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22章 第22章你到底娶不娶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恩?”


        

“我以为……”想起他第一次让玲达送来的衣服,她觉得墨临渊骨子里是个好色闷骚的家伙。


        

“你以为的都是错的。”


        

他喜欢的是她,只要是她,风骚也好,清纯也罢,他都喜欢。


        

“等等,墨临渊,你又想干嘛?你别闹了,很疼的。”


        

闻言,墨临渊的动作猛地顿住。


        

他心中轻叹一声,抱着她柔声道:“明晚若是不高兴,随时与我说,我带你离开。”


        

虞清霜被他这话说的迷惑了。


        

要去给他的小继母过生日是一件大事,她必须扮演好他的未婚妻这个角色,现在他说这话……是给她勇气吗?


        

“你让墨九帮我去虞家刺激那对母女,现在该是我报答你的时候了。”说着,虞清霜又道,“你去墨家那边肯定要坐轮椅,万一有人要对付你,你可千万要小心,这样吧,我随时陪着你,保证不给那些坏人针对你的机会。”


        

“小笨蛋。”墨临渊摩挲着她的脸颊,唤玲达来给她换衣服。


        

要是他来换,指不定会发生什么,看她精神不济,墨临渊决定不折腾她了。


        

……


        

阅城最著名的旧色酒吧中,灯光摇曳,美人若华。


        

容冽看着面色火红、眉眼媚人的女人,酒精开始作祟,他捏住了女人的手腕:“不要再喝了。”


        

“怎么,容先生怕了?”


        

容冽眸色一沉,“我喝。”


        

夏紫萱情绪复杂的看着他,“容冽,你何必呢?”


        

“我只想你原谅我。”他道。


        

夏紫萱眼神一凛,“不可能。”


        

语罢,她起身离开。


        

刚走出酒吧大门,就被一个英俊冷冽的拉到门口的豪车旁,粗暴的将她塞了进去。


        

“季沉,你疯了!”


        

季沉把车开到了一个巷子里,夏紫萱又气又醉,趁着酒劲儿果断下车。


        

愤怒的季沉下车抓住她,对着她妖冶的红唇狠狠吻了下去。


        

面对季沉强势的进攻,夏紫萱窒息了一瞬,随即不自觉的回应着他的霸道……


        

一番彻骨纠缠,……**……


        

翌日,夏紫萱醒来,看见紧拥着自己的男人,不由低咒一声:“真是疯了!”


        

男人意味深长的看着她,“我是疯了。夏紫萱,我他么就是疯了才会跟着你来这个鬼地方。”


        

夏紫萱美眸一闪,疑惑道:“你不是在整合Z国的娱乐产业么,怎么有空来抓我的包?”


        

季沉没回答她,警告道:“我不准你参与到墨家的争斗中。”


        

“你又不是我的监护人,我凭什么听你的?”


        

“墨临渊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季沉。”夏紫萱漂亮的手指落在他的脖子上,呼吸里缠绕着香气,“你顶多算我的床/伴,凭什么管我?”


        

“你——”季沉咬牙,沉声道,“你和他没可能了。夏紫萱,容家绝不会接受你。”


        

“不用你废话。”夏紫萱翻了个白眼,“我要出门,你若闲着,帮我把床单洗了。”


        

她越是这么漫不经心,装的越是不自爱,季沉的心里就越难受。


        

“自己洗。”


        

“喂!季沉,你还真是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了,混蛋!”


        

轻松的气氛,暗暗流淌着扎心的伪装。


        

夏紫萱的肩膀垮了下来,找到手机,给虞清霜发了信息。


        

“霜,约一个?”


        

“凤林别墅。”虞清霜把定位发给了夏紫萱,然后去厨房跟着玲达学做点心,准备在夏紫萱面前大显身手。


        

一个小时后,管家亨特从外面进来,“少夫人,有客人来了。”


        

“是紫萱吗?”虞清霜一边洗手,一边问。


        

“是Z国季家的少主。”


        

虞清霜满眼疑问,“季家少主?谁呀?”


        

玲达对各大世家的人都很了解,忙替她解惑:“Z国最大的娱乐产业龙头便是季家,季家少主季沉最近几年风头正盛,听说已经收购了好几家娱乐公司。不过季家和墨家少有往来,他突然来阅城,还要找您……”


        

“亨特,你确定他不是找墨临渊,而是找我?”


        

“季先生说,他想见您。”亨特肯定道。


        

“那我马上过去。”


        

书房,墨九低声道:“三少,季沉来了。”


        

墨临渊微微挑眉,“他答应合作了?”


        

“不,他是来找少夫人的。”


        

“为了夏紫萱?”


        

“很有可能,昨晚容少为了夏紫萱还进了医院。”墨九干咳一声。


        

这年头,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人真不少。


        

“夏紫萱名义上是夏家领养回去的孩子,但她的真实身份就是夏家千金,将来的夏家,她说话很有分量。”墨临渊沉吟了会儿,叮嘱道,“只要不伤害到霜儿,随他们吧。”


        

……


        

虞清霜见到季沉的第一眼,脑海中浮现了四个字:翩翩君子。


        

“季先生,你找我?”


        

“恩。”


        

“你和墨临渊是朋友?”虞清霜好奇道。


        

“算不上。”季沉打量着虞清霜,的确是个美人,比声名甚大的虞清月还要美几分,难怪能迷住墨临渊。


        

虞清霜皱着眉,“那你找我是为了……”


        

“我妹妹季琉璃很喜欢墨临渊。”


        

虞清霜看他的表情不像在说谎,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所以呢?你这个做哥哥的要给妹妹打抱不平,或者你想劝我退出联姻?”


        

季沉语气莫名:“我不赞同妹妹喜欢墨临渊,所以我希望你能尽快和墨临渊完婚,让她死心。”


        

虞清霜眨巴下眼,这种操作……她有点懵了。


        

“如果你愿意和墨临渊在这个月内完婚,我会答应墨临渊的合作,也会约束妹妹不给你们惹麻烦。”


        

这种好事砸到脑袋上,虞清霜有点晕。


        

“季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我妹妹。”


        

虞清霜张了张嘴,半晌,才说出一句话:“不是为了你自己?”


        

“你想说什么?”


        

“只是觉得很奇怪,季先生远在A国,却跑到这里来和我说了这番话,你妹妹季琉璃如果真的很喜欢墨临渊,此刻站在我面前的人应该是她才对。”


        

季沉眯了眯眼。


        

“她还不知道你要嫁给墨临渊的事。”


        

“哦!”虞清霜点了点头,静静看着季沉。


        

“墨临渊心里有一个人,如果你不尽快和他完婚,他随时可能悔婚。你想帮虞家度过危机,最好意识到这点。”


        

闻言,虞清霜的心头狠狠抽搐了下,她当然知道墨临渊心里有人。


        

她强颜欢笑道:“多谢季先生的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