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53章 她怀孕了,手术流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虞清霜让林秘书带着财务部核算内部资金,工作才做了一半,张总和李总就携款私逃了。


        

这件事闹得很大,媒体记者和警局那边都介入了,虞清霜作为虞氏的董事长,不得不出面开发布会,暂时稳住局面。


        

墨临渊看着视频里从容镇定的女人,眼底流露出几分纠结。


        

“真的不帮她吗?她这次可被那两个携款私逃的家伙坑惨了,别说虞氏了,就连她填进去的资金都得打水漂。”季琉璃坐在另一张沙发上,懒洋洋道。


        

“你准备在这里赖到什么时候?”


        

“谁赖了?我是来度假的。”


        

“君赐不会来。”墨临渊直言道。


        

季琉璃小脸一沉,“谁等他了。”


        

君懿都受伤住院了,连墨临渊都重新出现在公众面前,作为好兄弟,那个家伙还不来,真是够狠心的。


        

“你还没回答我呢,你不帮虞清霜吗?”


        

“那是她的选择。”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果然是离了婚的夫妻,大难临头也要各自飞。”


        

墨临渊沉了眸子,“季琉璃。”


        

“切,你不帮就算了,我找我哥哥去。”


        

……


        

虞清霜结束了这场发布会后,又被几个记者堵在公司门口,她不得不转到地下停车场。


        

停车场里,她的车子被泼了油漆,车窗都被人砸坏了。


        

“虞总,怎么办?”


        

“林秘书,报警处理吧。”


        

“可是……”


        

一辆车从地下停车场的另一头直冲出来,对准虞清霜和林秘书,像是要撞死她们。


        

“小心——”虞清霜推开了林秘书,自己却没能及时避开。


        

“虞总!”


        

林秘书尖叫出声。


        

虽然有一辆摩托车也冲出来撞在了那轿车上,改变了轿车的方向,可轿车还是撞到了虞清霜。


        

虞清霜昏迷倒下,头上流了许多血。


        

摩托车上的男人戴着头盔和面罩,见虞清霜重伤,迅速把她抱起上车。


        

“你是什么人,你要带虞总去哪里?”林秘书慌乱不已,又是打电话求救,又是追着跑出停车场。……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墨临渊得到虞清霜被撞的消息,一个茶杯砸在墨九和墨十八的面前。


        

两人齐齐跪下:“属下知错!”


        

他们安排了护卫暗中保护虞清霜,可暗害虞清霜的人太多,他们的人被牵制住,就给了另外一个人可趁之机。


        

“她在哪儿?”


        

“她被一个神秘人送到了第一医院。”


        

墨临渊一边往外走,一边道:“马上调查那个神秘人的身份,停车场的肇事者给我抓回来,我要亲自审问。还有,封锁消息,不要让事情传出去。”


        

“十七已经在办了。”


        

“你们两个……”墨临渊驱动了车子,冷冽道,“自己去刑罚阁领罚。”


        

两人脸色一白。


        

“是。”


        

墨临渊带着人赶到医院,虞清霜还在手术室里。


        

他以为自己给的是自由,没想到给的是危险。


        

如果她在自己身边,那些人是不是就不敢明目张胆谋害她了?


        

手术室里,一个穿着手术白大褂的男人戴着口罩从专用通道进来。


        

“不是龙医生主刀吗?”


        

“他暂时来不了,我替他主刀。”男人虽然压低了嗓音,但还是让人听出他口吻中的阴寒。


        

另外两个助手不解的看着他,“请问您是哪位主任?”


        

男人眉头一挑,“不想死的话,就马上给她手术。”


        

“你——”


        

通道里出现两个黑衣男人,枪口对着助手,“少废话,马上手术。”


        

男人与两个黑衣男人对视一眼,口吻一如既往的威严果断,“出去守着。”


        

时间过去半个小时,其中一个助手轻呼一声,“她怀孕了?”


        

她怀孕了?


        

正在给虞清霜的伤口缝合的男人眸色一凛,镜片后,棕色的眸子里迸发出滔天的烈焰。


        

“她只是伤到头部和手臂,应该还能保得住。”另一个助手严肃道。


        

“不用保。”冰冷的声音,给这个还没成型的孩子定了死刑。


        

“这……”


        

“孩子只有两个月左右,如果保下的话,也是……”


        

男人沉声道:“我说,不用保!”


        

他敏捷的给虞清霜做完手术,还让助手取了药,准备给虞清霜做药物流产。


        

两个助手面面相觑。


        

他们都是第一医院的精英,这家医院得到过墨家的大力支持,他们年轻的时候也是靠墨家的支持出国留学深造的,虞清霜是墨家三少爷的妻子,他们如果帮着害了墨家的血脉……岂不是猪狗不如?


        

“不能这么做。”王凯摇头,“我们是医生,不能扼杀生命。”


        

“那就只有让你死了。”男人冷漠的看着他,仿佛在看一具尸体。


        

陈阳辉拉住王凯,“别冲动。”


        

“要么你们三个一起死,要么,打掉这个孩子。”


        

……


        

手术室外,墨临渊等了三个小时,君懿知道消息后也来了。


        

“这里没你的事。”


        

“墨大哥,霜是我的心上人,怎么会没我的事?我知道你们已经离婚了,以后我可以名正言顺的追求她了,她出事,我必须来。”


        

墨临渊被君懿的话刺激到,但他忍住了怒气,一言不发的等着。


        

吱呀。


        

手术室的门被王凯推开。


        

“三少爷,少夫人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但她还在昏迷中,只要二十四小时之内醒过来就没问题,不过她的脑部受到了撞击,需要继续观察。”


        

“她人呢?”


        

“护士很快就会送她去VIP病房。”


        

墨临渊心里松了口气,“多谢。”


        

王凯犹豫了下,“三少爷。”


        

“怎么?”


        

他迟疑了会儿,想到还抵在陈阳辉脑袋上的那把枪,到底是忍住了,“少夫人需要专业的护工,您……”


        

“我知道。”墨临渊点了点头。


        

君懿听到这消息也松了口气,“墨大哥,你觉得是谁想杀霜?”


        

“还在查。”


        

“我也一起。”


        

“君懿,不要影响我做事。”


        

“那我去照顾霜。”


        

墨临渊紧了紧拳头,“不必,我会让专人照顾她。”


        

“墨大哥已经答应离婚了,为什么还要霸占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