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33章 虞清霜你太狂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说着话,虞清霜突然接到了虞清月的电话。


        

虞正南心脏病发,病危。


        

虞清霜赶到医院,看到虞清月高傲的站在病房门口。


        

“一会儿你别乱说话,小心刺激到他。”


        

“只要你们不针对我,我不会乱说话。”里头躺着的,到底是亲生父亲,她不会真把人气死。


        

虞清月轻哼一声:“做了墨临渊的女人就是不一样,说话都这么拽。”


        

“都是大姐姐教得好。”虞清霜这辈子和虞清月斗嘴,就没输过。


        

进了病房后,看到戴着氧气罩的虞正南,心情复杂。


        

虽然虞正南对她不好,还想把她当礼物送给叶顷,但这个男人毕竟是给了她生命的 人。


        

她吸了吸气,淡漠道:“你找我?”


        

虞正南摘下氧气罩,目光复杂的看着虞清霜:“我希望你高抬贵手,放过虞家。”


        

“高抬贵手?这话我就听不懂了。”


        

秦芬月盯着虞清霜,“清霜,你是在装不懂,还是真不懂,自从你那日离开了虞家,墨临渊就让人收购了虞氏不少散股,他还故意截了虞氏的几个大单子,这下就算有墨家的资金支持,虞氏也很难度过危机。”


        

虞清月也道:“是虞家对不起你,可你毕竟是虞家的女儿,做的这么绝,不怕老天爷看见吗?”


        

“你爸爸都被公司的事情气的心脏病发了,要是虞氏破产,他肯定活不下去。”秦芬月伤心道。


        

虞清霜瞧着这一家子的卖力演出,暗道苦情戏演得不错。


        

“我是说过要让虞氏破产。”但她没想到墨临渊的手段这么狠,动作这么快。


        

“你这是承认了?”秦芬月道。


        

“我可以放过虞氏,但你们所有人都必须向我道歉,还有,我要虞氏百分之六十的股份。”


        

换句话说,她要当虞氏的董事长。


        

“这不可能!”虞清月怒道。


        

虞氏是她的,这些年她帮着爹地打理公司,就是因为公司会是她的。


        

否则的话,她早就另谋出路了。


        

虞清霜算什么东西,一回来就想抢她的。


        

“清霜,你不能这么做,且不提你没学过经商管理,就连那些生意上的大人物你也不认识几个,这要是当了董事长,岂不是把虞氏放在火架子上烤嘛。”


        

只有虞正南一直没说话。


        

虞清霜眨巴下眼,问他:“父亲,我虽然什么都不懂,但我至少可以帮虞氏在阅城得到一席之地。虞清月一心想嫁给墨麟,可墨麟转头就要娶林家千金了,而你们最不喜欢的我,已然是墨家的三少夫人。这笔账,您不会算不清楚吧。”


        

虞正南沉沉道:“非要这样吗?”


        

“我在孤儿院时,总想回到亲生父母身边,其实我就算不回虞家也能过得很好,偏偏你们要把我当做虞清月的替身嫁给叶顷,害死我。”虞清霜语气越发森寒,“我发过誓的,不报此仇,誓不罢休。如今我嫁给墨临渊也是你们算计的,为了虞家,也为了你们最疼爱的女儿虞清月,你们牺牲了我。”


        

虞清月张了张嘴,想说话,却被秦芬月拦住。


        

秦芬月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想怎么报复我都可以, 和你爹地、和清月都无关。”


        

“你们最在乎的,不外乎就是虞氏,我就要虞氏。”虞清霜道。


        

虞清月已经失去了她最想要的墨家少夫人之位,现在她只要拿走虞氏,就算报仇了。


        

“如果你们不答应我也没关系的,真的。”虞清霜笑嘻嘻道。


        

见他们一家人都不说话,虞清霜干脆道:“你们慢慢考虑,我先回了。”


        

“清霜!”


        

“考虑清楚了?”虞清霜定定看着虞正南。


        

他向来果断,做事只看利益,答应是早晚的事。


        

“我可以把虞氏百分之六十的股份给你,但你必须答应我两个条件。”


        

“两个条件太多了,最多一个。”虞清霜讨价还价道。


        

虞正南脸色阴沉,“好,一个。你做了虞氏的董事长之后,不得对你姐姐下手,必须照顾好虞家的每一个人。”


        

“你开什么玩笑?”


        

“我没开玩笑,虞氏的董事长就是一家之主,作为一家之主,必须肩负起家族的强盛和安危。”


        

虞清霜摇头,断然拒绝,“我不会照顾对我有恶意的人,这虞氏,不要也罢。”


        

“虞清霜,爹地已经这么给你面子了,你还耍什么威风!”虞清月气急了,她最在意的东西在虞清霜眼里竟然只是个累赘?


        

她凭什么这么狂?


        

“喏。这就是你让我照顾的人。”虞清霜似笑非笑的看着虞正南,“如果虞清月和虞清瑶一样乖巧,我会考虑的。”


        

她把锅推给了虞清月。


        

看望了无良父亲之后,虞清霜的心情好极了,连带着被墨麟等人算计的事情都忘了。


        

“少夫人,现在去哪儿?”


        

“去天堂。”


        

“……”十八一脸问号。


        

“墨临渊,你在吗?”


        

“进来。”


        

虞清霜一进来就听到了墨临渊和墨麟的电话内容。


        

她安安静静等了会儿,墨临渊挂了电话后:“都听到了?”


        

“墨麟怎么这么无耻,在医院都说清楚了,居然还把林悠悠流产的事情怪在我头上。不好意思啊,又连累你了。”


        

墨临渊很喜欢她对自己如此上心的一面,但他更喜欢看她没心没肺的活着……


        

“没什么连累的,墨麟什么路数我很清楚。”


        

“也不知道林悠悠怎么样了,我当时看见她很痛苦、很绝望的样子。”


        

就好像她上辈子在叶顷的变态折磨下自尽的模样,那样的绝望,非亲身体验不能懂。


        

“她选错了人,就要付出代价。”


        

“那你呢?”


        

虞清霜想也没想就问出口。


        

墨临渊抬起手,“过来,我告诉你。”


        

虞清霜鬼使神差的走到他面前,被他用力一拉,坐在他的身上。


        

这动作,她已熟悉到闭着眼都能坐稳。


        

“你说吧。”


        

“我从未对容梓歌动心。”他贴着她的耳畔,嗓音沙哑而又坚定。


        

虞清霜眸子一闪,“你骗人。”


        

“容梓歌和你说的,不外乎就是我与她青梅竹马,自小的情意。是吗?”


        

“……”这男人会读心术。


        

“容梓歌是容冽的妹妹,我和容冽曾是兄弟。”


        

虞清霜道:“可是容梓歌喜欢你是事实,你就真的一点也不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