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64章 吓着我的美人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君懿都被君赐送回国了,她还想着君懿?


        

“等这件事过了之后,我会送你去君家找他。”


        

虞清霜愣了愣,没想到这男人真的不在乎自己的去留了,她咬了咬牙:“不用你送,我会自己去找他的。”


        

“真相查清楚之前,安心留在凤林别墅。”


        

“如果一直查不出清楚呢?”


        

“什么?”


        

“你也说了,杀容梓歌的不是普通杀手,他不会犯低级错误,这样一来,很难查清真相,况且容冽亲眼看到我在重伤的容梓歌身边,容梓歌临死之前也亲口指控了我……”


        

虞清霜越说越气。


        

她回到阅城只是想找到那个人,问清一切,她还想知道害死她孩子的人是谁。


        

谁能想到,一回来就沾上了人命官司。


        

“只要找到幕后的杀手就能洗脱你的嫌疑。”


        

“如果找不到呢,或者那个杀手死不承认呢?”


        

“你想说什么?”


        

虞清霜盯着墨临渊,道:“要么把我送回监狱,我自己想办法离开,寻找真相,要么现在就送我离开。”


        

她就是想知道,墨临渊会不会为了她,真的不顾一切。


        

如果他真的把自己送走,那他的一切就毁了,没有人会信服一个帮杀人犯逃走的领导者。


        

墨临渊毫不犹豫的转动方向盘,掉头。


        

“你要去哪儿?”


        

“送你去机场。”


        

“……墨临渊,我开玩笑的。”


        

“我不是开玩笑。”墨临渊沉声道。


        

虞清霜后悔的要死,真是嘴贱,居然提出这种无理要求。


        

“你知不知道,一旦我踏出阅城,你就洗不清了。”


        

“无所谓。”


        

“……”虞清霜把身体伸到前面,想和他抢方向盘,他握住虞清霜的手,直视着前方的路,“容冽和杨威不会轻易放过你,走才是上策。”


        

“你——”虞清霜干脆整个人都跳到了副驾驶,扳过方向盘,“我不走!我是清白的,怕他们干嘛?你掉头啊。”


        

“霜儿,别乱动。”


        

“那你掉头。”


        

两人争执之间,方向盘突然失控撞向路边的大树,墨临渊的第一反应就是抱住她,再踩刹车。


        

砰!


        

一阵剧烈的碰撞后,虞清霜有点晕眩,看见墨临渊额头上的血迹,她愣住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


        

“我知道。”墨临渊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没事了,别害怕。”


        

刹那间,虞清霜的脑子里燃烧起一阵可怕的烈焰,这烈焰包裹着她……


        

在烈焰中,她仿佛听见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唤着自己:“没事了,别害怕。我在这里,别怕。”


        

“墨哥哥……”虞清霜的唇,不自觉的蠕动着。


        

她近乎呢喃的声音好像一道晴天霹雳,墨临渊被这霹雳震得失了神,不可置信的看着怀里的人儿。


        

虞清霜抬起眸,直勾勾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眼睛突然一闭,晕了过去。


        

“这是咋了,一个两个都受了伤。”


        

龙煜天检查了虞清霜的情况后,一本正经地取出消毒水和纱布,“过来,坐下。”


        

“霜儿都昏迷了,你不给她治疗?”


        

“她是受到了刺激,记忆混乱之下,头痛欲裂,自己受不住就晕倒了,不碍事的。”


        

“这还不碍事?”墨临渊怒。


        

龙煜天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无语道:“那么紧张干嘛,我可是神医,说了不碍事就不碍事。你过来,你这个要是不及时处理,才是真的碍事。”


        

“小伤。”墨临渊吐出两个字。


        

“这么帅的脸要是留了疤,小心丫头不喜欢你。”


        

墨临渊随手拿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血迹,语气带着几分醋意:“她喜欢别人。”


        

“那是她嘴硬,你少刺激她。”龙煜天强行给墨临渊消毒上药,包扎之后,十分满意的打了个蝴蝶结,“我还没问你呢,她不是在海熙岛么,怎么被你抱着回来?”


        

“她逃出来了。”


        

“海熙岛那地方都是你的人,她逃得出来?”


        

墨临渊无语道:“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你为什么抱着她回来?”


        

“容梓歌死了,我怀疑是顾长安下的手,偏巧让霜儿赶上,容梓歌死前指认霜儿,容冽也认定霜儿是凶手。”


        

龙煜天闻言,摩挲着下巴,“是挺棘手。”


        

“我虽然已经封锁了消息,但这消息瞒不住多久。”


        

“你想怎么做?”


        

“引蛇出洞。”


        

“蛇是谁?”


        

墨临渊扯开额头上的纱布,随后贴了个纱布贴,“顾长安。”


        

“喂,我刚给你包扎好的,你去哪儿?”


        

“找人。”


        

……叶园,叶顷搂着个女人正玩得高兴,手下一脸受惊的跑进来:“先生,墨、墨三少来了。”


        

叶顷似笑非笑的捏着女人丰润的柔软,“怎么,你也怕他?”


        

这女人是阅城出了名的交际花,当然知道墨临渊。


        

她还想过和墨临渊一夜春风呢,只可惜,他少年时就残废,双腿恢复后依旧不近女色,她找了好几个关系都没能挨着墨临渊的边儿。


        

和叶顷在一块,不过是因为叶顷现在没有之前那么变态,对女人也温柔了许多。


        

否则那么多姐妹折在叶顷手里,她哪儿还敢来?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小妖精,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


        

叶顷的手,不听抚过女人敏感的地方,而这一幕落在进来的墨临渊眼底。


        

墨临渊毫不掩饰对叶顷的厌恶,别开眼坐在离他和女人最远的地方,“有个不错的交易,做不做?”


        

姚媚目光痴迷的看着英俊而又清华尊贵的墨临渊,眼珠子都挪不动了,叶顷用力掐了她一下,“小妖精,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语罢,他道:“三少的交易我不感兴趣,不知三少对我怀里的美人儿是否感兴趣呀。”


        

“叶、顷。”


        

“三少怎么这么容易生气,不怕吓着我的美人儿吗?”


        

姚媚的身体僵硬着,生怕叶顷会突然惩罚自己。


        

她刚刚只是多看了墨临渊两眼,就被这个变态的男人惩罚得险些叫出声。


        

墨临渊对衣衫半解的女人和欲望明显的男人都没耐心,他站起身,道:“我有水玲珑的消息,既然你不想做这个交易,那我也不必……”