裁得很完美,抹胸,露出她纤细白皙的肩膀,玲珑有致的曲线在礼服的映衬下越发动人。


        

虞清霜披着长发,换上礼服,宛若从城堡里走出来的公主。


        

只是换礼服,并没有化妆,但她穿着这身高贵的礼服出现在旋梯上时,还是惊艳了墨临渊和冷飞扬的眼。


        

这两人都是大家族的贵公子,见过的美女无数,环肥燕瘦应有尽有。


        

然而,在他们的眼中,对虞清霜的惊艳之情还是难以言喻。


        

墨临渊最是满意,这是他选中的小妻子。


        

灯光下,她白皙的肌肤氤氲着珍珠般的光芒,素颜的小脸精致完美,美得不可方物。


        

虞清霜被他和冷飞扬这么盯着,浑身不自在,“不好看吗?那我马上换回来。”


        

“好看!老大,嫂子穿这个太美了!简直可以碾压阅城第一美人虞清月了。”


        

什么容梓歌,在嫂子面前,那就是牡丹之下的花花草草。


        

虞清霜呵呵两声:“冷少真会说话,难怪这么招女人喜欢。”


        

她就随口说了那么一句,冷飞扬的后背猛地冷了下来。


        

乖乖!


        

老大这醋意,会不会太无厘头了。


        

“哈哈,我说的是实话,我还有事,先走了,老大,回见。”


        

冷飞扬毕竟是见过世面的,虽说不能理解墨临渊这番莫名其妙的醋意和怒气,但他还是很惜命的。


        

旁观者走了,墨临渊可以尽情享受属于他的美色了。


        

“下来。”


        

“这衣服穿着不自在,我先去换了。”


        

“不准换,下来。”男人的脸色还是很阴沉,虞清霜心道:冷飞扬招着他了?


        

这个冷飞扬,惹了冰块就想跑,把锅扔给她真不仗义。


        

她老老实实拎着裙子从旋梯走下来。


        

走的漫不经心,突然一脚踩在后面的裙角上,失去平衡,眼看着就要滚下旋梯。


        

墨临渊像一阵风吹进她的世界,扶住了她。


        

她惊慌不已,尴尬道:“这裙子真的不适合我,万一明天在你家出丑,可怎么办?”


        

“玲达,你联系一下艾伦,让他把礼服改成一般的抹胸小礼服。”说了这句,墨临渊又摇了摇头,“不,让他重新送一套过来,不能太露,太艳,太修身。”


        

玲达愣了愣。


        

“还不快去?”


        

“是。”


        

墨临渊抱着虞清霜回到卧室,虞清霜十分不解:“你不喜欢风骚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