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30章 那个野种不能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沉对夏紫萱应当是十分重视的,容冽没机会了,你也不必再去找容家麻烦了。”墨临渊总结道。


        

虞清霜沉浸在震惊中,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这么说,季沉突然来找我,是不想让紫萱留在A国?”


        

“答案很明显。”


        

虞清霜撑着下巴,满脑子都是问号。


        

事情的发展出乎了她的意料,她有点无法接受。


        

墨临渊握着她的腰,让她靠在自己怀里,两人就这么看着天花板,不知不觉间,虞清霜靠在了男人的手臂上睡着过去。


        

男人的手轻轻抚平了她眉宇之间的愁绪,眼底闪烁着深沉而霸道的光泽。


        

墨九在书房等候多时,看见自家主子穿着睡袍,一脸慵懒餍足的进来,嘴角抽了抽。


        

都说君王为了美人可以不早朝,他以前还不信,现在信了。


        

“三少,您终于来了。”


        

“老二怎么样了?”墨临渊口吻凌厉道。


        

“刚医院那边来了消息,说二少爷的下面……那个,伤得有点厉害,要做手术。”


        

闻言,墨临渊的脸色好了许多:“他活该。”


        

“少夫人下手、不,她下脚忒狠了,二少爷那么喜欢女人,这下不但吃了大大的苦头,还要动手术,少说休养半年……他肯定恨死少夫人了。”


        

“给医院那边打个招呼。”


        

“???”墨九不解。


        

“多治半年。”


        

“噗。”墨九没忍住,笑了。


        

墨临渊眼风一扫,墨九连忙捂住嘴巴,咕哝道:“三少,今晚拍到你和少夫人在花园亲热的记者我查出来了,要不要……”


        

墨九做出一个封口的动作。


        

“她那么想和我撇清关系,又希望我和容梓歌在一起,我偏要让阅城所有人都看到,她的身上贴着我墨临渊的标签。”


        

墨九听着自家三少这霸道的言辞,囧道:“放任那个记者发布您和夫人的亲密照?”


        

“不但要放任,还要推波助澜。”


        

墨九干咳一声:“龙医生要是看到,肯定要砸东西了。”


        

“别理那个老家伙。”


        

翌日一早,墨家发生的事情都被压了下来,唯独一件事流露出去,还被阅城新闻以及各方娱记社炒作得十分火热,这事便是墨家三少的风月了。


        

墨三少十五岁就成为阅城第一人,可惜天妒英才,他意外残废后,就不再出现在公众面前,谁也不敢写他的事。


        

这次不知哪个小菜鸟胆子大过了天,竟然把墨三少的风月之事推到了头条。


        

唔,很多人都十分敬佩这小菜鸟。


        

奇怪的是,墨家没反应,墨三少也没让人封口,这……什么情况?


        

吃瓜群众看着照片里激//吻的两人,纷纷开始怀疑:墨三少真的残废到不能人道了?


        

“龙医生亲自下的诊断不会错,墨临渊这么做,怕是为了找回男性尊严。”墨麟盯着手机里的照片,沉声道。


        

助手森皱着眉:“万一是真的呢?”


        

“他向来狂傲,不容人诋毁他,鄙夷他,昨夜他知道我已经到了,却还是拉着虞清霜做了这么一场好戏,森,莫非你以为他还能碰女人?如果是这样,他早就露馅了,不会等到现在。”


        

森严肃刻板的脸上浮现一抹凝重,“就怕三少爷是在扮猪吃虎。”


        

“他不会。”墨麟了解墨临渊,当年的是他是多么张扬狂傲,怎么可能扮猪吃虎?


        

“虞清霜到底是个祸害,要不要……”


        

“这话倒是提醒我了,虞清霜那个女人很伶俐,早晚会成为我的敌人。”


        

森道:“主子,那场车祸真的不是您安排人做的?”


        

他刚从Z国回来,并不知道墨麟都做了什么。


        

墨麟冷声道:“哼,如果是我做的,虞清霜昨晚还能好好站在墨家?”


        

“那您认为会是谁呢?”


        

“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和我一样希望虞清霜死。”


        

墨临渊似乎很在乎虞清霜,一旦虞清霜死了,他就更加一蹶不振了。


        

“一个失去清白的低贱女人罢了,他到底喜欢她什么呢。”墨麟忍不住嘀咕道。


        

“主子,您和林小姐的订婚典礼已经开始准备了,您还有什么其他吩咐吗?”


        

墨麟一想到林悠悠肚子里的野种,就好像吃了翔一样恶心:“你看着办吧,以后不必再问我。”


        

森知道墨麟痛恨的是什么,他严肃道:“主子再不喜欢林小姐,也要为了前程暂时隐忍,至于林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有的是办法解决掉。”


        

“那个野种不能留。”


        

“主子不如把这件事交给属下,属下绝对办妥。”


        

“好。”墨麟点头道。


        

他可以为了前程娶林悠悠,却不能容忍那个野种跟着嫁进墨家。


        

“别让老爷子知道。”


        

……


        

“三少,十七查到了一件大秘密。”


        

墨临渊驱动着轮椅回去,“说。”


        

“林悠悠怀孕了。”


        

“墨麟的?”


        

“如果是大少爷的,那就不是大秘密了。”


        

墨临渊幽深的眸子闪烁了几下:“他最厌恶女人给他戴绿帽子,林悠悠怀了别人的种,他还肯娶林悠悠?”


        

“大少爷为了夺权,什么事做不出来。三少,要不要把这件事捅出去,让大少爷颜面无存?”


        

“知会老宅那边一声即可。”


        

墨九眼底一喜,“好嘞,我这就去给老爷子打电话。”


        

“只说林悠悠怀孕的事,其他不要多嘴。”


        

“明白。”


        

林家这边,林悠悠被禁在家里备嫁,想了许多法子才能出门一趟。


        

好不容易见到心爱之人,她开口便道:“我们私奔吧。”


        

唐词闻言,身体一震,“悠悠,你马上就要嫁给墨麟了,要是我们私奔的话,墨林两家都不会放过我们的,”


        

“你怕了?”


        

“我不是怕了,我只是……”


        

“唐词,我怀孕了。”


        

唐词眼睛陡然瞪大:“你怀孕了?”


        

“嗯。”


        

“悠悠,你听我说,这个孩子他是个意外,你不能要。”


        

林悠悠万万想不到,自己深爱的男人会说出这么无情的话。


        

“为什么?”


        

“你要嫁给墨麟,这个孩子就不能留。”


        

林悠悠盯着唐词,“这么说你只是想利用我,玩弄我?”


        

“当然不是。你等我,只要我回到唐家,我就名正言顺的娶你。”


        

唐家是Z国四大家族之一,唐词虽然只是个私生子,但毕竟是唐家子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