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39章 凤冠霞帔嫁与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虞清霜深吸口气,叶顷在车祸中救了她一命,她决定不再报复叶顷。


        

如今虞正南悔过,虞家人也变了态度,她还能狠心报复吗?


        

“我是虞家的女儿,这点我希望你们记住。”虞清霜一字一句道。


        

虞清月眼底闪烁了几下,“我们会记住的,以后虞氏就是你当家做主了,我这个总经理你如果看不顺眼,随时可以……”


        

话未落,就听到虞清霜口吻严肃的说道:“你依旧是虞氏的总经理,虞家的大小姐。”


        

秦芬月惊喜不已,“我就知道清霜你是嘴硬心软,清月,还不谢谢清霜的大人大量。”


        

虞清月骄傲了一辈子,要她向虞清霜低头,心中是万万不肯的,不过没关系……她早晚会拿回属于她的一切!


        

“那我就多谢妹妹了。”


        

“我还有事,先走了。”虞清霜拿着秦芬月给的文件,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去了院长办公室。


        

秦芬月握着虞清月的手,心满意足道:“真好啊,虞清霜总算肯接受咱们了。”


        

“妈咪,你真的相信虞清霜可以和咱们尽释前嫌?当初咱们把她嫁给叶顷,她一直记恨着呢。况且墨临渊虽然是墨家三少爷,但他手里没有实权,只是仗着墨老爷子疼爱才这么嚣张,靠虞清霜,咱靠得住吗?”


        

秦芬月闻言,皱起眉头:“那怎么办?你爹地病重,你又不能嫁给墨麟,如今虞家真的不能再出事了。”


        

“妈咪你就放心吧,就算不靠别人,我也能撑起虞家!”虞清月的眼眸深处,迸射出骇人的精光,秦芬月心中一惊,女儿好像变了很多,她都快不认识这个女儿了。


        

虞清月接了个电话后,离开了医院,来到郊区的一处小茶舍。


        

“你终于主动联系我了,说吧,现在要怎么做?”


        

“让虞正南死。”男人沉声道,嗓音冷的像地狱里的魔鬼。


        

“你说什么呢,那是我爹地,不是说好了只让他病重的吗?”虞清月冷声道,脸上浮现一抹惊惧。


        

男人的面容,被面具遮掩着。


        

他语带杀气:“他死了,虞清霜就会接手虞氏,只要把这个空壳子交给她,她就不得不继续往里面投入资金。”


        

“我知道你的计划,我爹地病重,她会接手的。”


        

“她不会。”男人道。


        

虞清月咬着唇,纠结了许久:“不,我不能让我爹地出事。我已经按照你的计划给他吃了药,让他心脏病发,为了引虞清霜上钩,我甚至让他进了ICU,如果害死他,我一辈子都……”


        

“他不死,你永远不能得到想要的东西。虞清月,你想一辈子活在虞清霜的光环之下吗?”


        

“我……”


        

她如此骄傲,怎么甘心活在那个在孤儿院长大的妹妹的光环之下?


        

“除了我爹地的命,我什么都可以付出。”


        

“无毒不丈夫,你不狠,就注定不能辉煌。”


        

男人的话,戳中了虞清月的心脏。


        

“你给我一点时间。”虞清月沉默了许久,情绪复杂。


        

“墨麟给不了你的东西,我可以给你。”男人狂笑着,嚣张的走出了茶舍。


        

虞清月开车回市区的路上,脑子里回荡着男人的话。


        

无毒不丈夫。


        

爹地死了,她就能再创建一个更辉煌的虞家。


        

她要打败虞清霜,也要让墨麟知道,没有他,她一样可以获得权势。


        

……


        

“林先生说你想见我,莫非你也觉得是我害你流产的?”虞清霜目光复杂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林悠悠。


        

林悠悠流产之后,一直不肯说话,一开口就是要见她。


        

“不,我只是想谢谢你。”


        

“谢我?”


        

“我当时的确想一死了之,但到了最后一刻,我不甘心。”林悠悠咬着唇,苍白的脸色遮掩不住她的恨意。


        

“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我还是想和你说一句话,女人的未来是掌握在自己手上的,为了男人而死,或者被困在一个男人的恨里,是最愚蠢的做法。”


        

“你说什么?”


        

“我说,你恨他也没用。发生这样的事,你自己也有责任。你太容易相信别人,加上你被林家保护得太好,根本没有独立的能力,这样的你,很容易成为别人的牺牲品。”


        

林悠悠被虞清霜的一席话震住,她蹙起秀眉,“那你呢,你嫁给墨临渊,不也是个牺牲品?”


        

“我为自己争取到了合理的利益和自由,而且我会继续努力。就算是牺牲品,我也能独立出来,成为一个成功的牺牲品。”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这么说吧,你之后要嫁给墨麟,是准备为墨麟而活,还是为林家而活?”


        

林悠悠愣住。


        

她没想过这个问题。


        

她只想报仇,只想让唐词身败名裂。


        

“女人要为自己而活,要嫁,也要嫁给最好的自己!”虞清霜说完这话,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林悠悠,“我们的命运很相似,但你生的比我好,赢的几率比我大。祝你好运,悠悠。”


        

——祝你好运,悠悠。……**美美分割线*……


        

“少夫人。”玲达叫住了虞清霜。


        

“你怎么在这儿?”


        

“先生让我来接您回霜园。”


        

虞清霜愣了愣,“去霜园?”


        

“是的,少夫人,请。”


        

霜园这边已经被布置成一座喜气洋洋的院子,红绸挂在建筑上,远远就能看见那抹动人的鲜艳。


        

“这是做什么?”


        

“少夫人,请跟我来。”


        

玲达带着虞清霜到了霜园南边的一处房子,衣架上挂着凤冠霞帔,桌上摆放着头饰、手镯,还有一张婚帖。


        

她彻底傻眼了。


        

“玲达,我、没走错吧?”


        

“少夫人,您没走错,来,我给您换上婚服。”


        

“我只是和墨临渊领个证而已,穿的这么隆重……”


        

“先生说,您不喜欢人多,也不喜欢和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相处,今天是你们结婚的日子,其他的婚礼以后可以补办,但今晚必须让您圆了心愿。”


        

心愿?


        

虞清霜有些疑惑:她从没有穿凤冠霞帔嫁人的心愿啊。


        

化了妆,换了凤冠霞帔,戴上厚重的头饰,手腕上被塞了许多镯子,虞清霜觉得自己的脖子都要被压断了。


        

她盖着红盖头,跟着玲达走到了最大的那个古典厅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