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40章 虞清霜,你只是个替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男人接过玲达递过去的红绸,所有人都退出去了,除了被请来主婚的一个老头。


        

老头心情不爽,对于这个家伙把自己的小徒弟拐走是不满的,但碍于双方身份,他还是来主婚了。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虞清霜鬼使神差的跟着墨临渊行礼,心中又是惊喜又是疑惑。


        

“臭小子,以后你要是敢辜负我徒弟,我就让你再残废一次。”


        

这声音——


        

虞清霜抬手就想把红盖头给扯下来。


        

“老头,是你吗?”


        

墨临渊按住她的手,柔声道:“霜儿,别急,红盖头只能丈夫来掀。”


        

老头子瞪了墨临渊一眼,随即对虞清霜道:“臭丫头,既然结婚了,以后就好好过日子。虽说嫁给这臭小子麻烦有点多,但也只有他能护你周全。”


        

“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你和墨临渊怎么会认识的?”


        

“老子是他的私人医生。”


        

“……龙医生就是你?”她曾向墨九打听过,把墨临渊的双腿治好的神医姓龙,难不成老头姓龙?


        

“正是老子!”老头子推了推墨临渊,“时候也不早了,还不赶紧入洞房去?”


        

虞清霜脸一红。


        

“夫人,走吧。”墨临渊将虞清霜横抱起来,步履沉稳地走向白天他带她去看过的那座小竹屋。


        

盖头掀开,虞清霜看见一袭红色婚服的男人,眼底泛起惊艳之色。


        

她以为他爱穿黑色,是因为黑色很酷,衬得他也很英俊帅气。


        

可是,他穿大红色也很迷人呢。


        

这个家伙容颜妖孽出众,穿红色不但没有显得阴柔小气,反而有种阳刚张扬的气势。


        

“霜儿这么喜欢看,不如一会儿脱了慢慢看。”


        

“……下流。”


        

“喝酒。”他端起两个酒杯,“这可是按照你的心愿打造的婚礼,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婚礼。”


        

心愿,又是她的心愿。


        

虞清霜捏着酒杯,明眸皓齿、容色艳丽,此刻眼底却隐含着不安,她故作轻松,“我的心愿是办一场古典的婚礼吗?”


        

“你曾说,你想凤冠霞帔嫁给我,你虽不记得了,我却记得很清楚。”墨临渊带着她把酒喝了,一点点褪去她身上繁复的凤冠霞帔……


        

这衣服穿得很艰难,脱起来应该也很难,但墨临渊的手十分灵活,只一会儿的功夫,她身上就只剩下大红色的肚//兜了。


        

虞清霜握住男人的手,美眸紧紧锁定着男人充斥烈焰的黑眸,“墨临渊,我是谁?”


        

墨临渊心中一笑,沙哑着嗓音,性感的蹭在她的唇边,“傻姑娘,你是我的霜霜啊。”


        

霜霜?


        

男人的手,落在她的脖子上。


        

“不!”虞清霜蓦地推开了他。


        

“怎么了?”


        

“墨临渊,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了,原来在你眼里,我只是个替身。”


        

是,她明白了墨临渊娶她的原因。


        

她还纳闷呢,墨临渊只是假装残废,怎么会甘心娶她?


        

就算只是交易,为了迷惑墨麟,可也不能对她这么好吧。


        

两个陌生人,用得着把寻梦集团送给她做聘礼,用得着精心替她复仇,用得着给她如此巨大的惊喜吗?


        

“墨临渊!我是虞清霜,不是谁的替身。”


        

“霜儿?”


        

墨临渊神色莫名,他开心坏了,居然迷迷糊糊说出了那个名字。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要娶的人,始终是你。”


        

“是,你要娶我,你要弥补从前的遗憾,因为你心里的那个人不是容梓歌,而是……”


        

呵呵,她可真够愚蠢的,一次次被他感动,甚至不惜打开心房让他走进去。


        

虞清霜不想再看见这个男人,这里的一切都是他给另外一个女人铸造的梦!


        

十年的时间打造这座所谓的古典之梦,这不属于她!


        

她随手穿上大红色的外袍,回头深深看了一眼墨临渊。


        

这一眼中,包含了自嘲、悲哀、无奈。


        

墨临渊被她这一眼看得浑身血液凝固!


        

“霜儿!你站住!”


        

她很快就消失在视线中,墨临渊追了出去,仿佛看见当年那个穿着红裙子在桃花树下翩翩起舞的人儿……


        

“霜霜。”他的唇畔之间,呢喃着这个名字。


        

虞清霜恨!


        

叶顷把她当做另一个女人的替身折磨,她以为逃脱了这个魔鬼,可她却跳进了另外一个人的温柔陷阱里。


        

她的心甘情愿,在那个男人的眼中只是一场笑话。


        

“替身!呵呵,虞清霜,原来你只是个替身。”


        

虞清霜跑了很久很久,不知不觉就跑进了一座荒凉的院落。


        

漆黑的夜色里,这个地方格外的阴森骇人。


        

“那个男人骗了你。”一道诡异的声音,在身后回响。


        

虞清霜紧了紧身上的外袍,她不相信有鬼,所以这个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面具男人不是鬼,而是早有所图的人。


        

她倔强的盯着男人,一言不发。


        

“他为你打造的这场婚礼,只是一个梦。他不想有遗憾,就把你困在了身边,你、还不想走吗?”


        

虞清霜后退了一步,神色依旧防备。


        

“你爱上他了。”


        

男人的这话,终于刺激得她开口。


        

“不,我没有!”


        

“虞清霜啊虞清霜,一个女人最傻的样子,就是爱上一个男人的那一刻。”


        

“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个男人出现在她的世界里,就好像一个幽灵,无论如何她也摆脱不掉。


        

“还没想起我吗?”


        

虞清霜眸子越发深沉不安,“我记得你,我十六岁那年,你出现在大学的樱花园里。”


        

可那时候,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她。


        

“果真是不记得了。”


        

虞清霜不解:“你到底要说什么?”


        

“叶顷想要折磨你的身体,而墨临渊想要折磨的,却是你的人生。”


        

“你滚开,我什么都不想听。”


        

“你的心里很清楚,你爱上他了,他的圈套,你心甘情愿跳进去了。”


        

“你滚!”虞清霜无言以对,只能重复着这两个字。


        

面具男人走上前,打量着狼狈不堪的她,嘴角扬起一抹冷魅,“离开阅城,去属于你的地方。”


        

虞清霜的身体一软,“不,我不回去!我不要回去!”


        

男人还想再说什么,眼神突然一凝,随后轻叹一声,抬手打晕了虞清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