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47章 若他想毁,毁了便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问的问题我无法回答,男人要娶一个女人,要么是为了爱,要么是为了利益,你和墨临渊属于哪种我也不知道,但我可以告诉你,霜霜是墨临渊这辈子唯一动情的女人。”


        

“你不难过?”


        

“我为什么要难过?”


        

“季沉说,你喜欢墨临渊。”


        

“小时候不懂事,把他当做英雄喜欢了一段时间,后来渐渐知道,他不是我的菜。”季琉璃承认得坦然,一点也不矫情。


        

虞清霜说出一个大胆的猜测:“那个霜霜……死了?”


        

“你怎么知道?”季琉璃有些惊讶。


        

“她真的死了?”


        

“听说是死了,但一直没找到尸体。我哥哥说,也可能没死,以前我觉得她肯定死了,不然墨临渊不会娶别的女人,但现在看来……”


        

季琉璃意味深长的打量着虞清霜。


        

“我不是霜霜,我是虞清霜。”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我知道你是虞清霜。”季琉璃弯了弯嘴角,“你知道霜霜的全名吗?”


        

虞清霜摇了摇头。


        

“她叫和霜。”


        

和霜?


        

“有和这个姓氏吗?”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谁知道呢,当年她死在一场大火中,尸体都找不到了……”


        

虞清霜的心头微微一动,那个女人的结局这么凄惨吗?


        

“只有墨临渊始终认为她没死,一直都在找她。”季琉璃笑了笑,继续道,“也可能他已经接受了霜霜的死,转而爱上了你。总之,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你可要帮我留在这里哦。”


        

虞清霜的掌心,不知何时多了一层冷汗。


        

“他没有接受。”


        

“什么?”


        

“没什么,我先走了。”


        

季琉璃大声道:“你要说话算话啊。”


        

虞清霜走得很急,她和墨临渊举行古典婚礼的那个晚上,他曾柔情万分地低唤她“霜霜”……


        

他从未忘记过霜霜,更不曾接受过霜霜的死。


        

“我是永远也走不进你的心里了……”


        

她呢喃着,险些撞在假山上。


        

“少夫人小心!”


        

“十八?”


        

“少夫人,您这是怎么了?”


        

“你跟了墨临渊多少年?”


        

墨十八不解,但还是老实回答了:“我懂事以来就跟着三少了,算算也快二十年了吧。”


        

“那你一定见过霜霜了。”


        

墨十八一听到这个名字,阳刚的脸上瞬间布满阴霾,“少夫人,您可千万别提这个名字,三少听到是会发疯的!”


        

从墨十八的反应,虞清霜明白了一个锥心刺骨的事实:“墨临渊很爱她呢。”


        

她神思恍惚的离开,那背影,看起来寂寞又悲哀,墨十八一脸沉重的看着她,自言自语道:“想什么呢,那可是少夫人,三少的女人。墨十八,你不想要命了?”


        

……


        

墨家老宅。


        

“三少,三少……轮椅……”


        

墨九喊了好几声,墨临渊都没回应他。


        

看着墨临渊笔挺高大的身影,沉稳从容的步伐……墨九额间布满了黑线:“就因为少夫人一句话,您就把多年的谋划都提前了,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就去做,万一失败了呢?”


        

摸了摸后脑勺,墨九赶紧拎着电脑追了进去。


        

墨家的佣人们看到一向坐在轮椅上的三少爷突然气势威严地走到面前,纷纷惊地掉了手里的东西。


        

“三少爷能走了。”


        

“三少爷恢复了!快去告诉老爷子!”


        

“天哪……三少爷竟然可以站起来了……太帅了!”


        

佣人们发出的声音各不相同,但很明显,每个人都十分激动。


        

墨枭看到站在面前的小儿子,激动得老泪都要掉了,“渊儿,你、你能走了?”


        

“龙医生医术高明。”


        

“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墨枭抹了把老泪,“我定要备份大礼好好感谢龙医生。”


        

“我来,是想给你看看这个。”墨临渊拍了拍掌,墨九赶紧把电脑送到墨枭的面前,“老爷子,您打开电脑就能看到了。”


        

墨枭是过来人,激动完了,就察觉了不对劲。


        

小儿子这么着急的赶来,还要给他看东西,肯定不是小事。


        

他打开电脑看了几眼,脸色越来越阴沉,砰的一声,电脑被他愤怒合上:“这都是真的?”


        

“是不是真的,你查一查就知道了。”墨临渊坐在椅子上,神色淡漠道。


        

墨枭沉吟了会儿,“好,这事我会查清楚,事关家族颜面,你暂时不要声张出去。”


        

“他屡次算计我,还敢动我的人,若我再退让,这条命都要折在他的手里。父亲,你曾说过,自家兄弟不得自相残杀,谁敢违背这条规矩,就要家法处置。”


        

墨枭被小儿子的气势震慑住,他看得见墨临渊眼底的杀意……


        

“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希望这个交代不会太晚。”


        

墨临渊话落,起身离开。


        

“渊儿,你难得回来,不留下吃个饭吗?”


        

“不了。”


        

墨临渊对这里,没有丝毫感情。


        

墨枭重重叹了口气,“他还是不肯原谅我。”


        

墨枭的老管家上前安抚道:“三少爷只是还没想明白,父子之间的血脉亲情是断不掉的,老爷您不要太难过。”


        

“他还记恨着我呢,当年他出了意外,我刻意疏远他也是怕他再受伤害,却不曾想,在他心里,我是个以利益为重的父亲。”


        

“所有人都以为您放弃了双腿残废的三少爷,选择了谋算深沉的大少爷,可谁又知道,您真正想保护的,从来都是三少爷。”


        

“罢了罢了,如今看到他恢复了康健,我也就没什么遗憾的了,这墨家……他若想毁,毁了便是!”


        

“老爷?”


        

“你当我不知道墨麟这些年的所作所为?”


        

他只是懒得管,这辈子他为了家族已经付出够多了,不想再为了家族丢掉最后一点父子情谊。


        

“老爷,您这是要……”


        

“墨麟接手墨氏集团以来,表现是不错,但他暗中转移那么多财产,还妄图夺下我手里的最后一点权力,你说他想干什么?”


        

“难道大少爷想再次进军京都?”


        

墨家从那个漩涡中心撤下来不容易,安守一方多年,实不容易,大少爷怎么这么糊涂?


        

“墨家的天才回归了,墨麟那点子手段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你把事情压下,让渊儿自己解决吧。”


        

“可您不是答应了三少爷,会给他一个交代?”


        

“他要的,须得自己拿。”墨枭眼底,飞快掠过一道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