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23章 任是无情也动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虞清霜很想假装没听到季沉的那番话,可满脑子都是容梓歌满怀痴情的幽怨目光,而墨临渊对容梓歌的态度也很古怪。


        

她心里是清楚的,他……喜欢容梓歌!


        

身后,响起墨临渊的声音:“季沉欺负你了?”


        

“墨临渊,咱们说句大实话吧。”


        

墨临渊微微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愤怒的小女人,“你说。”


        

“你到底娶不娶我?”虞清霜严肃道。


        

只是未婚妻,迟迟没有办婚礼,这男人莫不是拿她当个幌子气容梓歌,不需要她的时候就随手丢掉吧?


        

“唔,你很想嫁给我?”


        

“谁很想嫁给你了,我们可是签了合约的,等交易结束,我立刻抽身,绝不缠着你,但是你……”


        

“我很快就要死了。”墨临渊淡淡道,仿佛要死的人并不是他。


        

虞清霜的喉咙哽了一下,“我就是觉得奇怪,以你的能力,即便不娶我,墨麟也拿你没办法,你为什么默许墨麟利用我来羞辱你?”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些问题,从容梓歌出现的时候,她就开始琢磨了。


        

现在问出口,不过是因为那根导火索被季沉点燃。


        

“霜儿觉得呢?”


        

他把问题丢了回来,还丢的如此漫不经心,虞清霜气急,咬牙道:“你是怕容梓歌知道你得了癌症会伤心绝望,对不对?你想利用我让她死心,对不对?”


        

她说的很快,压抑着心底的郁结,不让眼泪掉出来。


        

“我承认,我们之间只有交易,可是你每次对我做那事都……”


        

虞清霜顿住,不想把有些话说出口,要是这层窗户纸被捅破了,她以后还怎么抽身离开?


        

“墨临渊,你想和我做交易,可以,我不管你的动机是什么,但我必须说清楚,我不想再和你纠缠不清,我会做好墨三少夫人,也不会在你有生之年给你戴什么绿帽子,但我不准你再诱惑我,撩拨我。”


        

这个男人难道不知道,他每次诱惑她的时候,她都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守住自己的心吗?


        

每次睁开眼看见他眼中的餍足,她满脑子都是“任是无情也动人”,再这么下去,她非变成真正的第三者不可。


        

墨临渊没想到她见过季沉之后的反应这么大,是吃醋,还是真的厌恶他的亲近?


        

紧握着拳头,墨眸深处闪过一道幽光,看来是得好好试探一下这个小东西了。


        

……


        

虞清霜为了降压,喝了不少菊花茶,终于等到了夏紫萱。


        

“你这脖子上的吻痕……你昨晚去哪儿了?”


        

虽然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但虞清霜还是很好奇夏紫萱和哪个男人在一起。


        

她的眼光这么高,总不至于随便拉个男人就回家。


        

夏紫萱十分淡定的理了理脖子上的丝巾,“在家。我来找你是有两件事,你态度端正点。”


        

虞清霜把手从她的腰上收了回来,坐得笔直,“紫萱大人,你说吧,我洗耳恭听。”


        

夏紫萱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严肃道:“第一,你和墨临渊什么关系,真结婚,还是假恩爱?”


        

“真结婚,但也是真交易。有些原因我不方便说,反正我和他签了合约的,等他……”虞清霜没把墨临渊得癌症的事情告诉夏紫萱,而是换了个说法,“等他的事情办完,我就可以走了,还可以拿到一大笔财产。”


        

“我记得你不是贪钱的人。”


        

“有钱能使鬼推磨,回了虞家,我才知道钱有多可爱。”


        

虞清霜只要一想到虞正南夫妇为了钱,把她当做物品送到叶园,害她死了一次,之后又把她当做筹码和墨家做交易,她就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要是她有了钱,虞正南夫妇会怎么讨好她呢?


        

想想都觉得刺激。


        

夏紫萱:“……”


        

“你不用担心我被墨临渊欺负,他这人虽然自恋,闷骚,腹黑,但还是有底线的。”


        

“也罢,第二件事,你和容梓歌是怎么回事?”


        

虞清霜:“……她把我当假想情敌了,我只是帮着墨临渊演戏而已。”


        

“帮墨临渊演戏?”


        

“不然还能怎样?”


        

夏紫萱蹙起秀眉,“这么说,你不喜欢墨临渊?”


        

虞清霜压下心底的异样,夸张的大笑三声,“紫萱你开什么玩笑呢,我怎么可能喜欢墨临渊那种男人?”


        

“你是觉得,他双腿残废,配不上你?”夏紫萱想了想,墨临渊是人中之龙,唯一的缺憾也就这点了。


        

“倒不是这个原因。”他是假装残废,我嫌弃他残废干嘛。


        

虞清霜想了想,一本正经道:“他心机深沉,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不会喜欢一个在我心中神秘到可怕的男人。”


        

不知是为了说服夏紫萱,还是为了说服自己,虞清霜继续说出几个不喜欢墨临渊的原因:“他私生活不干净,和容梓歌纠缠不清,还要故作一副冷漠无情的样子,说白了就是虚伪。


        

他自以为长得妖孽好看,就可以随便迷惑人,真是自负。


        

他还很专制霸道,我走到哪儿都派人跟着,生怕我跑了似的。


        

总之就是一句话,我不可能喜欢墨临渊!”


        

说完似乎觉得力道不足,她又补了一句:“我就是喜欢叶顷那种变态,也不会喜欢墨临渊。”


        

——我就是喜欢叶顷那种变态,也不会喜欢墨临渊。


        

这话,从监控视频中不断回响在书房里,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此刻脸色阴沉如水,一股骇然的怒气和杀意,以他为中心,剧烈爆发!


        

墨九的脸色也不好看,“三少,少夫人她……”


        

太胆大太没良心了!


        

三少对她那么好,她居然狗咬吕洞宾,说了三少这么多坏话。


        

“出去!”


        

此刻的三少已经是一颗随时会爆炸的原子弹,墨九为了小命着想,还是先出去了。


        

墨临渊咬着牙,恶狠狠道:“小东西!你就这么厌恶我?”


        

哪怕喜欢叶顷,也不喜欢他?


        

他连个有心理疾病的变态都不如了……


        

虞清霜!你果然很有胆!


        

夜色很快降临,虞清霜看到玲达让人送到房里的众礼服,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回事”


        

“先生让我伺候少夫人把这些礼服都试一遍,选一套合适的参加明日的晚宴。”玲达恭敬道。


        

“……”墨临渊到底玩什么把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