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48章 你的明天还有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墨临渊“走”进墨家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墨麟的耳中,不但如此,墨临渊还让冷飞扬安排了一场发布会,寻梦集团副总裁墨临渊即将带领寻梦进驻A国市场……


        

墨三少不再是残废,昔日雷厉风行、睿智过人的经商天才回归,还携了一级珠宝集团进驻A国……这一个消息比一个消息震惊。


        

冷飞扬安排好发布会后,急匆匆跑到墨临渊的休息室:“老大,你这什么情况,在电话里我也不好问……不是要半年以后才让寻梦进驻A国的吗?还有你的双腿、你、你……”


        

别看冷飞扬平时嘴皮子厉害,这会儿震惊得狠了,说话都结巴了。


        

墨临渊淡淡道:“突然不想再装了。”


        

“你突然把计划提前,不是给墨麟那老小子留了机会吗,不值当。”


        

“我的对手,从来都不是墨麟。”


        

冷飞扬十分不解:“那还有谁?”


        

薄唇微启,神色中藏了几分狂傲和张扬,他道:“和影。”


        

冷飞扬和墨九同时倒抽口气,“和、和影?他还没死?”


        

“他没死。”这话,不是墨临渊说的,而是突然出现的洛肯说的。


        

“洛肯?你怎么在这?”冷飞扬觉得,他今天肯定是在做梦。


        

老大的双腿恢复了,洛肯回来了,还有什么惊喜在后头等着他?


        

洛肯有着一头银白的发,面容白皙,五官突出,长得像当下最火爆的小鲜肉……


        

别看他长了一张迷惑万千少女的脸,其行事风格之狠、之绝,少有人比得上。


        

“我接到三少的电话就赶来了,三少,怎么选了这么不吉利的日子开发布会?”


        

墨临渊似笑非笑道:“我乐意。”


        

“洛肯,你这混蛋是故意忽略我呢。”冷飞扬一拳打在他的肩膀上,“说,你怎么知道和影没死?”


        

“当年的事,我追查了很久,不过一直没有消息,之后我回到家族,动用了不少关系,终于找到了和影的部分手下,顺藤摸瓜到现在,可以确定,和影没死。”


        

“我滴个乖乖……这么大的火都没能烧死他。”


        

墨临渊眸色一动,沉声道:“发布会快开始了,我露个面,其余的交给你们俩。”


        

“老大放心,我肯定给你把发布会办得风风光光的。”


        

……


        

虞清霜坐在假山旁的石头上等了很久,夕阳都被她等来了。


        

“少夫人,您的贵客到了。”


        

君懿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服,夕阳的余辉照在他身上,这张阳刚俊逸的脸上添了几分纯净美好。


        

“郁闷什么呢。”他一开口,嗓音比山间的泉水还动听。


        

虞清霜双手捧着脸颊,有气无力道:“当一直追寻的真相真的摆在眼前,却没了面对的勇气。”


        

“不想面对就不面对。”君懿道,口吻中夹杂着温柔的宠溺。


        

“虞清月策划了车祸,她想杀我。”


        

君懿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什么也没问,就这么安静陪着她。


        

“她看我不顺眼,我是知道的,当初她和秦芬月设计让我嫁给叶顷,不管我的死活,我都知道,我以为重来一次,我不用嫁给叶顷,她也不会再这么恨我,没想到……”


        

她比上辈子更恨自己。


        

“我故意抢夺虞氏,成为董事长,不是真的想和她争夺,我只是想考验一下她。”


        

“在我接手虞氏之前她就想杀我,现在怕是更容不下我了。”


        

虞清霜吸了吸鼻子,道:“你看,我是不是很悲催,一直想找到自己的家人,最后却被家人出卖、谋杀。”


        

君懿把虞清霜的脑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温和道:“那是他们不懂得珍惜,他们没福气做你的家人。”


        

“君懿,有这样的家人,真的好累,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是个没有明天的人。”


        

“胡说。”君懿握住她的手,口吻坚定无比,“你的明天还有我,霜,不管你做什么选择,我都在你身边。”


        

虞清霜心中难过,靠在好友的肩膀上得到了安慰,“谢谢你。”


        

“你我之间说这个谢字就见外了。”


        

“虞清月的事情放一放,我和墨临渊……可能真的要结束了。”


        

“他心里有人,你嫁给他也只是权宜之策,注定无法长久,早些结束也好。”君懿眼神闪了闪,道。


        

虞清霜歪着脑袋,问君懿:“你也知道他心里有人?”


        

“墨临渊与我大哥是至交,当年他为了那个女人几乎疯狂,还是我大哥制止了他,否则今日的墨临渊怕是要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了。”


        

“呵呵……原来所有人都知道他心里有个爱得发狂的人。”


        

“我并不知道你和他联姻的事,等我知道,已经晚了。”


        

“上个月你一直在国外,我也没联系你,这事儿不怪你,是我自愿的。”


        

“什么自愿,你明明是被逼迫的。”


        

虞清霜摇了摇头,道:“一开始的确是被虞家人逼迫,可渐渐地,我发现自己居然喜欢上他,那种不可自拔的沦陷让人心惊,如果不是偶然知道了霜霜的存在,我几乎……”


        

她哽咽住。


        

君懿心头难受,“所以,你还是舍不下他吗?”


        

“没什么舍不下的,他爱的人不是我,我若继续纠缠,不就和容梓歌一样了?”


        

或许她应该像季琉璃一样,把这种喜欢丢掉,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


        

“等你和他了断,我们离开A国,去哪里都好。”


        

虞清霜重重点了点头:“恩。”


        

两人相互依靠着,谁也没有再说话,静静看着缓缓下落的夕阳,静谧的气息包裹着两人……


        

墨临渊接到亨特的电话后,在发布会上露了脸,亲自驱车赶回凤林别墅。


        

君懿!


        

她的心上人,竟是君懿!!


        

他的身上携裹着滔天寒气,护卫和管家都不敢靠近,当他来到花园假山这边,看见她小鸟依人般靠在君懿的怀里,而君懿的手……竟搂着她的腰?!


        

这是做给他看的?不,情由心生,他们如此亲密,不是在做戏。


        

该死的,他竟觉得这样的画面美好而刺眼……


        

难道她和自己在一起,真的那么痛苦?只有在君懿的身边,她才能沉静美好的享受人生?


        

万千思绪,萦绕在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